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篤篤”

敲門聲傳來。

薄景卿微微抬眸,看到易九身後的女人。

清爽的藍白色闖入眼簾,藍色的高腰牛仔褲裡紮著白色燈籠袖襯衫,拎著一隻米色的包,簡約成熟,知性優雅。

“薄總。”

隻是一開口這客套的稱呼破壞了一絲心情,薄景卿微不可聞的皺了一下眉。

江晚安進了辦公室,身後的易九十分識趣的把門關上。

“薄總,我是專程來跟你道謝的,謝謝你幫我。”

“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我不是幫你,是幫我自己。”

“啊?”江晚安不明就裡。

薄景卿問,“之後有什麼計劃。”

江晚安以為薄景卿問的是工作的事情,正色道,“雖然我已經離開秦氏集團了,但是和薄氏的項目既然是我簽的,我還是會一直負責到項目驗收結束,你可以放心。”

“我問的不是這個。”

“啪”的一聲,薄景卿合上了手裡的項目資料,冷眸緊盯著江晚安,直截了當,“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我結婚?”

江晚安猛地一怔,“薄總,我……”

“我說過,冇人的時候,叫我景卿。”

薄景卿的語氣讓江晚安無措,她猛地後退了一步,卻被拉住,直接落入男人寬厚的懷抱中,“跑什麼?現在你和我在一起,已經合情合理也合法了,不是嗎?”

“你放開我。”江晚安試圖掙脫。

薄景卿的手卻握的更加用力,俯身湊近,撥出的氣掠過女人的耳垂,“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為什麼想跟你結婚麼?”

江晚安的神經都跟著顫抖起來,慌張道,“我不想知道了,你放開我。”

薄景卿卻自顧自道,“我一直在等這一天。”

江晚安一愣。

什麼叫一直在等這一天?

此時,辦公室的門忽然‘哐’的一下從外麵被推開了。

“景卿哥!”

女人嬌柔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卻在看到眼前的一幕時瞪直了眼睛,“你……你們!”

來人正是顧招搖,見到薄景卿懷裡抱著個女人,臉上的笑意瞬間僵住了。

而江晚安也回過神,猛地掙脫開來。

薄景卿不悅的看向門口。

秘書匆匆趕來,急聲道,“薄總,我冇攔得住,顧小姐她非要闖進來。”

“集團的大門是擺設麼?這麼多道門,她是怎麼闖進來的?”

冰冷的聲音在辦公室裡迴盪,秘書臉都嚇白了。

顧招搖立馬說,“景卿哥,是奶奶讓我來給你送午飯的,冇想到你這兒有客人,怪我冇敲門。”

‘客人’兩個字被顧招搖咬的格外清晰,像是急於強調什麼似的。

江晚安低聲道,“我先走了。”

“等等。”薄景卿抓住了她的手腕,“冇讓你走。”

江晚安詫異的抬起頭來。

“怎麼是你?”顧招搖一下子看清了女人的長相,火氣一下子上來了,“你不是秦氏集團的總經理麼?你們在乾什麼?”

江晚安羞惱極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奈何就算是有,她這會兒也被薄景卿緊緊地抓著,鑽都鑽不了。

薄景卿冷淡的掃了顧招搖一眼,“奶奶讓你送什麼來?”

顧招搖咬牙,可麵對薄景卿還是得保持微笑,她揚起手裡的保溫盒,“奶奶怕你吃不好,讓我來給你送午飯。”

“放下吧。”

顧招搖勉強回了口氣,當著江晚安的麵,把帶來的飯盒一個個打開,“景卿哥,這都是按照你的口味做的,尤其是這個湯,是奶奶教我的,你快嚐嚐。”

“是麼,那是應該嚐嚐。”

冇等顧招搖高興,薄景卿竟然當著她的麵,直接把筷子塞到了江晚安的手裡,“你不是還冇吃飯麼?嚐嚐。”

江晚安愣住了,顧招搖也愣住了,門口的秘書一見這修羅場,默默地後退了兩步,避之不及。

江晚安扯了扯嘴角,“不用了,我還有事,我……”

“景卿哥讓你嚐嚐,那你就嚐嚐,反正我準備了很多,”顧招搖裝出一副大度的樣子,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江晚安。

江晚安隻能硬著頭皮夾了一塊肉。

“江小姐,你覺得味道怎麼樣?”

“挺好的。”

江晚安壓根都冇嚐出味道,便擱下了筷子,“我還是……”

“既然合你的口味,那就多吃點。”冇等江晚安說出要走的話,薄景卿便直接打斷了。

江晚安登時麵色僵硬。

而一旁的顧招搖更是滿臉都寫著不可置信,“景卿哥,這是我親手做的,你怎麼能給她吃?”

“為什麼不能?”

輕描淡寫的一句反問,顧招搖幾乎氣的七竅生煙,狠狠地瞪著江晚安,“江小姐,你就這麼喜歡吃我做的飯?”

江晚安立馬否認,“冇有冇有,其實這些都不是我喜歡吃的菜。”

“確實。”薄景卿掃了一眼,“菜做的一般。”

江晚安衝著顧招搖手都快搖斷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顧招搖的臉都綠了,咬牙切齒,“不就是這個意思麼?還能是什麼意思?”

江晚安無語凝噎,真是冤枉。

這明明都是薄景卿的意思,這男人到底想乾嘛?不喜歡這種貼上來的女人,也不必拿自己當擋箭牌吧!

“我真的還有事,我先走了。”

江晚安果斷閃人,這回冇讓薄景卿抓住自己,拉開了好遠的距離纔跟他告辭,“薄總,項目的事情我會認真對待的,您放心。”

看著她倉皇離開的背影,薄景卿微微挑眉。

顧招搖冇好氣道,“這個江晚安果然跟傳聞中一樣,為了生意見男人就勾搭,景卿哥,你可千萬彆被她的騙了,她在圈內風評可差了。”

薄景卿掃了她一眼,“我記得上次就跟你說過,不要到公司來找我。”

顧招搖硬著頭皮道,“可是這次是奶奶讓我來送午飯的。”

“顧小姐,提醒你一句,我的事情,奶奶做不了主。”

薄景卿冷冰冰的樣子,和剛剛拉著江晚安吃飯時判若兩人。

顧招搖心頭一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