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這輛車的車牌號。”

“是。”

“……”

江晚安從警局出來時,已經是傍晚。

車牌號查出來的車主早在三年前就移民國外了,大概是被套用了車牌,所以根本冇查到那輛車的來源,而交通監控中,也冇能追蹤到最後顧招搖被帶去了哪兒。

那輛車最後在監控中出現的地方是合川路,恰逢合川路道路施工,線路整改,周邊的監控出現了故障,之後就再無蹤影了。

晚上。

“我回來了。”

江澄在門口換鞋,進門就看見江晚安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出神,心事重重的樣子。

“姐。”

江晚安這纔回過神,“你回來了?”

“都喊你好幾聲了,你想什麼呢?”

“冇事,”江晚安定了定神,暫時不想再想顧招搖這個事情。

“姐夫還冇回來麼?”

“他晚上要見客戶,估計會晚點,你吃飯了麼?”

“在公司吃的。”

江晚安點點頭。

江澄說,“今天麵試的幾個人裡有一個還不錯,後麵可以直接接手我的工作。”

在決定去me之前,江澄已經答應江晚安要來浦市工作,一方麵因為蕭筠在浦市的時候居多,另一方麵也是因為江晚安畢竟是他姐姐,在姐夫公司不如在姐姐公司。

但不久後江澄就得去國外,原先的工作就得找人交接了。

江晚安並未急著辦這些事,項目本來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你不用管那麼多,建築師我還是找得到的,就是費點勁而已,倒是你,好好趁著這段時間多瞭解瞭解me。”

“蔚然哥給我發了很多資料,我在看。”

“看到的和真正見到的往往有很大的差距。”

“我明白。”

江澄喝了一口茶,“我按捺得住,但是他們未必按捺得住,人一旦著急,就容易露出馬腳,我在公司見到了阿雲的表妹。”

“蕭姍?”

“嗯。”

江晚安微微蹙眉,“江澄,你想乾什麼?”

江澄卻若無其事道,“冇什麼,我就是今天在公司見到她了。”

“不早了姐,我洗漱睡了,你也早點睡。”

看著江澄回房的背影,江晚安眼皮忽然跟著跳了跳,有種不安的感覺。

薄景卿回來的晚。

江晚安已經睡了。

洗漱後,他掀開被子的一角躺了進去,原本打算側到一邊睡,免得吵醒身邊的妻子的,卻在剛躺下的下一秒,身旁的某人自己湊了上來。

江晚安抱住了他的手臂,迷迷瞪瞪道,“怎麼纔回來?”

“吵醒你了?”

江晚安‘嗯’了一聲,抱的更緊了。

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料,某處被綿軟蹭著,薄景卿的眸色深了幾分,聲音也變得沙啞,“安安……”

某人壓根冇反應。

“你點的火,要負責熄滅。”

昏暗中,被子被拉起。

江晚安驚呼了一聲,清醒了許多,人已經被壓在了枕頭上動彈不得,“我困。”

柔軟的嗓音撥動心絃,更讓人慾罷不能。

薄景卿直接拉開了她的睡衣吊帶,俯身吻住了她的肩頭。

——

因為工作的緣故,江晚安和薄景卿要在浦市多待一段時間。

時天林和趙小皮也度假回來了。

婚假過後,醫院那邊排時醫生的號就差排到半年後了,所以他一回來就馬不停蹄的回了醫院,剩下趙小皮一個孕婦在家。

百無聊賴中,她隔三差五的往江晚安的公司跑。

“皮皮姐,江總還在開會,你等會兒吧,我給你泡杯茶。”

“冇事,你們忙你們的,我自己轉轉。”

趙小皮在江晚安的辦公室裡轉悠,看到窗台那架望遠鏡後,好奇的過去看了一眼,卻正好看到對麵的辦公室,薄景卿正在開會。

“靠。”

趙小皮跟發現新大陸一樣,立馬在群裡艾特蕭筠。

“猜猜我看見什麼了。”

這夫妻倆也太變態了,上個班還搞的跟牛郎織女似的,整兩架望遠鏡在辦公室放著互相監視。

她發現這事兒,非得狠狠嘲笑一番不可。

蕭筠在劇組,一晚上的大夜戲,這個點兒估計還冇起床,半天也冇回覆。

趙小皮閒著也是閒著,便轉動望遠鏡對著對麵的大樓好一陣的觀察,這不看不要緊,一看,發現了更措手不及的事情。

兩棟樓之間是有空中走廊連接的,而空中走廊恰好就在江晚安的辦公室這一層,望遠鏡斜角看過去剛好可以看到裡麵的情形。

趙小皮看見了江澄和蕭姍兩個人站在一起。

為了確認不是自己眼花,她又看了好幾遍,確實是那兩個人。

“部門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江澄接了個電話,回頭跟蕭姍解釋。

蕭姍點點頭,“行,你去忙唄,不過回頭你要請我吃飯哦。”

“冇問題。”

看著江澄離開,蕭姍高興的在原地轉了個圈,哼著小調回辦公室,卻在回去的半路上,被趙小皮攔住了。

“姍姍,工作時間,你在這兒乾什麼呢?”

蕭姍跑到佳安來當秘書的事情,趙小皮早在群裡聽說了。

蕭姍一見是趙小皮,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皮皮姐,你什麼時候來的?”

“不早不晚,在你跟江澄發嗲的時候來的。”

“你什麼意思啊?”蕭姍臉色一變,“你說話放尊重點。”

趙小皮一臉冷淡,警告道,“想讓我說話放尊重點,你做事就放自重點,那是你表姐的未婚夫,不是什麼彆人,彆冇事找事。”

“你從哪兒看出來我冇事找事的?”

蕭姍握緊了拳頭,“我不過是跟江澄說兩句話,你就這麼慌,是有多不相信他跟蕭筠的感情?”

“再好的感情,也禁不起有人從中作梗,你也不是冇乾過這種事,不是嗎?”

蕭姍一愣,眉心都跟著跳了跳。

很多事蕭筠本人都不知情,但是趙小皮這個當經紀人的一清二楚。

趙小皮甚至比蕭筠更瞭解她這個表妹,她做什麼事都是又目的的,來佳安是,接近江澄更是。

“江澄就是一個普通人,不符合你嫁人的標準,彆損人不利己。”

趙小皮冷冷的丟下一句話。

蕭姍的神色卻有些意味不明,看著趙小皮警告過後離開的身影,唇角忽然勾了勾。

要真是普通人,她纔不會來這個鬼地方當秘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