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治療(9)

雲卿一臉嘲諷道:“怎麼?怕我對你動手嗎?”

“你會嗎?”軒轅翊定定地看著她,好似想要看出她心中的所有想法。

雲卿:“放心吧,我就想要對你下手,也絕不會汙了我的醫術。”

她冇有正麵回答他的問題,這讓他感到不滿,忍不住譏諷道:“嗬,諒你也不敢!雲卿,你可記好了,你不是本王的對手,在你動手之前,可得先好好想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了。”

“哦,知道了!那麼現在可以放手,讓我紮針了嗎?”雲卿語氣淡淡的,對於軒轅翊的譏諷冇有半分的情緒波動。

卻讓軒轅翊一口氣堵在了嗓子眼,不上也不下,隻能冷冷地瞪著她。

雲卿:“是有哪裡不舒服嗎?實在不行換下一次也行。”

軒轅翊:“......”

見他不回覆,雲卿轉身就要收拾東西走人。

但是手卻被人死死抓著,冇有半分的鬆開。

就在她準備讓人鬆手時,聽到男人咬牙切齒的聲音:“紮!”

下一刻,一根銀針直接應聲紮入軒轅翊的百會。

也不知道雲卿是不是故意的,疼的男人臉色猛地一白。

然而下一瞬,雲卿的腰便被男人給狠狠掐住了。

雲卿下意識地想要掙脫,卻發現完全掙脫不開。

“放手!”

不成想男人不但不放,竟然還得寸進尺地把她一把抱坐在了膝蓋上。

“就這麼紮吧!”

雲卿一直維持的冷漠表情,終於在這一刻破功了。

“軒轅翊,你給我放手!”

軒轅翊見此,心情卻莫名地覺得愉悅了,雙手環著她的腰,一臉愜意道:“要麼就這麼紮,要麼就彆紮了!”

媽的!

你愛紮不紮!

有一瞬間,雲卿氣的想要把手裡的銀針直接甩軒轅翊的臉上。

給他紮針,是給他治病!

怎麼就感覺好像是她求著他似的?

雖然,但是,也確實是他們哄著他,讓他同意治療的。

但是這個狗男人,也特、碼的太狗了。

雲卿真的像直接撂攤子不乾了。

管他會不會變成個傻子還是傀儡的了。

但是最後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

雲卿深呼吸了幾下,然後定了定神,無視在她腰上作亂的手,開始繼續下針。

不的時候,還故意觸到他的痛覺神經。

嗬,痛死他活該!

本該半個時辰就能結束的治療,整整花費了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的時間,久到軒轅翊好似把懷裡人的溫度刻進了腦子裡,久久不願意放開。

直到門外傳來九尾的聲音。

“主子,雲姑娘,浴桶搬來了!”

雲卿麵無表情地推開軒轅翊,然後指揮著九尾把浴桶搬進來。

九尾:“雲姑娘,這些藥浴都是按照你給的藥方熬製的,你看能不能用?”

事關主子的安危,他不允許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耽誤了主子的治療。

雲卿低頭看了看,又聞了聞,最後更是沾了點藥汁放進嘴裡品嚐,這才點了點頭道:“嗯,就按照這個就行!”

說完,轉頭看向依然靠坐在軟榻上的軒轅翊道:“把衣服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