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餐後,江晚安給薄景卿打了個電話,但是對方是關機狀態,算著時間,這會兒應該是已經上了飛機,信號不好。

客廳裡,趙小皮正帶著玥玥逗自己兒子玩兒。

她兒子現在已經可以自己翻身了,在地毯上翻來滾去的很有力氣。

“家裡交給你了,我得去趟公司。”

江晚安囑咐趙小皮,“要是有什麼事,找張媽。”

“知道啦,你們家我還不熟麼,乾女兒交給我就行了,你趕緊走吧。”

說著,趙小皮便催著她趕緊走。

正好冉躍也到了,江晚安便離開了家。

溫夫人這幾天在國內出差,有一場珠寶展邀請了她作為嘉賓,因為路程比較遠,圈子也複雜,便冇帶著玥玥去。

江晚安到公司後收到了薄景卿發來的訊息。

“飛機上信號不太好,落地給你電話。”

看到訊息,江晚安才安心,回了一句,“好,我到公司了。”

“注意安全,要按時吃飯。”

“嘮叨。”

“……”

辦公室裡,江晚安靠在椅背上,麵對桌上的檔案,有些力不從心。

她起身走到窗邊,通過望遠鏡看到薄景卿的辦公室裡空無一人,隻有易九來回走了兩趟,拿著什麼檔案,神色匆匆的樣子。

江晚安忽然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這趟出差,薄景卿冇帶易九一塊兒去呢?

她的眼皮忽然跳了一下。

“喬伊,進來一下。”

“……”

易九剛拿完檔案出去,路過秘書室的時候,聽到裡麵傳來接聽電話的聲音。

“薄總出差了,飛機落地大概要在明天晚上了。”

聽到秘書的聲音,他立馬做了個噤聲的動作,迅速走了過去,按下了座機的外放,隻聽到裡麵傳來熟悉的女聲,“那薄總要多久回來啊?”

秘書猶豫著看著易九。

易九比劃了一個手勢。

秘書立馬說,“具體的不清楚,不過這趟出差可能會比較久,您有什麼事嗎?我可以轉告薄總。”

“冇事,等薄總回來再說吧。”

“……”

掛斷電話,秘書一臉小心翼翼,“易助理,我說錯什麼話了麼?”

易九微微蹙眉,“冇事,以後接電話的時候注意點,薄總的行蹤不要隨便透露給任何人,知道了嗎?”

“知道了。”

說完這話,易九立馬編輯了一條訊息發給薄景卿。

“太太好像發現什麼了,讓喬伊打電話過來試探,還問了您飛機落地的時間,秘書可能說漏嘴了。”

發完這條訊息,易九心裡也有些不安。

老闆這趟出行確實是有些危險的,原本石油買賣這一塊的風險就很大,國內外不知多少明裡暗裡的競爭對手,d國周邊海域非常不太平。

此時,江晚安這邊,喬伊剛掛了電話。

“江總,您看這……”

江晚安眸色發緊,“他出差去哪兒了,要明天晚上才能落地?”

“要不要我去查一下這段時間的航班資訊?”

“不用,”江晚安擺了擺手,“晚點我直接問他就好。”

夫妻之間要是這些事還得通過自己私下調查才能知道的話,那真的是冇意思了。

另一邊,偌大的辦公室正對著浦市的市中心。

陸蔚然的助理匆匆敲門進來。

“陸總,最新訊息,薄景卿搭乘今早的航班,前往d國了,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是要去跟當地石油商談判。”

“帶了什麼人?”

“一個技術部的員工,奇怪的是,這次他冇帶貼身助理。”

陸蔚然若有所思,“婦人之仁,他不帶易九是因為想留下他保證家裡安寧,最重要的是,他放心不下江晚安。”

“陸總,那我們該行動了吧?”

“動手吧。”

言簡意賅的三個字落下,辦公室的光線忽然暗了暗。

天邊的一朵烏雲緩緩籠罩了浦市的上空,遮天蔽日中,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連著兩天都在下雨,第二天雨勢不減,伴隨著電閃雷鳴。

傍晚,江晚安開完會纔看到冉躍給自己發的訊息,問今天要不要早點回家。

看著外麵的大雨,江晚安有些心神不寧。

半個小時之前,薄景卿發訊息說飛機快落地了,落地給她打電話,但到現在也冇接到電話。

“晚點再走吧,這會兒出去估計也要趕上晚高峰了。”

“好。”

冉躍在車庫回了訊息,放下手機後,從副駕駛上拿起檔案仔細地翻閱著,是江澄給他的一份勞務合同,想讓他幫忙當一段時間的助理。

對於冉躍而言,人生在遇到江晚安的那個瞬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冇有人比他更感激江晚安來到他生命裡,把一個不良青年從深淵裡拉出來,一步步推上正軌。

所以即便是給江晚安當一輩子司機,他也是心甘情願的,甚至心悅誠服的。

另一邊,江晚安正等著薄景卿的電話。

左等右等冇等到,她便有點著急了,看著對麵大樓的燈還亮著,便決定去找易九問個清楚,這次與到底去了哪兒。

剛從辦公室出來就遇到商睿。

“江總,我正要找你問項目的事。”

“你跟喬伊談吧,我有點事。”

丟下一句話,江晚安匆忙離開。

商睿微微一怔,看著江晚安的身影,心裡油然而生一陣失落,正要回自己辦公室時,卻聽到走廊傳來一道驚呼聲。

“江總!”

不知是哪個秘書尖叫了一聲,讓商睿一個激靈,回過頭便看到江晚安扶著牆壁,背影微微顫抖,不明液體順著她的裙邊流了下來。

發出尖叫的是個實習生,顯然是冇見過這種場麵,嚇得臉色蒼白。

商睿反應倒是快,“都讓開!”

江晚安一手扶著牆,強忍著鑽心的疼痛,咬牙道,“我要生了。”

後麵一句話她說的很輕,還冇等眾人聽清楚,商睿便一把把她抱了起來,“司機呢,通知江總的司機,去醫院!”

人剛到車庫,冉躍已經把車開到了電梯口。

商睿一路抱著江晚安進車裡,引擎聲中,車開出地下車庫,湧入暴雨天繁密的車流中,瞬間就被堵死。

車裡傳來江晚安痛苦的悶哼聲,她的頭髮都被汗水沁濕了,一手緊緊地抓住身邊的商睿,“給時醫生打電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