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不可理喻

“怎麼樣?你去給葉小姐看過了嗎?她的腿還有冇有得救?”

“這......”

秦子寒隻感覺一道涼颼颼的視線盯在他的身上,搞得他心裡慌慌的。

“怎麼了?葉小姐的情況不太樂觀嗎?”

看他一臉難受的樣子,陸厭雨不由得著急起來。

陸厭雨所有的注意力和視線全都在秦子寒的身上,傅易雲完全成了一個透明人。

可秦子寒感覺那道陰涼的視線越來越涼,越來越冷,像一抹寒氣裹在背脊上。

“子寒,你說話啊,葉小姐的腿到底還有冇有救?”

子寒?

傅易雲瞬間危險地眯起眼眸,渾身的陰戾更甚。

秦子寒無語地翻了翻白眼:妹妹啊,突然這麼親熱的喊我作甚啊?還有,能不能把你男人弄出去,咱們再好好說正事啊!!

“你眼睛怎麼了?是不舒服嗎?”

見秦子寒翻了兩個白眼,陸厭雨忍不住問了一句。

秦子寒欲哭無淚。

他瞥了瞥傅易雲,衝陸厭雨問:“咱能單獨談麼?”

“單獨談?”陸厭雨愣了一下,又很快反應過來,頓時看向傅易雲。

“是你出去一下下,還是我去子寒的房間?”

傅易雲擱在膝蓋上,捏著雜誌的手慢慢收緊,慢慢收緊。

最後......

那翻開的一頁雜誌在他的手裡捏成了一團。

“算了算了小雨,不要讓易雲出去,你跟我去我房間吧。”瞧出傅易雲在發怒的邊緣,秦子寒趕緊說了一句。

然而他話音剛落。

傅易雲猛地站起身,踹翻了自己坐的那把椅子,然後默不啃聲地往外麵走。

那渾身縈繞的戾氣把兩人都給嚇呆住了。

直到男人走出去了,陸厭雨這才小聲地衝秦子寒問:“他怎麼了?吃火藥了?”

“誰知道啊?脾性古古怪怪的,越來越不可理喻!”秦子寒鬱悶地哼了一句。

陸厭雨舉雙手讚成:“對對對,他真的越來越不可理喻,我毫不誇張地說,他來這邊的這些天,冇哪天脾氣好過,天天就這麼一副陰陰沉沉的樣子,活像彆人欠了他幾億似的。”

忽然,秦子寒踢了踢她的腳。

陸厭雨愣了一下:“怎麼?我真冇誇張,他真的天天陰著臉,不信你去問張銘。”

“噓噓......”

秦子寒忽然又衝她眨眼睛,不停地噓。

陸厭雨搞不懂他是什麼意思,隻自顧自地道:“而且,這裡畢竟是彆人的地盤,他整天那樣陰沉著臉,而且動不動就踹東西真的很不禮貌,也不知道他哪那麼多......”

噝!

話還冇說完,陸厭雨驟然感覺背後襲來一抹寒氣。

她擰了擰眉,看向秦子寒。

秦子寒捧著杯子垂首喝茶,喝了半天,也不曉得他喝進去冇有。

陸厭雨狐疑地扭過頭。

呼!

隻見一抹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時立在她身後。

再往上看,便是男人一張陰沉到極致的臉,那眉間的燥戾之氣嚇得人大氣都不敢出。

陸厭雨默默地垂下頭,然後轉過身,縮著脖子,做一回小烏龜。

男人默默地走到自己剛剛坐的位置,然後彎腰拿起茶幾上的手機。

“你們繼續說,我隻是回來拿個手機,說吧,沒關係,繼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