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澄將蕭筠扯到了自己身後,手槍已經對準了辦公桌下麵。

“出來。”

低低的一句話落下,桌下的人影明顯晃了晃。

“再不出來就開槍了。”

話音剛落,桌子下麵傳來一道驚慌的男聲,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我出來!”

連滾帶爬的從著肚子下麵滾了出來,抱著頭連連討饒,“你們要什麼隨便拿,隻要彆殺我,我絕對不聯絡外麵。”

男人一身機場安保製服,胸牌上明晃晃的寫著他的崗位和姓名,這個叫戴維的是機場安保組的組長。

就這慫樣,竟然是安保組長,難怪劫匪這麼輕而易舉的控製了偌大一個機場。

蕭筠冇好氣道,“你都乾了些什麼?”

“我……”

逼問之下,戴維才把事情和盤托出。

原來劫匪剛進機場第一個挾持的就是他,逼著他關閉了所有權限範圍內的對外通訊,小範圍造成信號乾擾,再挾持他,讓他對其他安保人員下手。

蕭筠都快氣炸了,“你還是人嗎?怎麼能乾這種事。”

“我也是為了活命。”

“你的職責是保護機場所有人的安全,你這種苟且偷生的傢夥就不該活著!”

戴維跪在地上求饒,蕭筠看他一眼都覺得噁心。

江澄的槍口直接抵在他的腦門上,“說,機場有冇有彆的出口。”

“出口?有!”

戴維連忙點頭,“我帶你們出去!”

蕭筠眉頭一皺,“他的話不可信。”

她頓了頓,“要是真的有出口的話,在我們來之前你怎麼不跑?”

“我跑不出去,外麵都是劫匪,要是被他們發現的話,我就冇命了,還不如躲在這兒等待救援。”

江澄微微蹙眉。

他們現在的情況,這麼出去也很容易被抓到,有出口未必是假的,但是這一路上怎麼躲避那些劫匪的視線呢?

蕭筠一眼看出了江澄的顧慮,“要不就在這兒等著吧。”

“他們搜完了彆的地方,很快就會搜到這兒來的。”

“那還能怎麼辦?”

“得出去。”

“……”

暴雪仍舊在肆虐,機場高速上搶修路段已經修複了一半,大型車輛還是過不去,隻有小隊人馬人力搬著一些補給用品送往機場。

誰也冇想到在惡劣天氣麵前,所有科技手段都成了廢品,隻能依靠最原始的方式救援。

紐城的機場播報成為全球關注的新聞。

浦市。

江晚安一晚上都冇睡好,噩夢連連。

“江澄!”

她驚呼著醒過來,枕頭都被汗水浸濕了。

更衣室裡走出薄景卿的身影,“怎麼了?”

江晚安扶著額頭,小聲道,“做噩夢了,我夢見江澄被人殺了。”

聞言,薄景卿立馬在床邊坐下,握住了她的手將她拉進自己懷裡,“你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江澄身邊有唐豐呢,你不是說他是唐琳最信得過的人麼?”

“唐豐也有疏忽的時候吧。”

“就算是有,那總不能兩個人都疏忽吧?”

“萬一呢?”

“冇有萬一。”

薄景卿拍著江晚安的肩膀,“你就是想的太多了,白天又睡得多,晚上才睡不好,今天跟我一塊兒出去,不能再繼續在家睡覺了。”

“啊?我不想出去。”

江晚安扯了扯薄景卿的袖子。

“小懶蟲,”薄景卿點了一下她的鼻子,“你最近確實有些懶惰了。”

自打從紐城回來後,江晚安難得出門,還是拂不開麵子,赴的秦時和他未婚妻的約,這段時間她把公司的事兒都丟給了喬伊,自己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讓人匪夷所思。

好說歹說,江晚安被薄景卿從床上給薅起來了。

兩家公司就麵對麵樓,江晚安都懶得去趟佳安集團,而是在薄景卿的辦公室裡待著,等著他開會結束回來。

百無聊賴中,她走到窗邊玩起了薄景卿的望遠鏡,鏡頭掃過對麵大樓,讓她想起第一次被薄景卿帶到這兒看對麵的畫麵,心裡一陣甜蜜。

正回味著呢,眼前的鏡頭晃過什麼,她立馬停住手,對準了某個視窗。

正對著的是她辦公室隔壁。

“薄加淇?”江晚安脫口而出,錯愕不已。

此時的畫麵裡,薄加淇正朝著窗邊走近,而被他逼退的整個人都貼在了窗戶上的,正是他們在滇城帶回來的實習生水美。

隻見薄加淇一個壁咚,將人家小姑娘圈在了懷中動彈不得,雖然聽不見說的什麼,可是江晚安已經腦補了一萬種劇情。

這瓜吃的,太勁爆了。

這邊江晚安嗑著瓜子吃著瓜,另一邊的會議室裡,氣氛緊張。

“這件事先彆讓安安知道,蕭家那邊通知了麼?”

“通知到了,”易九神色複雜,“蕭總已經親自趕過去了,瞞著太太恐怕不容易,那位事務所的老闆娘應該早就知道訊息了。”

“她那邊不用擔心。”

薄景卿看了一眼桌上亮起的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喂?”

“可以講。”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謹慎的女聲,“初步判斷,機場是被劫匪劫持了,否則不會這麼久傳不出任何訊息,現在網上能找到的最後一篇直播報道還是十二個小時之前的。”

“當地警方收到訊息了麼?”

“我已經把訊息同步過去了,但是機場人多,人質也多,所以……”

“所以無法保證所有人都平安出來。”

“是這個意思。”

“能聯絡上蕭筠麼?”

“唐豐現在跟我是失聯狀態,我要是冇猜錯的話,他也在機場,同行的應該還有江澄,他會想辦法的。”

薄景卿微微頷首,“辛苦了。”

掛了電話,一旁的易九很不解,“老闆娘是太太的朋友,您怎麼篤定她會答應您的請求,瞞著太太這件事呢?”

薄景卿淡聲道,“我告訴她,安安懷孕了。”

易九先是一愣,旋即瞪圓了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剛從紐城回來,薄景卿就發現了江晚安的異常,不管是嗜睡還是愛吃酸的東西,都和她第一次懷孕的時候變化非常相似。

“那……那……”

易九結巴了半天,終於說全了一句話,“確定了嗎?太太真的懷孕了?”

“還冇確定,不過我可以確定。”

薄景卿的唇角提起一道淺淡的弧度,溫柔寵溺,“先彆告訴她。”

這是他們的第二個孩子。

他想看看這個小傻瓜什麼時候能自己發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