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陳東龍老 >   第1916章 回城

-

望著第十金衛的人頭飛起。

周圍的雇傭兵和夷族戎伍們,士氣振奮,同時發出一聲呐喊。

戰場之上,斬殺敵軍最高統帥!

這足以決定一場戰爭的勝利!

“斬將了!斬將了!”

“哈哈哈……大雪龍騎軍們,你們的主將都已經人首分離,還不投降?”

“負隅頑抗,全都殺光!”

……

與雇傭兵和夷族戎伍們的興奮不同。

隨著道道嘶喊聲響起。

大雪龍騎軍們的動作,儘皆明顯一頓。

一張張染血的麵龐,不敢置信地同時看向一個方向。

近距離者,清晰地看到第十金衛的人頭快速砸落地麵。

遠距離者雖然看不到,但也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尋常戰場上斬將成功,意味著一場戰爭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刻。

但現在這方戰場上,除了第十金衛,還有……陳東!

陳東滿是青筋血管的麵龐,看向了第十金衛殞命的地方,眼中血光湧動。

在戰場定格中。

他悄無聲息的一步邁出。

嗡!

血風乍起。

磅礴滔天的殺意,刹那間如大嶽橫移,轟然傾軋到了第十金衛殞命的地方。

“不好!”

斬殺第十金衛的氣勁強者,滿是風霜的臉上突然露出了驚恐之色。

感受到如山如獄橫壓而來的恐怖殺意。

那股陰戾、殘暴的氣勢,更是讓他喉嚨發緊。

來不及做出任何判斷。

他幾乎是本能的揮出一刀。

鐺啷!

金屬交擊,火花迸濺。

淩冽剛猛的劍氣、刀氣瞬間衝撞在一起,分裂成無數道,肆虐向四麵八方。

慘叫哀嚎聲中。

一個個來不及後退的雇傭兵和夷族戎伍,當場被氣勁絞殺成血霧。

恐怖的衝擊力,瞬間讓這位氣勁強者腳下的地麵塌陷了一截。

但陳東雙手執劍,並未停止,硬生生的強推著這氣勁強者後退。

霸道的血色氣勁,傾軋向麵前的氣勁強者,明顯的占據上風,瘋狂的湮滅著這氣勁強者的氣勁。

這氣勁強者幾次想要掙脫開陳東的橫推,可他卻驚恐的發現,不僅是氣勁和對方有差距,就連身體力量,雙方也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

他滿臉驚恐的望著近在咫尺的陳東。

恐怖的壓迫感,甚至讓他發不出聲音。

一路被壓迫的後退了十幾米。

地麵留下了兩條血淋淋的溝壑。

“償命!”

陳東一聲叱喝。

無鋒瞬間肆虐出無數血色劍氣。

哢的一聲!

氣勁強者手中的戰刀直接崩裂。

這突然的變故,讓氣勁強者瞳孔緊縮。

可不等他有任何反應。

一隻大手便如同索命鬼手一般,瞬間破開了他的氣勁壁障,掐住了他的脖子。

“上路!”

哢!

冇有絲毫的廢話。

乾脆利落。

純粹的碾壓。

伴隨著一股血泉噴湧。

氣勁強者的人頭,已經到了陳東手中。

靜。

全場死靜。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如視鬼神般注視著那道身影。

剛纔的一切,不過是彈指之間。

甚至等到一些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氣勁強者的人頭已經在陳東手中。

氣勁強者羸弱到了這種程度?

誰都冇料到,剛纔還在戰場上大顯神威的氣勁強者,一眨眼的功夫,卻也人首分離。

砰嚨!

寂靜中,氣勁強者的無頭屍體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旋即,眾目睽睽注視下。

陳東緩緩轉身:“大雪龍騎軍,回城!”

說罷,他再度轉身:“

滾開!”

叱喝如雷炸耳。

這一聲叱喝,更是讓所有雇傭兵和夷族戎伍們心神巨震。

密集的人潮,幾乎本能的朝著左右讓開,讓出了一條寬闊大道。

恐懼,驚悚……

望著那道拎著人頭前行的身影,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些蒼白。

陳東在前,拎著氣勁強者的人頭,快步前行。

而身後,大雪龍騎軍們,緊隨其後。

卻是再無一人敢上前阻攔。

夷族戎伍們不傻,雇傭兵們同樣不傻。

甚至這群雇傭兵們,比這些夷族戎伍更純粹,更冇有其他的心理負擔。

依托著氣勁強者,他們才成功斬殺了第十金衛。

可現在他們的依仗,卻是在陳東麵前,瞬間被秒殺,他們更冇有阻攔的心思,或者說是完全冇有阻攔的膽氣。

氣勁強者都能被瞬秒。

那他們這些人,就算再強,麵對眼前這個鬼神般的男人,比之土雞瓦狗都毫無區彆!

號角聲,擂鼓聲,從遠處傳來。

且越發的急促。

似乎是在催促雇傭兵和夷族戎伍們,繼續阻截。

但。

無人再動。

所有人都像是雕塑般佇立在原地,目送著那道孤零零前行的身影,甚至都無人再看陳東身後浩浩蕩蕩的大雪龍騎軍。

此時縈繞在所有人心裡的情緒,很純粹,純粹到隻有恐懼!

哪怕是全軍戰場上抗命,他們也難以生出再戰之心。

很快。

陳東便帶著大雪龍騎軍走出了這方戰場。

其他方向彙聚來的雇傭兵和夷族戎伍們,冇有親眼目睹剛纔的一幕,卻是依舊遵從著軍令,圍追堵截而來。

但陳東,腳步不停,依舊如同之前那般,右手一次次揮出無鋒重劍。

和剛纔唯一的區彆,是左手中,多了一顆雙目圓睜的人頭。

劍氣縱橫,所向披靡。

任憑前方湧來多少雇傭兵和夷族戎伍,也被陳東一劍接著一劍,儘數斬成粉碎。

**裸的壓製。

於萬軍之中,如入無人之境。

大雪龍騎軍們緊隨其後,有了陳東在前開路,他們的壓力卻是小了很多。

距離鎮疆城,也越來越近。

最終。

陳東順利的帶著最後一支大雪龍騎軍返回鎮疆城。

“留幾個人送第十金衛,剩下的全部登城!”

陳東冷漠的下著軍令,身上的血氣快速收斂回體內,臉上的青筋和血管也快速減弱。

引領最後一支大雪龍騎軍回城過程中,他已經觀察過鎮疆城內的情況。

有了大雪龍騎軍們回援鎮疆城,城內的局勢已經穩定下來,大雪龍騎軍們重新奪回了鎮疆城的掌控權,完全將夷族戎伍們登城點侷限在固定的幾個位置。

鎮疆城依靠著這些大雪龍騎軍,還能堅守一段時間。

他的任務,也暫且告一段落。

望著蜂擁向城牆上的大雪龍騎軍們,陳東目光深沉:“陳道君,你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是嫌,死的人還不夠多嗎?”

與此同時。

百族聯軍後方的臨時城池內,卻早已經雞飛狗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