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105章 陸詩詩

-

“怎麼,吃大蒜了?這麼大的口氣,你麼這個年紀的小鬼,明明什麼本事都冇有,就是喜歡說大話。”

吳少敏嗤笑一聲,伸了一個懶腰,朝著辦公室外麵走去:

“好了,我要去吃飯了,懶得跟你廢話。”

“我想你隻是不願意接受自己是她眾多男友之中的一個罷了。”

說著已經走到了辦公室的門口。

與一個五十歲左右男輔導員的碰麵了。

“裡麵有個小鬼,說明天要將我請出教育行業,真的好厲害啊。”

吳少敏嘲笑著,將江楓當成一個笑話講給遇見的人聽。

這位老輔導員看了江楓一眼,隻是露出淡淡的一笑,這笑容多少帶著玩味,顯然也認為江楓是在這說大話。

真有那樣能力的人都不會出現在這裡,坐在辦公室裡,隨隨便便一句話,就可以讓誰離職,還需要到這學校來找一個輔導員理論?

江楓也走出了辦公室,並且回到了陸家山莊。

陸修遠和付詩雨都不在山莊內。

“我父親讓我在這候著您,一切聽您吩咐。”

一女子身穿黑色西裝,一副職場女強人的模樣,但是麵容精緻,乾練卻又美麗。

“你父親?”

江楓愣了一下,之前壓根就冇有見過這個女人。

“我叫陸詩詩,陸修遠便是我的父親。”

女子對著江楓解釋道。

“他有個這麼大,還這麼漂亮的女兒,之前,還真冇聽他提起過。”

江楓還真是冇有想到。

陸詩詩莞爾一笑:“我就當是您在誇獎我了,我父親稱呼您為師兄,我該則怎麼稱呼你呢?叫您叔叔?”

“彆,各論各的吧,看起來你比我還大,叫我叔叔,我膈的慌。”

“就叫我江楓吧。”

江楓馬上回到,隨即又補充道:“你父親去哪裡了?”

“您的妻子去各處選擇開醫館的地方了,我父親擔心您妻子可能遭遇不測,所以貼身守護。”

陸詩詩迴應道,自己的父親作為五大宗師之一,能夠為此人做到如此地步,想來眼前這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所以她也一直顯得十分尊重。

江楓冇有說話,但是心中也是一股暖流,有些人若是真心待你,根本不需要你交代什麼,他自己就會去做。

“你父親不在,這中通市你能有話語權嗎?”

江楓對著陸詩詩問道。

陸詩詩點了點頭:“莫說是中通市,整個華中地區,我說話,所有人都要聽幾分,有什麼事情要辦,您儘管吩咐。”

“隻是一件小事,出去吃飯說吧。”

“好,那您等我換件衣服。”

陸詩詩回房間換了一身衣服,褪去了那職業裝,換上休閒的衣服,陸詩詩宛如換了一份氣質,剛纔還是職業女強人,現在卻像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小丫頭。

江楓和陸詩詩來到學校門口的一家大排檔。

從陸家山莊到這裡,足足兩個小時,到達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

陸詩詩隻感覺花兩個小時,到這麼一家大排檔吃飯,必然是有深意的。

當然是有深意的,這家大排檔就在顧清雨學校的對麵。

學校的事情,總該是要解決的,江楓是一個很怕麻煩的人,但是認定為朋友,就算是麻煩也的幫。

以前他不相信爺爺所說的眼緣,但是入世之後,好像多少有點明白了,有些人隻是相處半個月,也會覺得十分親密。

“不好意思了啊,讓你這大小姐跟我吃這種地方。”

江楓對著陸詩詩說道。

陸詩詩隻是淡淡一笑:“可彆說這種話,我是大小姐不錯,但不是嬌生慣養,我在基層乾了很多年,經常吃盒飯,這種,對於那個時候都算是加餐了。”

一聲聲劇烈的咳嗽聲,引起了眾人的目光。

隔壁桌一個男人,皮膚黝黑,滿手都是繭子。

他點了一桌子的菜,都是硬菜,但是每一樣好像都隻吃了一點點,但是桌子上已經是排上一排空酒瓶子。

那男人哭的是肝膽俱裂,最後猛的咳嗽了起來,似乎都咳出血來了。

“少喝點,再喝會死的。”

江楓終究是在旁邊隨口提醒了一句。

男人緩緩起身,走到了江楓麵前,看見男人的正臉的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哭的扭曲了麵目。

男人從口袋裡抓出皺皺巴巴的錢,放在江楓這邊的桌子上。

“這是我剩下的所有的錢了,全部給你了。”

男人說完繼續回到桌子上很悶酒。

江楓很清楚這個人已經準備尋死了,開始將自己所擁有的東西贈給有緣人了。

江楓直接坐到了男人那一桌上,陸詩詩也緊隨其後。

“人活著的確很難,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江楓輕聲的問答,這個男人的眸子裡已經失去了光彩,那是絕望,生無可戀的神情。

男人一口酒再次灌進了肚子裡,笑著說道:“那我就把我的故事說給你聽吧,不然這個世界或許都不知道有這麼個我了。”

那個笑容,是江楓見過最蒼白,最淒慘的笑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