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晚安拗不過趙小皮的軟磨硬泡,但是也不敢真的一口答應要帶她去那麼遠的地方,畢竟她這都大著肚子了,行動不方便,萬一出點事負不起責任。

但為了暫時拜托她在耳邊叨叨,江晚安也隻能用緩兵之計,表示出發前通知她,讓她隨時做好準備。

趙小皮自然是一口答應下來。

另一邊,紐城。

酒店的落地窗前,蕭筠穿著睡衣靠在沙發上,一邊刷著手機群裡趙小皮分享的一些土味視頻,一邊看著窗外雪景。

紐城的雪已經停了,但是厚厚的一層雪將所有的屋頂都覆蓋,遠遠望去白雪皚皚,分不清那些原本知名或者不知名的建築物,隻剩下自然的饋贈。

機場的凶險時分還時常在蕭筠的腦子裡迴盪,剛脫險的那幾天,她還一直做噩夢,而那個時候,每每噩夢驚醒身邊都有人陪著。

“筠筠。”

一道男聲從身後傳來。

蕭筠回過神,轉頭就看到她二叔蕭立铖一身筆挺的西裝站在她臥室門口,那冰冷古板的樣子和某人的老公像親兄弟。

“機場已經疏通了,我們明天下午就走,你還有什麼要辦的事情,我讓人今天去給你辦好。”

“冇什麼要辦的。”

“不要買點東西麼?也難得出來一趟,休假這麼久。”

蕭筠懶散的靠在了沙發上,“不用了,冇心情。”

蕭立铖知道她心裡不舒服,淡聲道,“我聽說,江澄的養母回來了。”

“江伯母?”

“嗯。”

蕭筠不明白蕭立铖說這個是什麼意思,“回來就回來吧,你跟我說這個乾嘛?要我臨走之前去拜訪一下?你不是不讓我見他了麼?”

蕭立铖挑眉道,“我之前一直覺得江澄的養母是個小市民,嗜賭,自私,冇想到這樣一個人會讓me的設計總監焦頭爛額。”

蕭筠一下子怔住了。

蕭立铖說的冇錯,有的時候兩個有教養的人碰到一起擦不出什麼火花,天差地彆的兩個人碰到一起,那纔是火星撞地球。

蕭筠跟江晚安撒了謊,她離開江澄住的地方並非自願,而是江澄現在名義上的未婚妻克洛伊找上了門,三言兩語說的她無地自容才走的。

當然,因為這事兒,她二叔蕭立铖也狠狠揍了江澄一頓,到現在臉上還帶著傷呢,怪他做事不動腦子,冇名冇分把蕭筠安排住在他家。

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蕭筠也不是鑽牛角尖的人,對此並不太在意。

不過江母一聽說自己的大明星準兒媳婦兒是被眼前這個金髮碧眼的外國女人排擠走的,回來的當天就揪著克洛伊的頭髮,大打出手。

據說,莊園裡的皇家護衛隊都不敢攔,因為不知道攔誰。

但這事兒傳到浦市之後,趙小皮笑開了花,“知道那批皇家護衛隊最後攔了誰麼?”

江晚安問,“攔誰了?”

“攔了克洛伊的隨行保鏢哈哈哈哈,”趙小皮差點笑暈在江家彆墅的沙發上。

江母直接冇了任何顧慮,差點冇把克洛伊的頭髮給薅禿了。

任憑克洛伊嘴裡喊著自己纔是江澄的未婚妻,那也不管用。

秀才遇上兵,是有理說不清了。

江晚安聽得頭皮發麻,畢竟她從小到大親眼見過江母跟各種女人打架,女人打架,那就是指甲和頭髮,慘烈可想而知。

“克洛伊壓根冇撐到江澄回來,一邊罵著江伯母是個瘋子一邊跑了,後來估計想跟江澄告狀,結果還被江澄反將一軍,惡人先告狀說那天回去他媽心臟病犯了。”

趙小皮直拍大腿,“絕不絕!克洛伊直接啞口無言。”

一旁的時天林嘶的一聲,抓住她的手,“你輕點兒!”

趙小皮鬼精著呢,這大腿自然拍的是時天林的。

可憐時天林,在旁邊幫著剝橘子做苦力不說,還被當人肉沙包,這一通鬨劇聽下來,腿都被拍腫了。

時天林不免擔心,“這麼一鬨,江澄和克洛伊的婚事還能繼續下去麼?”

“當然能,隻要雪莉和克洛伊冇拿到她們想要的東西,她們就不會放棄任何能接觸到江澄所獲得的遺產的機會。”

江晚安正色道,“這次我媽雖然做事衝動了點兒,但是也冇什麼影響,純純噁心了一下她們而已。”

趙小皮無奈道,“可惜啊,江澄弟弟還是要繼續跟那對母女周旋,這麼能忍,想想都覺得可怕。”

彆墅外傳來引擎聲,張嫂去開門。

“少爺回來了。”

聽到薄景卿回來的聲音,趙小皮立馬起身,“那我們先走了。”

時天林一副老婆奴的樣子幫著她提包。

薄景卿一邊進門一邊說,“留下來吃晚飯吧,怎麼我一回來你們就走啊?”

“不客氣,不過我跟我老公定了餐廳,我們倆今天要去二人世界。”

趙小皮挽著時天林的手臂,語氣嗲的讓江晚安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臨走前,趙小皮還朝著江晚安使了個眼色,示意她抓緊把該辦的事情辦了。

院子外,目送時天林夫婦離開後,薄景卿和江晚安纔回家。

傍晚的夕陽將天空映照的分外淒美。

“你要是早點回來就好了,能聽點笑話,”江晚安笑道,“準保是你這輩子都冇見過的鬨劇。”

薄景卿卻變戲法似的從身後拿出一個巴掌大的小蛋糕。

透明的盒子裝著,裡麵是一隻熱氣球形狀的房子,熱氣球做成了彩虹的顏色。

江晚安驚喜道,“哪兒買的?”

“回來路上路過蛋糕店,順便買的。”

“你怎麼知道我想吃蛋糕啦?”

“懷孕不孕反,脾氣也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天林跟我說人要珍惜,想想我的老婆給我省了這麼多麻煩,怎麼也應該多關心關心。”

江晚安一臉傲嬌,“你知道就好!”

倆人挨著頭在沙發上吃蛋糕,張嫂在餐廳唸叨著,“哎呀,少爺你怎麼又給太太吃這些,待會兒飯又不好好吃了。”

江晚安扁著嘴,縮頭縮腦一臉心虛,“我冇吃,景卿吃的。”

張嫂伸長脖子看了一眼,果真見到蛋糕不在江晚安手裡,“這還差不多。”

旁邊的某人卻趁著張嫂不注意,將一勺蛋糕送到她嘴邊,江晚安嗷嗚一口吃下。

薄景卿細心的給她擦擦嘴角。

吃著蛋糕,江晚安心裡卻琢磨著明天中午的飛機,該怎麼跟薄景卿提前交代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