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不是……”

小米的聲音讓蕭筠微微一怔,順著她的目光纔看到剛進宴會廳的身影,正式陸蔚然,剛進來就被簇擁住了。

“陸總新年好。”

“新年好。”

“陸總好。”

“……”

陸蔚然的出現將宴會廳的氣氛點燃。

簽約me之前,蕭筠就聽克洛伊說過,陸蔚然在me的地位很高,不僅僅是他代理總裁的位置,而是作為一個年輕有為的單身男性領導,幾乎就是一個人形造夢機。

隻要你在me工作,就意味著你離這個夢近了一步。

me多少女員工是衝著陸蔚然來的,不計其數。

蕭筠喝了一口酒,鄙夷道,“至於麼?”

酒還冇下肚就看到一旁的小米抱著手在胸前,一副花癡臉的樣子,目不轉睛的看著遠處被人簇擁的陸蔚然,“陸總真的好帥啊。”

蕭筠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他再帥,還不是冇被安姐看上?指定是哪兒有點毛病。”

“毛病?哪兒啊?”

小米眨了眨眼,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捂住了嘴,“不會吧。”

蕭筠這會兒正在氣頭上呢,一如既往的發揮著嘴毒的風格,“誰知道呢,大齡單身男青年,平日不近女色,談生意又不擇手段,每一段男女關係都能全身而退,你說他有什麼毛病?”

小米的眼睛都瞪圓了。

不是吧!

“身上還穿著我的外套呢,就在背後這麼詆譭我?”

熟悉的男聲從身後傳來,打斷了蕭筠的編排。

她後背微微一僵,咳嗽了一聲,轉過頭去。

陸蔚然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接過旁邊侍應生送來的香檳杯,直接與蕭筠手裡的杯子碰了一下。

眾目睽睽下,他轉身道,“這位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世界名模蕭筠小姐,同時也是我們me新任的品牌形象代言人。”

儘管蕭筠即將代言me的事情已經不是秘密,但是由陸蔚然親自宣佈,這還是很讓眾人詫異,畢竟代言人的選定不是陸蔚然的職權範圍。

“陸總。”

一道女聲打破了議論。

人群分到兩側,一身青花瓷旗袍的克洛伊從人群後走來,金髮碧眼,帶著人種與生俱來的貴氣與傲慢,“我一個不注意,讓陸總替我分擔工作了?什麼時候我這個設計總監的事需要陸總代勞了?”

克洛伊徑直走到陸蔚然麵前,儘管是笑著的,可這笑容底下卻刀光劍影。

陸蔚然麵不改色,諷刺道,“克洛伊,我還以為你冇來呢,讓蕭筠一個人在這兒,人生地不熟的,豈不尷尬?”

“我就這麼不起眼?在這宴會廳待了半天了,你以為我冇來?”

“克洛伊,不要無理取鬨,我確實以為你冇來,不好讓蕭筠在這兒一個人尷尬,你可以怠慢代言人,但我不能怠慢我的朋友。”

“少來了,你這是在挑撥離間吧?大家都看著呢,我什麼時候怠慢代言人了?又想給我扣上莫須有的罪名,好在董事會上告我一狀是吧?”

克洛伊對陸蔚然的不滿由來已久。

而今日,蕭筠是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正麵衝突。

原本以為me這樣的商業帝國,即便不是背後刀光劍影,暗箭難防,也最起碼不會是這麼表麵的唇槍舌劍,倒像是兄弟姐妹的鬥嘴。

這麼看來,倒也冇有之前她二叔提醒的那樣可怕。

陸蔚然微微挑眉,“你要是這麼想介紹,那你來吧。”

他直接退了半步,將蕭筠身邊的位置讓了出來。

克洛伊抱著胳膊高傲的掃了他一眼,正色道,“正式跟各位介紹蕭筠為me代言人的不是我,為了表示me的誠意,我們讓新上任的邵總替我們宣佈。”

這話落下,議論聲嘩然。

江澄就站在了離他們不遠處,原本一直坐山觀虎鬥,看著熱鬨,克洛伊的一句話卻直接將他拉進了漩渦裡,躲都躲不開。

隔著人群與耳邊揮之不去的議論聲,江澄放下酒杯,邁著修長的腿朝著蕭筠走來。

蕭筠的喉嚨冇來由的緊了幾分。

她明知道克洛伊簽自己是為了跟江澄作對,但她還是來了,她就是想要江澄親口給自己一句實話。

“陸總的話就是我要說的。”

江澄的聲音讓現場的喧嘩聲漸漸安靜下來。

他看了蕭筠一眼,淡聲道,“蕭筠小姐將成為me對華區域的品牌代言人,這件事即便是不宣佈,大家也都知道了,所以冇什麼可說的,我要說的是另外一件事。”

江澄忽然伸出手,牽起了身邊的女人。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隻聽到他磁沉的聲音在宴會廳迴盪。

“我即將和克洛伊訂婚。”

此話一出,滿場嘩然。

蕭筠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江澄牽著克洛伊的手,與她距離不過半米,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宣佈了他們訂婚的訊息,如同晴天霹靂。

宴會廳的一角,栗棕色波浪捲髮的女人被身旁的高大男人給拉住了。

“先等等。”

“江澄瘋了吧?他要跟克洛伊結婚?”

栗棕色波浪卷假髮下,是一張精緻的混血麵孔,特意做了妝容改造,加上假髮的加持,不仔細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長相其實是一張東方女人的臉。

為了混進宴會,江晚安特意去美容院裡做了個妝造,效果頗豐,幾次路過蕭筠身邊,都冇被認出來。

儘管薄景卿解釋這是因為蕭筠的心思不在賓客身上的緣故。

看著遠處人群,江澄和克洛伊被簇擁著道喜,而蕭筠被冷落在一旁,很快也不知是回過神了還是怎麼樣,忽然離開人群,頭也不回的朝著宴會廳門口走去。

江晚安忙追了上去,薄景卿緊隨其後。

時值紐城的冬季,一年當中最冷的時候。

“蕭筠!”

江晚安追到酒店外,纔在巷子裡找到了蹲在地上的蕭筠。

她擺擺手讓薄景卿停下,自己則是踱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摸著她的肩膀,“蕭筠,這都是權宜之計,不要相信你現在所看到的。”

“權利和財富,就那麼重要麼?”

蕭筠的聲音沉悶壓抑,帶著濃濃的自嘲,她緩緩抬起頭,露出一雙通紅的眼睛,“他就不怕我不在原地等他了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