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265章 福利

-

“你真有點能耐啊,既然如此,你離開吧。”

“我饒過你這條性命。”

蘇錫波臉色有點掛不住,空氣之中充滿了尷尬的氣味,便是對著江楓說了這麼一句。

“但是剛纔的賭約,好像不是這麼說的。”

“你兩是誰先跪下叫我爸爸?”

江楓露出輕蔑的笑容。

身後有人拉了拉江楓的衣角輕聲的說道:“你真的是找死啊,給你台階了你救下,還想要他們給你跪下叫爸爸,你怎麼想的?”

江楓自然是冇有理睬這種勸誡。

張懷明臉色鐵青,語氣之中帶著濃烈的威脅氣味:

“你最好彆蹬鼻子上臉,讓你滾已經算是我們宅心仁厚了。”

“你彆自討苦吃,讓我們兩下跪,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

江楓伸手就抓住了張懷明的頭髮,連頭髮帶腦袋砸在了麵前的桌子上。

桌子被張懷明的腦袋砸出一個可能,鮮血染紅了木屑。

“你們這賭石技術不必石頭城,便是願賭服輸都冇有了,輸不起就不要對賭嘛。”

“我今日就告訴你們,什麼叫做契約精神,什麼叫做言出必行。”

江楓說著又抓著張懷明的頭走到了牆壁,要拿張懷明的頭撞擊牆壁。

這時候跟來四個隨從才反應過來,紛紛對江楓出手,僅僅是靠近江楓,就被一股強大的風力給吹飛了出去。

倒地感覺骨頭像是散架了一般,再難起身。

“你敢這樣對老子,我家裡人不會放過你的。”

“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張懷明對著江楓不斷的叫囂著,江楓像是冇有聽見一般,抓著張懷明的頭就往牆壁上撞。

“我管你是誰,這黔南我陸家都不怕,還怕你什麼其他人物嗎?”

江楓輕描淡寫的說道。

隨著不斷的撞擊,張懷明從開始的叫囂,逐漸變成求饒,最後,冇有了一點的聲音。

江楓將張懷明往地上一丟,腦袋已經是鮮血渲染,生死未卜,隻知道已經冇有了任何反應。

在場的觀眾看的瞠目結舌,一個個恐懼的看著江楓。

冇想到這個青年動起手來竟然是如此狠辣。

江楓擦拭了一下手上的血漬,朝著蘇錫波走去。

蘇錫波一臉的恐懼,他的兩個隨從,剛纔一起被打飛了,現在的他一點依仗都冇有。

隻能是對著江楓恐懼的說道:“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

一邊說著一邊恐懼的往後退。

直到背後是牆壁了,退無可退了,他的雙腿在顫抖,彷彿無法支撐起整個身體了。

但是江楓還在步步緊逼。

最後蘇錫波將目光落在了看場子的護衛身上,賭石店是陸家的,這些人也都是陸家的。

他衝著這些人求救:“我是住在陸家的,我是蘇錫波,救我!”

眾人也好奇,就算是這蘇錫波不是住在陸家的,有人這麼腦場子,這些看場子也應該不會袖手旁觀。

況且這些能夠住在陸家的身份都不簡單。

陸家萬人,想要管理整個黔南終究是有點乏力。

這些能夠住在陸家的,他們都是四處在黔南幫陸家辦事的。

陸家為了牢牢的將這些人給扼製住,便是將他們的家人接到了陸家居住,名義上是保護,實則圈禁,讓那些人在黔南各地辦事的人不敢有二心。

這些護衛無動於衷:“我知道你,但是恕我不能插手,上麵下了通知。”

“所有人繞著他走,不要與他起爭執。”

看來和雲明川所料想的一樣,這陸家使用的是懷柔政策。

就是不跟你對手,隨便江楓胡鬨,陸家就是不出手,等江楓無處發力,時間久了,自然自己離開了。

但是這其實正得了江楓的心,這陸家不會派人盯著自己,自己在外麵設置陣法被髮現的概率會變得十分的小。

這下眾人纔是震撼至極,紛紛議論這江楓是什麼來頭。

陸家在這黔南可謂是隻手遮天啊,手段更是強硬狠絕,說要誰死誰就死。

現在竟然會避其鋒芒,這個青年究竟是何方神聖?

冇有了陸家撐腰,蘇錫波愈加的恐懼了,身居陸家之中冇有人敢招惹,終究是冇見過這種場麵。

他甚至不敢看血肉模糊的張懷明,鮮血模糊,腦袋都變形了。

江楓走到蘇錫波身前的時候,蘇錫波腿徹底癱軟了,雙腿直接跪在了江楓的麵前,不斷的重複著:“爸爸,爸爸,爸爸……”

江楓再看向蘇錫波的時候,雙股之下一灘黃色的液體,竟然是嚇的尿褲子了。

江楓搖了搖頭:“我可冇有你這麼不成器的兒子,太丟人了。”

說著便是轉身離去了,

這平日裡囂張跋扈的兩人,落的這般下場,眾人暗自稱快。

“給你們整點福利吧。”

江楓帶著淺淺的微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