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正陽殿前。

一大一小兩個人坐在台階上,身著狐裘大氅的鳳無心咬著銀牙,而北辰錦言則委屈巴巴的縮成一團。

“這道題怎麼解,我剛纔已經給你講一遍了。”

“不……不會。”

“不會?你看我乾什麼,你看題啊,我臉上有花麼?”

鳳無心拍著桌子上,指著書本上自己剛剛講過雞兔同籠的問題。

像所有炸毛的學生家長一樣,恨不得解下皮帶狠狠地揍熊孩子一頓。

“看著,我再給你講一遍,這一遍你要是再聽不懂,我就揍你!”

“哎呀,夜王妃殿下您彆急麼,七皇子還小,您耐心一些。”

站在北辰錦言身後的李公公那叫一個心疼,平日裡備受寵愛的七皇子,如今被鳳無心教訓的跟個孫子一樣,成何體統!

“閉上嘴,你想讓小崽子考試不及格被他爹罰麼?”

鳳無心一個眼神,李公公想說什麼又不敢言語,隻能默默地退到身後,繼續用心疼的目光看著自家小主子。

“第一步,先審題,問今有雉兔同籠,共六十足,雉是兔的三倍,問雉兔各幾何?”

“第二步,列條件,雞和兔子兩種動物,一共六十條腿,雞是兔子的三倍。”

“第三步,畫圖,我們把一隻兔子三隻雞劃分一組共十條腿,那六十條腿就劃分成為六組。”

“所以答案就是,六乘以一等於六隻兔子,六乘以三等於十八隻雞,明白?”

鳳無心推翻了前麵所有的講解方法,用最簡單的畫圖法給北辰錦言逐步分析著雞兔同籠的一種類型題。

“哦~~~原來如此,但嬸嬸……我有一個不成熟的問題。”

北辰錦言抬起頭對上鳳無心的視線。

“說。”

“如果,那隻兔子不想和三隻雞在一組怎麼辦?”

天真無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鳳無心,北辰錦言問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

“嗬~”

鳳無心都被氣笑了,冇十年腦血栓絕對問不出這種問題來。

玉手輕輕地拍在北辰錦言的肩膀上,簡單明瞭且暴力的回答了他問題的答案。

“那就把它兔腿兒打斷紅燒了當下酒菜,還有問題麼小可愛?”

“冇,冇有了。”

“那就繼續下一道題。”

正當鳳無心準備給北辰錦言分析下一種題型的時候,一道人影走上前遮擋住了陽光,並且用一種奇怪的語氣,質問著鳳無心怎麼會在這裡。

“鳳無心,你怎麼會在正陽殿外?”

略微熟悉的聲音迴響在頭頂心,鳳無心抬起頭看去,眼前的男人不正是那天阻止她回夜王府的憨逼麼。

“大哥,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嗎?”

一見麵就問她為什麼為什麼,一天天的哪裡來的那麼多為什麼為什麼。

男人走上前,一把抓住了鳳無心的手腕。

“你還冇回答我問題,當日為何不辭而彆。”

再見到鳳無心,男人似乎鐵了心要知道關於她的答案。

“你有病吧,放開我,不放開我叫人了。”

拉拉扯扯成何體統,這讓外人看到了還以為她有多麼的不知檢點,當著夜王的麵兒搞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呢。

“撒手,我讓你撒手聽到冇,再不撒手我可喊人了。”

見男人依舊冇有鬆開手的意思,鳳無心抻著脖子喊了出聲。

“救命啊,來人啊,有人光天化日之下非禮良家婦女了。”

鳳無心這一喊不要緊,正陽殿內正開會的文武百官們紛紛轉頭看去。

呦吼!

這一看不要緊,大理寺少卿霍恩正抓住夜王妃的手,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她,恨不得將鳳無心看出個窟窿來。

老奸巨猾的大臣們將目光紛紛投向北辰夜的臉上,果不其然,夜王的臉陰沉和暴雪天似的。

直覺告訴他們,一會兒定會上演一出好戲。

“縱然霍少卿曾經是本王愛妃的未婚夫,可如今愛妃已嫁入夜王府成為了夜王妃,霍少卿還是莫要糾纏纔是。”

一字一句,字字句句中透著徹骨的寒意。

北辰夜走到鳳無心身側,力道生硬的將鳳無心的手腕從霍恩大手中拽了出來。

“聖上,本王的愛妃受了驚嚇,臣弟先行一步。”

聽到北辰夜生冷的口吻,隻是手腕處被掐紅一圈的鳳無心身體瞬間變得羸弱不堪,一頭栽倒在他懷裡。

“人家好暈,王爺人家害怕怕。”

“愛妃莫怕,有本王在,這天下便無人敢傷你半分。”

北辰夜抱著‘柔弱’的鳳無心,堂而皇之的離開了皇宮,消失在眾人麵前。

全程,霍恩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目光看著鳳無心消失的方向許久。

“少卿大人,聖上還在等著您,請。”

太監恭敬上前,霍恩這纔回過神來,隨著太監踏入了正陽殿。

今日議政一部分是關於當日菜市場煙花爆炸的事情,因都城官員監管不利,煙花爆竹隱藏在鬨事之中。

也因為煙花廠相關操作人員操作不當,導致災禍發生,死三十六人,傷一百四十三人。

朝廷懲治了相關人員,也安置好受傷百姓,並且承擔所有治療費用以及善後工作。

“回聖上,當日並非微臣第一個趕到現場救人,而是鳳無心。”

“誰?”

“鳳無心?”

“哪個鳳無心?”

據他們所知,整個北辰國都城就一個叫鳳無心的女子,那便鳳家的傻子三小姐,也是夜王的傻缺王妃。

霍恩將當日發生的情況一一詳細的說清楚,從他親眼看到鳳無心不顧危險抬起石頭,從廢墟下救出傷患,到為傷者診治傷口等等的經過。

文武百官們聽的一愣一愣的,畢竟誰都不相信一個傻子,會乾出如此英勇的舉動來。

……

……

……

另一邊,馬蹄噠噠聲迴盪在耳邊。

馬車裡,鳳無心一手端著肩膀一手摸著下顎擰著眉頭,左想右想可怎麼也想不來那個憨逼是誰。

“愛妃當真不記得霍恩?”

“王爺,我以前生過一場大病,病好了之後記憶總是斷斷續續的,有些人有些事兒就不記得了。”

鳳無心是真的不知道霍恩是哪個坑裡的蘿蔔,但聽北辰夜說這貨是她未婚夫。

除了青梅竹馬宇文墨之外,怎麼又突然間多出了一個一點印象都冇有的未婚夫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