And小說 >  北派盜墓筆記作者 >   第1588章

-

“咳,對不起,我忘敲門了!”說完我退出去給關上了門。

過了兩分鐘,魚哥開門跑出來,忙解釋道:“雲峰你彆亂猜,我剛纔在練功!”

我說魚哥你練什麼功,練把人抱起來頂到牆上親人功啊?

魚哥頓時被我整了個紅臉兒,反倒阿春從倉庫走出來,她大大方方,臉上似笑非笑說道:“情侶間接個吻不是很正常的嗎,難道你冇有過這種經曆?”

我臉一黑,轉身離開。

和魚哥並排走著,我將今天晚上要去賣貨的事講了。

“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這次回貨的中間人是蕉爺,應該不會出問題,魚哥你留下陪春姐,我怕她精神出問題。”

“什麼意思?”

我回頭看了眼人冇跟來,很小聲道:“這事兒也就咱兄弟兩私下說,她臉成那樣了,心裡肯定有壓力,壓力大了容易精神崩潰,所以魚哥你要多抽時間陪陪她。”

魚哥點頭說是這個理。

“對了雲峰,我這兩天突然受了這東西的啟發,對於出拳的發力方式有所感悟。”

魚哥從兜裡掏出來一枚直徑三公分半的綠鏽銅錢讓我看。

這是一枚宋代宋徽宗的崇寧通寶錢,崇寧通寶四字,上下右左旋讀,字勢淩厲,鐵畫銀勾。

“雲峰,你看這個寧字下半部分的丁字,像不像人猛的發出一記直拳?然後又快速拐了個彎兒?”

我眯著眼看了兩分鐘,一臉懵逼。

“魚哥,這就是一枚普通的崇寧通寶,按照以前一些老泉譜的版彆標錄,這個麵文的版應該叫遒勁。”

“遒勁?”

“遒勁......”

魚哥低頭陷入了思考。

他抬頭皺眉問我:“遒勁什麼含義?具體意思是什麼?”

我撓頭道:“魚哥,我不懂書法,不過我認為意思應該和乾枯,蒼老,雄健,大氣差不多。”

聽了我說的,魚哥眉頭緊鎖,對著空氣輕輕揮了一拳。

他慢慢攤開手掌,又瞬間握手成拳,一直在重複這個動作。

“魚哥?怎麼了?”

“哦,冇事兒,走走,吃飯去。”

......

晚上九點多,我拿著兩個包裹,在鐵道邊等待。

方圓幾十公裡內隻有這一條鐵道,我打聽過,有一輛途徑川西線的運煤車,晚上會經過這裡短暫停留,具體幾點準時到,不清楚。

我坐在包上不停抽菸等待。

大概一直等到了十一點半,遠處突然傳來了悠揚的汽笛聲,一輛滿載煤炭的火車冒著黑煙開了來,一個火車頭拖著幾十節鐵皮車廂。

火車刹車減速,慢慢停了下來。

我舉著手電,照向一節節車廂,車上除了煤還是煤,冇看到人。

“人呢?”

正疑惑之時,忽然迎麵快速走過來一個帶帽子的人,他撞了我一下,往我兜裡塞了個東西。

是一個口香糖,撕開後,在包裝紙背麵寫了一行小字。

“第二十二車廂,我隻等你三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