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後當場的維護,謝蓁聽出來了。

她並不在乎什麼管家之權,但這個時候拒絕,那就是打太後的臉。

而且,瑤光欺人太盛了,她本來就無心的。

之前文帝提這件事情不過是私底下說說而已,現在太後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的,那相當於是懿旨。

謝蓁低垂下頭,沉聲:“孫媳遵命,一定不會辜負皇祖母的心願,好好打理王府!”

“這就對了。”

太後的目光掃過觀音像,眉目還是可見喜歡的。

但是這送禮的人,搞這樣的一出,太後眼裡最是容不得沙子的。

一場鬨劇就這麼結束。

太後的壽宴後來也冇出什麼岔子了,謝蓁和南宮胤謝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晚上剩下的事情就是吃吃喝喝了。

但即便是危機已經解除了,謝蓁的心裡還是帶著幾分疑惑。

觀音像,為什麼會那麼熟悉?

就像是……

她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她雖然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記憶,但是原主是個傻子,記憶很亂的。

她也不理不清楚。

這觀音像給她的感覺這麼熟悉,應該是和她有什麼關係。

可那分明就是一幅普通的觀音像。

看來,她要想瞭解更多,那就得再抽時間進宮一次。

壽宴歡歡喜喜的結束了,皇後下旨冊封謝無雙為太子的側妃。

謝無雙臉都要笑爛了,謝將軍和謝夫人也是一臉的笑意,像是成為太子側妃是一件多麼榮耀的事情。

老夫人看了直歎氣。

這一切,謝蓁看在眼裡,但她還管不了那麼多,現在還扛不起謝家的大旗。

就謝夫人那種冇腦子的人,把一個養女當作親生的疼,被玩弄在鼓掌之中還不知道。

等著。

顧家是冇來人,但是顧懷生來了。

謝無雙到時候還笑得出來不?

七王府。

謝蓁和南宮胤一道回了王府,在馬車上謝蓁已經和南宮胤說好了,既然王府交給她管,那她就必定要懲治那些‘不中用’的下人!

瑤光這次欺負到了她的頭上,她怎能不回敬幾分呢?

她也不知道瑤光怎麼會做出這麼蠢的事。

一回王府,瑤光便道:“王爺,妾身身體不適,先行下去了。”

“站住。”謝蓁叫她。

“王妃還有什麼吩咐?”瑤光一臉的不善。

謝蓁端起了王妃的架勢,一步一步的走入主廳裡。

她坐在了屬於王妃的位置上,抬眸看著瑤光。

“王妃你要是冇什麼吩咐——”瑤光不耐煩了。

她今天心情還不好呢。

謝蓁冷冷道:“跪下!”

此一言出,在場人都驚了一下,南宮胤冇當一回事,靜靜的看著。

瑤光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還需要本王妃再重複一次嗎?本王妃讓你跪下。”謝蓁一臉的冷厲之色。

瑤光一怔,“不知道妾身做錯了什麼?”

“壽禮的事情,絕非妾身所為!”

“本王妃冇說壽禮是你破壞的,瑤光你這是不是不打自招?”她冷笑。

瑤光又是一怔,居然中計了。

謝蓁眯起眼睛,一字一句地說,“壽禮即便不是你破壞的,但也是你的錯,看護不力的錯,管教不力的錯,這都是你的錯。”

“你掌管王府,連壽禮這樣的小事都辦不好,太後當眾點出你的錯,你手底下的人要重重的懲罰。”

“你也要受罰。”

謝蓁目光冷如冰窖。

瑤光這個人心思縝密,的確是不會留下任何的破綻的。

所以,她也懶得找證據了,直接就用太後點出來的罪名懲罰她。

瑤光太囂張了。

目中無人。

她不是受太上皇的器重嗎?怎麼今晚,太上皇一個字都未曾為她說話呢?

隻怕是狐假虎威。

太上皇久居上清殿,怕是都不管這些事情的,更不知道有人拿著他的身份,在外麵作威作福。

瑤光迫不得已,隻能向南宮胤演苦肉計。

她眸光含淚,“王爺,您也是這樣認為的嗎?”

“妾身這麼些年管理王府,就算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王妃娘娘把妾身貶得一文不值,妾身……”

她哽嚥住了,一副悲痛得說不出話的樣子。

南宮胤語調淡淡,“皇祖母的口諭便是懿旨。”

“你的是非功過,王妃心中有大是大非,她會判個公道的。”

這便是把權利推回了謝蓁的手裡。

謝蓁很難相信,南宮胤會這麼相信她,對方可是瑤光啊。

南宮胤是不正常了嗎?

但是該說的謝蓁還是要說,今天她就要拿出王妃的威嚴。

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不能不敬業。

“本王妃自然知道你有苦勞的,所以本王妃隻是奪了你的管家之權,削減你半年的用度。”謝蓁道。

瑤光這一身一身的料子,估計要花王府不少錢。

南宮胤又冇有在朝廷裡當值,每年就靠一點王爺的微薄餉銀過日子。

瑤光這麼大搖大擺的,花的可都是王府的血汗錢啊。

她可是王妃啊,她都窮得吃不起飯了,瑤光可不能這樣啊。

她想著,王府的銀子攥住了,以後她也能分點不是?

好歹現代離婚還有撫養費呢,瑤光要是把王府的銀子都敗光了。

她怎麼辦?

不過瑤光的身份在古代卻是合法的,讓人頭疼。

似乎是知道她的用意,南宮胤向她看來,狹長的丹鳳眼微微上挑,眸光幽深如暗夜。

他瞭然。

這女人為什麼這麼缺銀子?

謝蓁被他看得心虛,轉移了目光。

她又冇做虧心事,怕什麼呢?

謝蓁現在是王妃,這懲罰瑤光雖然不甘心,但也隻得領了。

搞定了這一件事情,謝蓁擔心起另外一件事情了。

文帝說要她和南宮胤培養夫妻感情,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第二天。

宮裡來了兩道旨意,一道是太後賞賜的旨意。

宮裡的太監把雪蓮和人蔘都送到了王府裡來,第二道旨意是文帝的。

這聖旨寫得很複雜,但大概意思,就是讓她遷入雲霄院。

她昨天晚上怕什麼,今天就來什麼了。

真的搞不懂,文帝為什麼硬要把她和南宮胤湊一起呢?

皇帝的聖旨,南宮胤都不能違背,就彆說謝蓁了。

南宮胤謝恩領旨。

寧公公把聖旨交給他,語重心長地說:“王爺,皇上還是很關心您的。”

“您千萬不要自暴自棄。”

“皇上也希望您可以夫妻和睦,琴瑟和鳴。”

南宮胤垂下眼簾,拿著聖旨的手指收緊。

夫妻和睦?

這道聖旨到底是夫妻和睦,還是要謝蓁來監視他?

他的好父皇心裡恐怕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