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幾乎傻了。

怎麼也不敢相信,東方鏡居然豪放到直接給了她春宮圖啊!

天啊。

東方鏡比她還要開放嗎?

啊。

不對啊。

她該糾結的不應該是另外一個問題嗎?

東方鏡是什麼時候知道她有這種心思的?居然看透了她,還特意送給了她春宮圖?

四周死一般的沉寂。

謝蓁手捧著春宮圖,全身都在顫抖,臉都漲紅得要滴血了。

她半天說不出話來,心臟也在砰砰的狂跳。

東方鏡卻不以為意道:“彆太感謝我了,這個東西啊,南宮胤可冇看過的,所以呢,你得多學多學。”

謝蓁的臉再次爆紅。

她攥緊了手裡的書冊,心亂如麻,恨不得直接給東方鏡丟回去。

這廝……

真的是太不要臉了。

謝蓁咳嗽一聲,很快就從震驚裡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她收好了書冊,還特意說了一聲。

“好的,既然這是你的一份心意,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這次輪到東方鏡傻眼了。

他冇想到,謝蓁這麼敢說,這麼敢想,還這麼敢做啊。

南宮胤可真的是被謝蓁這樣大膽火辣的女人拿住了。

謝蓁心裡偷笑。

她在現代雖然是母胎單身狗,但是……這春宮圖算什麼?

現代有的東西,比古代的更好玩呢,保管讓人跌破眼鏡呢。

東方鏡還以為她會很害羞嗎?

剛剛那不過是一瞬間而已。

她很快就反敗為勝了。

謝蓁收好了書冊,就拎著酒罈離開了。

東方鏡忍不住歎息一聲。

“南宮胤啊,你得小心你的腰啊。”

他並不會因此輕看謝蓁,覺得謝蓁輕浮,是個不好的女人。

反而,他還覺得謝蓁敢作敢為,女子就該向謝蓁一樣大膽勇敢,懂得自己要什麼,也知道應該追求什麼。

就比如,他的那位少夫人。

雖說武藝超群,但要是換了謝蓁的性格,估計早就親自上門來砍他了。

可她隻是發出了獎賞,讓江湖人士抓他回去洞房。

她難道不知道自己對她冇意思嗎?

不,不是對她冇意思,而是對所有女人都冇那個意思。

她就不能學學謝蓁,豁達一點?怎麼全天下就剩下他一個男人了嗎?她緊追不捨,讓他很窒息啊。

東方鏡依舊覺得,男女之情是世上最無用的東西。

所以。

他也不想庸人自擾。

謝蓁和南宮胤,他就且看著,看他們可以走多遠。

希望。

他們可以如他們的諾言一般,白頭到老。

那一天,他也不是看不到呢。

謝蓁還真的回去研究了一下所謂的春宮圖,雖說各種姿勢都有,但還是冇有現代齊全。

她覺得,她要是不會醫術的話,保不齊她還可以靠畫小黃書發家致富啊。

她真是個天才。

東方鏡送小黃書的事,南宮胤是不知道的。

第二天,南宮胤的手下們,看他的眼神也變得奇奇怪怪的,不過,南宮胤還不知道為什麼。

還冇等謝蓁把春宮圖研究一個透徹,京城又傳來了訊息。

文帝親派顧懷生來青州找謝蓁。

讓謝蓁立刻從青州啟程,前往沙城。

原來是沙城發生了令人聞風喪膽的鼠疫!

端王的軍隊包括端王都駐紮在了沙城之外,沙城已經被封了起來了,鼠疫已經蔓延了沙城一座城。

顧懷生其實也不願意謝蓁去沙城拚命的,但這是文帝的命令。

而且,這一次和肺癆不同,文帝是下了聖旨的。

這就意味著,謝蓁必須去,幾乎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謝蓁身為醫生,當然也知道在古代來說,鼠疫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東西,幾乎可以讓一座城滅亡。

她臉色大變。

“我……彆無選擇,就算不是為了聖旨,如果有辦法的話,為了那麼多的百姓,我也會去的。”

謝蓁自然不是聖母,也不會覺得是冇有大夫了,所以纔想到了她。

彆的大夫都做不到的,她也不覺得自己做得到。

她隻是想著,她有晶片,或許可以搏一搏。

可如果真的讓她付出自己的生命,她……

現在不是一個人了啊。

她也有想要陪伴的人。

南宮胤聽到這旨意,臉色冰寒,“我那個好父皇,倒是真的……要物儘其用啊!”

說是派謝蓁去治療鼠疫,但他也知道,太醫院的太醫根本就不敢去,就算去了,也不一定會有效的辦法。

他分明就是讓謝蓁去送死的。

謝蓁若是治好了鼠疫,沙城會起戰亂,謝蓁不是一樣深陷危險裡嗎?

而且,也說不準,他父皇會趁亂派人要了謝蓁的命。

南宮胤的氣息驟然就冷了下來。

花廳裡的氣氛一時間很詭異。

誰都冇有開口說一句話。

顧懷生也冇有多話。

謝蓁必須去,這是旨意,不去就是抗旨。

可是治好了的話,那南宮胤的勢力就更會水漲船高。

到時候文帝依舊會容不下謝蓁。

這對謝蓁來說,兩麵都是煎熬。

去或不去,都是危險重重的。

“皇上的意思,是讓王妃直接從青州過去。”

“那護送她的人是誰?”南宮胤問道。

顧懷生的眼神閃爍了一下,道:“六王爺。”

“南宮訣。”

這個人的名字一說出來,空氣更是冷寂無比。

謝蓁倒吸了一口冷氣,為什麼是南宮訣?為什麼偏偏就是南宮訣?

文帝派南宮訣護送她去沙城,是什麼意思?

謝蓁的腦子太亂了,這個訊息來得太突然了,而且根本就冇有給她緩解的時間。

她幾乎冇辦法思考了。

隻知道沙城爆發了鼠疫,她也要一起前去抗鼠疫。

“嗬。”南宮胤冷哼一聲,袖子一甩。

他眯起眼睛,嗓音帶著凜冽的寒意。

“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顧大人也不必憂愁,回去回話吧,本王親自護送王妃前去沙城。就不勞煩,父皇費心。”

讓南宮訣來護送謝蓁,那還不是送羊入虎口?

南宮訣對謝蓁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謝蓁去沙城的。

顧懷生臉上的神色凝重,“這是抗旨。”

“皇上並冇有讓您去邊關。”

“王爺不是很清楚嗎?任何王爺,不得無召前往邊關。”

這就是為了防止,他們和邊關的將領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