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治療(8)

“不信就算了!我也不會出手醫治不信任我的病患。”雲卿淡淡地回道,隨即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一聲冷喝從她的身後響起,軒轅翊緩緩地來到她的身邊,冷冷道:“本王不信你,但是本王相信自己。就憑你,想要對本王出手,那是白日做夢!本王倒是想要看看到底要耍什麼花樣!”

一旁的韓越聞言,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認識軒轅那麼久,他怎麼就不知道這人怎麼還有點欠呢?

難不成那情蠱能過控製人的意識,還能改變人的性格不成。

但是不管怎麼說,軒轅翊同意進行治療就成。

......

“把手伸出手!”雲卿看著麵前的男人,一臉漠然道。

軒轅翊對她那漠然的語氣不滿,故意挑釁道:“如果本王說不呢?”

雲卿聞言,二話不說,直接起身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軒轅翊氣急,冷嗤道:“你身為醫師,給病患看診,就是這種態度嗎?要是宮裡的禦醫敢這樣跟本王說話,早就被拖出去砍了!”

“戰王殿下如果想要把我拖出去砍了,那就請趁早。如果還想讓我診治的話,就麻煩你把手伸出手!”雲卿油鹽不進,繼續冷著臉,一板一眼道。

軒轅翊被噎了一下,想要甩袖離開。

但是好像清楚女人的倔脾氣,冇好氣把把手放在了案幾上。

然後看著她把一隻素白柔嫩的手,放在了他的手腕上,閉上眼,一臉認真地開始替他診脈。

軒轅翊緊緊地看著她,炙熱的目光從那精緻的眉眼,到小巧的瓊鼻,最後落在了她纖細白嫩的脖頸上。

漸漸的,眼底的那抹炙熱好像要劇烈地燃起來。

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為她而失神。

就在軒轅翊茫然之時,雲卿則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感知他體內的蠱毒上。

之前,軒轅翊寒毒發作時,她和郝神醫就察覺到他體內有一股詭異的力量,在不斷地吞噬著他的生機。

想必那股力量就是蠱毒所引起的。

巫力一進入軒轅翊的體內,雲卿便發現了那股熟悉的詭異力量。

這一次,她集中了所有的巫力,纏繞住那力量,然後去尋找力量的來源。

一路緊緊跟隨,最後停留在了他的顳葉上。

想必,那裡就是蠱蟲最後寄居的地方。

很好!

既然找到根源了,後續她就能進行有針對性性的治療了。

想到了這裡,她的嘴角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

一直盯著的她的軒轅翊卻被折磨笑容給晃了一下眼睛。

那笑容,好美!

他好像從來冇有在她的臉上看到過這樣動人的笑容。

對他,她向來不是冷漠就是憎恨。

但是莫名地,他又好像記得自己曾經見過這樣的笑容,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呢?

不等他想明白,雲卿已經起身來到了他的身前,一隻手,朝著他緩緩伸來。

“你想乾什麼?”軒轅翊一把抓著那隻纖細的手腕,冷聲質問道。

雲卿一臉嘲諷道:“怎麼?怕我對你動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