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248章 仙人跳

-

“怎麼,你很希望我死嗎?”

江楓輕描淡寫說了一句。

“那肯定不是,隻是那鄭風華會善罷甘休讓你帶回我弟弟的屍體?”

看這方寒的神情,是完全冇有想到江楓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

因為他實在是太瞭解那個鄭風華了。

“就是那個老頭嗎?他當然冇有那麼輕易讓我離開。”

“那你如何回來的,你給了他很多錢嗎?”

“我是挺有錢的,但是可不想給這種人錢,我直接把他給宰了。”

方寒愣在原地,似乎難以置信:“他可是古武者,是超越人類極限的存在。”

“區區一個內勁的古武者,就能夠在這黔南立山頭,我也是冇有想到的。”

在江楓麵前,那個鄭風華實在是太弱了。

方寒苦笑一聲:“怪不得你敢一個人來黔南,我還以為你跟我弟弟一樣。”

“真是多謝你了,如果不是你,不僅我弟弟的遺體帶不回去,可能我也要死在這個地方了。”

江楓一隻手拿起方冰的遺體,另外一隻手將方寒給背到自己的背上。

“先送你回酒店休息吧。”

“明日一早我將你送到黔南外。”

江楓淡漠的說道。

江楓懂的將自己善良給應該的人,以善意對善意。

之後江楓將方寒送出了黔南,才重新進到黔南。

這次的目的地是遷安,遷安是黔南的省會所在,也是陸家所在的地方。

一路上江楓見到這個省的慘狀,不少地方簡直就是觸目驚心。

說這個省脫離了龍國一百年時間都說少了。

根本冇有什麼經濟可言,冇有重工廠,冇有大型企業,這裡隻有數不儘的賭石,剩下都是一些極其小的企業,甚至都可以說冇有成型的企業。

然後剩下的就是餐飲業,這也就註定了生產力低下,就業機會稀少。

所以黔南老百姓生活的水平十分低下,拚儘了性命也僅僅是能夠做到活著罷了。

江楓到遷安不知道已經交了多少過路費了。

這黔南攔路收錢簡直已經是明目張膽了,江楓也省的一路打過來,反而是給錢一路通行了。

江楓入住了酒店,打算明天再去打聽陸家的情況。

剛收拾了一下準備洗澡,門外便是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江楓打開房門,門外站著的花枝招展一個女人,滿眼都是在勾人。

“小哥哥,需要服務嗎?包夜隻要兩百塊錢。”

女人用著攝人心魄的聲音對著江楓說道。

“不需要。”

江楓話還冇冇有說完,這女人直接就要走進來。

江楓還不能的讓開了,並非是有什麼想法,相反,他很反感這樣的女人,覺的這樣的女人很臟,不想碰到,所以讓開了。

“我要去洗澡,希望我出來的時候,你已經離開了。”

“否則我會將你丟出去!”

江楓說完進去衛生間洗澡去了。

片刻過後,披著浴巾出來的江楓,看見那個女人還在,不禁皺了皺眉頭。

“你怎麼還在,你是覺得我不會將你丟出去嗎?”

誰知道這女人還撲了上來,還拿著手機一頓照相。

片刻過後,女人主動拉開了和江楓的距離,並且外麵出現了劇烈的敲門聲。

女人去把門打開,外麵出現了兩個滿臉橫肉的男人。

男人一進來就氣勢洶洶指著江楓鼻子罵道:“敢碰我老婆是吧,我弄死你。”

江楓一臉冷漠的看向幾人:“哦,這就是仙人跳是吧?”

“接下來就是要錢私了是吧,剛纔拍的照片就是證據了吧,不同意私了就是報警,強姦罪可以判好多年了是吧。”

“隻是我很好奇,在這裡有法律嗎?你們何不直接搶?”

這兩個壯漢被識破了一臉尷尬,也是冇有想到這看起來冇經過世麵的小孩子,竟然懂的還挺多的。

但是這兩個還強裝著要將戲給演下去。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照片就是證據,法律在這裡的確是某些人是冇用,但是對你們這種外地人以及本地底層人還是十分有用的。”

“你也不想坐牢吧?”

壯漢的言語之中皆是威脅的口吻。

“你打算要多少錢?”

江楓笑著問道。

“拿兩萬塊錢,這件事就算是了了。”

那個高一點的男人說道。

江楓嗤笑了一聲:“確實是比賣身賺錢啊,一夜才兩百,但是一次仙人跳就是兩萬。”

“這黔南還真是老實本分工作的人吃不飽飯,搞些邪門歪道的賺的盆滿缽滿,這個城市病了。”

江楓感歎一聲。

“彆他媽的那麼多廢話,拿錢。”

“不然明天街道上多一具屍體,我是不是給你臉了?我不管你是誰,在這裡,是龍給我盤著,是虎給我臥著!”

那個壯一點男人乾脆不裝了,就是對著江楓威脅恐嚇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