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陳東龍老 >   第1918章 奴!

-

唏噓歎息迴響行宮。

惜星一臉複雜,目光低沉。

緊跟著。

黑袍天狼緩緩側頭,目光斜睨向葉玲瓏。

“葉玲瓏,你雖是在大洋彼岸,但也終究算是個域內人,你……知道嗎?”

葉玲瓏愣了一下,儼然冇想到黑袍天狼會突然發問。

在匈奴,哪怕惜星“庇護”著,但她始終能察覺出來,上上下下包括這位黑袍天狼看他的眼神都透著怪異。

“說說吧,本王也好奇。”

惜星搓了把臉,苦澀一笑:“雖然本王知道到底差在哪,但無力迴天,或許隻能等到往後真的馬踏域內後,纔有機會慢慢改變,環境有時候就定型了人。”

葉玲瓏思索了一下。

然後蹙眉,搖搖頭:“其實我也不太懂,但在匈奴這些日子,我發現了一個讓我很不舒服的地方。”

“什麼?”

惜星和黑袍天狼同時問。

“奴!”

葉玲瓏乾脆的吐出一個字。

“奴?”

惜星眉頭一挑,饒有興致的葉玲瓏。

而黑袍天狼則是沉默著,等待著後續。

葉玲瓏目光有些飄忽,似乎在思考:“是奴,這種製度據我所知,目前天下也就隻有域外還存在,且很嚴苛,且所有人都將其當做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彷彿社會法則的運行,就是該有奴這個條例的存在。”

“一場燒殺搶掠後,可能前腳還幸福美滿的家庭,立馬就分崩離析,成為了貨物,拍賣到各個主家去,然後過上了再無未來的牛馬生活,漸漸地就麻痹了,然後他們也覺得自己就是牛馬,甚至恐怕在麻木之後,連曾經的親情都不再念及。”

葉玲瓏徐徐的說著。

惜星臉上的興致越來越濃。

黑袍天狼的右手按在桌上,卻是張開,合攏,反覆重複著。

“或許親情友情這些,在匈奴的底層,或者說是並未被戰火和搶奪波及的地方,尚且還存在,可大部分遵從奴這個條例後,內心可能已經漸漸麻木。”

葉玲瓏眼神聚焦了一下:“不像域內,他們始終都遵從著親情,友情,愛情……用這些感情做維繫,所以他們的信念……”

“是為了親人,朋友,兄弟,他們知道,一旦他們倒下了,百族的鐵騎就將去踏平家園,將他們的親人,朋友,兄弟,變成牛馬奴隸,所以他們不敢倒,甚至他們在將死之際,腦海裡回憶的還是和親人在一起的畫麵。”

“這或許纔是他們的信念,支撐著他們死戰下去,誰都想萬家燈火中有一盞為自己亮起?就那盞燈,就足夠他們拚下去了。”

說到這裡。

葉玲瓏停頓了下來,有些錯愕的看著沉默的惜星和黑袍天狼。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是覺得我說的可笑?”

“冇有,你繼續。”

惜星微微一笑。

葉玲瓏下意識地又看了一眼黑袍天狼,確認後者冇有異樣後,這纔再度開口。

“百族不同,百族始終遵從著奴的概念,接納、默許、理所當然,而奴真的能在戰場上拚命麼,他身後已經冇有燈了,早已經冇有希望了,死亡或者死拚,放在他們心中或許都會猶豫!”

“聯軍中或許不會存在家人成為奴隸的情況,但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某種程度上也在淡化這些情感,強弱的差彆,就能體現出來了。”

“就比如,我看到有父母將自己的孩子賣成奴隸,為了換取生存下去的必需品,也聽他們說過這樣的例子……”

葉玲瓏沉默下來。

惜星挑了挑眉:“的確,有奴的存在,讓這種販賣,有了萌生髮育的土壤,這點在百族中都存在,環境造就了人,有時候活下去,就得狠心一點。”

一邊肯定的同時。

惜星

緩緩起身,伸了個懶腰。

然後似笑非笑的看著沉默的黑袍天狼:“所以廢除奴隸製真的很有必要,本王在決策上是冇錯的,廢除了這條,才能將人的真正情感拉扯回來,在某些時刻,這些情感,能勝過一切!”

“他們會為了家人,無回報的拚命,但他們在麵對利益的時候,絕對會仔細打起算盤,覺得值不值,甚至決定拚命後,在死的瞬間,反抗的意識都會淡薄一些。”

“隻是可惜,這片白雪茫茫的大地,始終無法真正的讓人變成人,大家都為了活著,本王這條廢除令,想要徹底執行下去,一直很困難。”

“不怕,還有南邊的沃野萬裡呢,等到真的跨過去後,總有一天會實現的!”

黑袍天狼終於開口,看似在鼓勵惜星,可語氣中始終有些怪異。

“哈哈哈……你到現在還是也覺得奴存在很正常!”

惜星笑的很肆意,她怎麼會不瞭解?

隻是仰頭髮笑的時候,她的眼神有些落寞,根植數千年的法則,就連信仰圖騰都這般堅信不疑,想從百族骨血中抹除這條,何其艱難?

不過黑袍天狼倒是有句話說的對。

或許……真的隻有跨到南邊的沃野萬裡後,失去了生存危機,纔會慢慢的擰轉過來。

“可惜……可惜啊……”

惜星笑聲戛然而止,笑著搖頭。

“可惜什麼?”

黑袍天狼詢問。

“冇有,就始終覺得差了這麼一點,很不舒服,明明我知道,明明我想改變,就是改變不了。”

惜星說話的時候,卻是意味深長的看了葉玲瓏一眼。

……

鎮疆城,燈火通紅。

殺戮持續。

慘烈無比。

陳東佇立在城牆之上,看著一望無際的人海,他們如同電影中的喪屍一般,浩浩蕩蕩撲湧而來。

哪怕明明瞬間一觸即死,依舊不曾停止過腳步。

夾雜其中的雇傭兵,憑藉著強橫的單體戰力,一次次總能在夷族戎伍的死亡掩護下,登城廝殺。

而他們一旦登城,又能迅速的推開一片空白地,化身夷族戎伍們的開路尖刀。

有了這些雇傭兵們參戰,戰爭難度比之之前,又是幾何倍數的增長。

好在鎮疆城內的大雪龍騎軍們,還有一定數量,不至於麵對這四麵楚歌的狀況時,左右難顧。

但經曆了輪番大戰,陳東能明顯感覺到大雪龍騎軍的戰力有所衰退,照這樣下去,再度崩盤隻是眼前的事而已。

“秦葉,要不你停下吧?”

隨著《神鬼八陣圖》的金光再度從前方掃掠而過,陳東臉上卻是露出了無奈。

金光依舊在橫掃,依舊在發揮著毀滅一切的恐怖威力。

但速度,卻慢了很多很多!

秦葉……也快油儘燈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