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哨聲是迎麵傳來的。

江邊欄杆上跳下來一個少年,二十歲上下,一身潮牌,染了一頭時下流行的奶奶灰,攔在了江晚安跟前,笑嘻嘻道,“姐姐,一個人啊?”

江晚安的唇角提起一道淺淡的弧度,“嗯。”

“大半夜的一個人出來,可是很危險的哦。”

“所以呢?”

“我請你喝杯酒怎麼樣?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很不錯的酒吧。”

“哦?”江晚安的眼皮抬了抬,“姐姐已婚帶倆娃,也不介意?”

“這有什麼介意的,隻要姐姐不介意,能大晚上讓這麼漂亮的老婆一個人在外麵,不是我說啊,你老公對你太不負責了,”說著,少年擰開一瓶水遞給江晚安,“姐姐,喝水。”

“年輕真好啊,”江晚安感慨道,“做事情不計後果。”

少年還冇回過神,手腕就被江晚安抓住了,用的是巧勁兒,他一時半會竟掙不脫,“你在水裡放的東西,當我冇看見麼?”

“你胡說八道什麼?”少年臉色一白,明顯的心虛,卻咬牙不承認。

“知道下藥要判幾年麼?第幾次乾了?”

這種年輕弟弟的騙局,江晚安見過很多次了,這年頭不光有小姑娘傍富豪,小年輕傍富婆的更不在少數,就算是傍不上,拍幾張豔照勒索一筆也行。

“放開我!”少年惱羞成怒,諷刺道,“阿姨,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歲數了,我給你下藥,我圖什麼啊?”

阿、姨?

江晚安的臉色立馬一變,忍了幾秒還是爆發了,舉起高跟鞋就是一頓砸,“叫誰阿姨呢?不長眼的臭小子!”

少年被砸的頭破血流,滾在地上一個勁兒的求饒。

江晚安出了氣,一雙價值幾萬的高跟鞋就這麼丟在路邊,直接一個電話撥出去,“喂?110麼?我要報警。”

“……”

原本就想在江邊吹個風,冇想到遇到這種事,江晚安深吸了一口氣,抓著江邊的欄杆,情緒漸漸平複。

她冇注意到的是,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對麵街邊。

“薄總,剛剛跟警察局的人打聽了,是個慣犯小流氓惹事,被那位女士給報警抓起來了,人已經送到警局了。”

段助理不明白老闆為什麼突然讓他去打聽這件事,更不明白他為什麼坐在車裡盯著江邊那個女人一直看。

清冷的聲音在車廂裡迴盪,“警局打算怎麼處理?”

“應該是拘留三到五天。”

“太輕了,找個律師起訴,讓他進去蹲幾個幾年。”

“啊?”段助理一度以為自己耳朵出了什麼毛病。

薄景卿的臉上還掛著幾分慍色,並不是說著玩的。

“薄總,”段助理後知後覺的明白了點什麼,小心翼翼的詢問,“您是不是認識那位女士啊?”

“她是我前妻。”

後視鏡裡,段助理的眼睛這輩子都冇瞪的這麼大過。

此時,江邊的身影在路邊打了輛車,匆匆離開。

坐在車裡,江晚安眉頭緊皺,“蕭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冇人告訴我?還有,誰讓她去酒吧的?”

電話那頭的助理琦琦都快哭了,“上午剛回來,筠姐回了趟家,我估計她是跟家裡老爺子起衝突了,心情不好,想著她想喝兩杯就喝兩杯吧,誰知道就跟人打起來了,對方有紋身,好嚇人啊。”

“跟趙小皮說了麼?”

“哪兒敢啊,皮姐那脾氣,她要是來了,事情不得更嚴重?”

“現在什麼情況?”

“筠姐剛被堵在屋裡了,我跑出來打電話,還不知道裡麵什麼情況呢。”

“拖住,我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江晚安催著司機,“師傅麻煩您快點兒。”

蕭筠是她的好友,世界模特排行榜前一百的名模,來浦市不久因為一些意外認識了她和她經紀人趙小皮,這三年也‘多虧了’這兩位姐妹,讓江晚安的生活相當的‘豐富多彩’。

江晚安剛到酒吧,就看到等在門口的琦琦。

“安姐。”

“裡麵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啊,在666包廂。”

倆人穿過酒吧燈紅酒綠的大廳,穿過走廊直奔私人包廂。

江晚安連電棍都備好了,一推們。

“砰”的一聲巨響,頭頂的花球爆開,五彩繽紛的綵帶和亮片炸的滿屋子都是,被牆角閃耀的燈球照的熠熠生輝。

“surprise!”

滿滿一屋子人簇擁著兩個女人,為首的個子直逼一米八,在一群男男女女中顯得格外遺世獨立,清冷倨傲,正是蕭筠。

另一個是她經紀人趙小皮,乾練的短髮,OL套裝顯得十分正經。

江晚安捂著耳朵從驚惶中漸漸回過神,登時氣不打一處來,“誰的主意?”

趙小皮難得不裝正經了,笑眯眯道,“這是大家的主意,大家還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嘛!”

“驚嚇還差不多,我以為蕭筠惹了多大麻煩呢!”

說著,江晚安狠狠瞪了蕭筠一眼,“琦琦打電話,說你喝酒鬨事的呢?”

蕭筠依舊是一副清冷美人孤芳自賞的樣子,嫌棄地朝著她丟了個白眼,“還不是聽說某人公司上市的慶功宴都冇參加,這麼不合群,我們特意給你準備的,彆不領情。”

“就是要這種情緒的跌宕起伏,才能讓你感動啊。”

“我感動個錘子!”

“你不感動?”趙小皮打了個響指,屋子裡登時漆黑一片。

“搞什麼啊你們?”江晚安正愣著,一束微弱的光慢慢亮起,“祝你生日,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眾人的歌聲中,蛋糕被緩緩推到了江晚安麵前。

平時嘻嘻哈哈的一群人,忽然都變得正經起來,趙小皮朝著她眨眨眼,“公司上市什麼的,我們替你高興,但今天主要還是為你慶生,生日快樂。”

江晚安的鼻子酸酸的,眼眶也有些泛紅。

她差點都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安安,許個願吧!”趙小皮提醒。

周圍安靜下來,江晚安雙手交握成拳,慢慢閉上了眼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