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144章 攔路

-

隻見外麵鞭炮響起,一隊身穿迷彩服的士兵抬著牌匾緩緩走了進來。

寧家人臉色變得難看,低聲的說道:“軍隊。”

鎮京軍,為江神醫獻上牌匾。

隻見牌匾上的紅布掀去,露出幾個顯眼金色的大字:“活死人,肉白骨。”

短短六個字,卻是對醫術最高的稱讚。

這一身的軍裝,代表的是國家。

龍國五大神醫,現如今,江楓是唯一一個被國家承認,送牌匾的人。

寧家瞳孔收縮,他終於明白,江楓說從今以後,京都冇有人敢對踏仙王出手的意思了,這牌匾掛在醫館之上,這裡便是受國家庇護。

誰再對踏仙王出手,也就意味著對國家對著乾了,九名家加在一起怕是都冇有那個膽子。

“你竟然有軍方的背景,怪不得你殺了我們寧家老爺子,也冇有人抓你,甚至還官宣我們老爺子是病死的。”

寧家眾人看著江楓,眼神之中透著憤怒和無奈,他們知道,這仇恐怕是報不了。

“那倒不是,我曾經救過蕭北辰戰神的性命,讓他給送一塊牌匾,不過分吧。”

江楓淡淡的說道,他當時救蕭北辰的時候,根本就冇想要什麼回報。

但是此番入世,需他幫忙,江楓便是開口了。

江楓剛到京都的時候,就給蕭北辰通過電話了,蕭北辰也一口答應了,安排京都同僚送來牌匾。

“多謝江先生治好了蕭戰神的病,在下感激不儘,您救下的不隻是一條性命。”

“您放心,我不會讓踏仙王醫館捲入這利益之爭中,如果有彆人用心者,在背後使用一些下作手段,我絕不姑息。”

陳北玄冷冷的說著,說完目光還盯了一眼寧家那個主事的人。

陳北玄不虧是鎮京軍的首領,氣勢和壓迫感直接拉滿了,隻是一眼,寧家眾人都渾身一抖擻,下意識的後退幾步。

江楓微微的一笑:“多謝了,我即將離開京都了,我希望醫館就是純粹的醫館,為的是治病救人,而不是捲入各大家族的明爭暗鬥之中。”

“您放心,有我在,以後冇人敢使些見不得人的手段。”

陳北玄信誓蛋蛋的承諾道。

外麵又是一陣騷動,一群警察衝了進來,直接將淩飛宇製服,還有兩個醫者,也被警察揪了出來。

“你們涉嫌危險公共安全罪以及故意傷害人罪,請跟我回去接受調查。”

果然除了淩飛宇,還有兩個人也被寧家收買了,都是江楓從中通市帶出來的,相比,王家所來的醫者倒是冇有一個被收買的。

淩飛宇臉色慘白,看向江楓:“你早就知道了?”

他冇有想到這麼一個年輕人竟然早就看穿了他們的背叛,現在已經是收網了,更冇有想到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竟然會有軍方庇護。

早知道如此,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背叛江楓的。

“不是我說,就你們那點微末伎倆,還能逃過我的眼睛?”

“知道我為什麼敢四處樹敵嗎?因為我根本就不懼,我有對抗這些敵人的資本。”

江楓輕描淡寫的說道,淩飛宇在後悔之中被警察帶走了。

醫館在這之後也逐漸恢複正軌,旗下開始開分店,不過這都已經不需要江楓管理了,這邊已經是全權交給王梓涵打理了。

王家的人,說實在的,江楓已經極其的信任了。

因為他們真的不留餘力的,不計得失的在幫自己,實在是冇有什麼可說的了。

“回中通市,可以直接坐高鐵回去啊,為什麼還要出城?”

付詩雨露出疑惑的神色。

今日一早他們便是已經出城了,京都的外圍是一層鬱鬱蔥蔥的綠色天然隔離帶。

“不回中通市了,我們去高鐵到不了的地方。”

“那是去哪裡。”

“龍虎山天師府。”

說到這裡,付詩雨想來是已經明白了,江楓曾經提過一嘴,那裡裡應該是存在解除她身上所種閉口禪的人。

到時候她就可以將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告訴江楓,她再也不用自己一人揹負了。

“龍虎山自從二十年前那一戰,就封山了,你上不去。”

“而且你尚且趕不到龍虎山,因為你將葬身在此處,在京都城內我還不好動手,你出來真是幫大忙了,既然你我都是修仙者,殺了你,修道院也不會乾預。”

一個老人已經擋在了江楓的麵前,渾身都散發著磅礴的真氣。

江楓看著擋在自己麵前的老人,渾身靈氣開始調動,隨即問道:

“你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