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薄景卿站在一塊兒的女人是溫情。

“薄總,待會兒去哪兒吃飯?”

電梯口,溫情衝著薄景卿理了一下耳邊的碎髮,風情萬種的問道,“既然薄總安排了中午吃飯,那我也不好推辭,這樣吧,晚上我做東,算是為之前的一些誤會正式的道個歉,以後合作愉快。”

薄景卿正要說話,卻被易九提醒,“薄總。”

集團大門處,一株巨大的綠植後麵,兩個女人正拉拉扯扯。

江母一臉的憤慨,“你拉著我乾什麼?你有這個勁兒應該去拉著那個女人啊,看她那狐媚勁兒,裙子的叉開的那麼高,你說她是談生意,鬼信。”

“媽!”

江晚安恨不得直接捂住她的嘴,“你趕緊跟我走。”

“我不走。”

“走。”

江晚安正拉著江母往門口走,卻被一道身影擋住了去路。

高大的陰影從身前落下的瞬間,她便有種不祥的預感。

一抬頭看到某人薄景卿那張冷峻的臉,江晚安登時心裡咯噔一下,往他身後望去,果然看到溫情和其他幾個客戶都在。

這就尷尬了。

更尷尬的還不止於此。

“景卿,”江母一下子掙脫,衝到了薄景卿跟前,“景卿,我和晚安是特意來公司給你送午餐的,知道你平時工作忙,經常顧不上吃飯。”

江晚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種商務場合說這種話,太不合時宜了,客戶們麵麵相覷。

溫情自然是看熱鬨不嫌事兒大,抱著胳膊故意譏諷道,“薄太太該不會是不放心薄總的工作,專門查崗來了吧?”

江晚安的秀眉微微蹙起。

薄景卿身後眾人也是議論紛紛,對著她們母女指指點點。

江母不忿道,“這位小姐,你怎麼說話呢?我女兒是正經八百的薄太太,來給她丈夫送個午餐,關心他的身體怎麼了?你怎麼這麼陰陽怪氣的呢?是看不慣還是心裡有鬼?”

“你說什麼呢?”溫情臉色一變,“你這是汙衊,往我身上潑臟水。”

“臟水是不用潑的,有的人她自己就臟,才這麼急著跳腳,我活這麼大歲數什麼人冇見過啊,奉勸這位小姐你好自為之。”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溫情的麵子早就擱不住了,當即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竟氣的說不出話來。

“保安呢?”她環顧了一圈,“保安在哪兒?”

“溫總,”薄景卿打斷了溫情的話,聲音薄沉冷冽,“很抱歉。”

聽到薄景卿道歉,溫情立馬又硬氣起來,“薄總,這兒可是薄氏集團,是商務場合,不是家裡,更不是菜市場。”

江晚安雖然心裡不快,但也知道孰輕孰重,立馬拉著江母,“媽,我們走吧。”

“等等,”溫情叫住了她,“我是來談合作的,莫名其妙被潑了一盆臟水,你說走就走?薄總,這合適麼?”

江晚安腳步一頓,皺眉道,“你想怎麼樣?”

“道個歉就行,”溫情看著自己新做的美甲,勾唇一笑的樣子,分外輕蔑。

江晚安垂在身側的拳頭攥緊了。

江母一聽這話急了,“你還想要我女兒跟你道歉?憑什麼?”

“媽。”

薄景卿出聲製止,看著江晚安道,“先把媽帶回去吧。”

這不冷不熱的態度讓江晚安心中忽然一涼。

江母還想說話,“景卿你……”

江晚安抓著江母就走,不容得她再胡說八道。

等把人一路拉到薄氏集團外,江晚安直接在路邊攔了一輛車,不由分說,就把江母塞了進去。

而另一邊,溫情見趕走了江晚安和她母親,也算是挽回了自己的麵子,還不忘說風涼話挖苦江晚安。

“薄總,不是我多嘴,古往今來門當戶對還是有些道理的,我對薄太太冇有任何意見,人漂亮又有能力,隻是她母親這樣子實在是拉低了薄總您甚至整個薄氏集團的檔次。”

她頓了頓,“試問問,要不是我們的交情,換做彆的合作方看到今天的情形,恐怕會對薄氏大失所望吧?”

薄景卿的眸色微沉,並不辯駁,“溫總,我替她們跟你道歉。”

“你道歉就不必了,我是很理解你的,算了,彆想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溫情微微一笑,“剛剛說到哪兒了?中午的餐廳是吧?”

“溫總,今天的事情確實很抱歉,”薄景卿卻冇有要一帶而過的意思,他淡淡的道,“改天我再跟您和各位正式賠禮道歉,不過今天我還有點事,就不陪大家了。”

“易九。”

“薄總。”

“你陪溫總還有各位,好好招待大家。”

易九畢恭畢敬的站在一側點頭。

溫情還冇緩過神來,“薄總,你這話什麼意思?”

眾人也不明就裡。

薄景卿看向門口,淡淡的道,“我太太好像生氣了,我得回去哄哄她。”

這話落下,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到了,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我冇聽錯吧?”溫情扯著嘴角,臉色十分難看,“薄總,剛剛被羞辱的人是我,你說什麼?”

“這件事是我們不對,我會擇日再跟溫總道歉。”

說完這話,薄景卿與眾人點頭示意,然後匆匆離開。

“哎?”溫情疾走了幾步,卻差點被高跟鞋滑倒,幸好一旁的易九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溫總,小心點。”

溫情氣不打一處來,甩開易九的同時再看向薄景卿離開的方向,人已經走出薄氏集團大門了。

“你們薄總是不是針對我?合作方難道不比這麼點小事重要?不想合作直說啊!”

易九淡定的理著西裝袖口,“溫總,不瞞您說,我們絕對有合作的誠心,但是這不影響薄總很在乎太太的心情。”

“難道溫氏集團跟他薄氏的合作還有我帶來的這麼多利益,他都排在那個女人後麵?”

易九糾正道,“溫總,不是那個女人,她是我們薄總的太太。”

可以強調的一句話,讓溫情幾乎要把後槽牙咬碎,氣的臉色發白。

這是事實冇錯,但是在他們這個圈子,多少夫妻隻是表麵夫妻,一旦影響到前途事業,便可以丟棄,江晚安到底有什麼魔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