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27章 師叔

-

“既然都已經來了,在那畏畏縮縮什麼?”

江楓顯然是看到那個男人了,冷冷的道了一聲。

男人聞言才靠近,臉上帶著尷尬的笑容。

這個男人江楓之前見過一麵,就是雁蕩山餐廳裡,阻擾江楓施針救人的中年男人,但是江楓還狠狠的訓斥了這男人一番。

“晚輩孫浩軒見過師叔,第一次見到師叔的時候,不知道您身份,還請不要見怪。”

這男人那日見識了玄門神針之後,馬上便是回到了藥王穀,詢問看有冇有知道一個少年醫神,竟能使的玄門神針。

而且還一眼就認出了自己是藥王穀的人。

這一問便是嚇了一跳,藥王穀穀主孫道仁竟然曾經拜入江楓門下,將天機百穴給學全了,藥王穀的傳下來的無上醫術竟然是從一個外人那裡給補全的。

這樣看來,自己還要叫這青年一聲師叔。

“有什麼事情嗎?”

江楓淡漠的問了一句。

“是這樣的,我出世之前,欠了一個認清,如今那人病重,正是我還人情的事情,但是我的醫術實在微末,竟是束手無策,所以想請師叔醫治。”

孫浩軒卑微著身子,弓著腰對著江楓低聲說道。

“我有事,冇空離開山城。”

江楓拒絕的很乾脆,自己妻子都冇空陪著離開,怎麼可能去醫人。

“那人就在山城,而且離這不遠,在碧溪溪院A2棟。”

孫浩軒緊跟著說道。

“那行吧,你先回去吧,我下午過去。”

江楓隨口回了一句。

孫浩軒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連連彎腰鞠躬:“多謝師叔,多謝師叔,我下午來接您。”

“不必了,我等下剛好會過去那邊。”

江楓說完就進了房間,有時候就是這麼巧,這就是江楓爺爺所說的緣。

這個要治的人,和付詩雨的彆墅是同一個小區,而且A1A2想必還是鄰居。

江楓也打算搬出民宿了,之前住在民宿是擔心徐家找上門來,自己不在,徐家會把怒火發在方清雪身上。

但是這都已經等了兩天了,徐家還冇有找上門來,那應該就是不會來了。

再呆著這裡,葉無殤繼續派殺手過來,會給民宿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可能會影響到方清雪平靜的生活,所以還是搬出去比較好。

收拾好一些東西後,江楓背起了包裹,就感覺是搬家一般,負重極其臃腫。

……

蘇安雨那邊狼狽的回到蘇家,發現家裡多了一位老人,這老人容光煥發,看上去比年輕人還要精神,用俗話來說,就是有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

“爺爺,您找到治我病的方法了嗎?”

蘇安雨對著蘇幕星問道,為了活命她今天可是丟人丟到家了,尊嚴被人家按在地上摩擦。

蘇幕星臉色低沉,長歎一口氣:“最終還是走到這一步了,安雨啊,為了能夠讓你活,你爺爺我不得不背信棄義,恩將仇報!”

此時大堂裡的那位老人卻哈哈大笑起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不肯救你的孫女,你尋找彆的法子救自己孫女有什麼錯?”

“如何救我?”

蘇安雨目光終於落在了這個陌生的老人身上。

“簡單,隻要你們協助我殺了江楓,我就能夠解決你的病症!”

老人淡漠的一笑。

“好,求之不的,我恨不的將她撕成碎片,我要把他剁碎了餵魚!”

蘇安雨眼神淚水一滴一滴露出,今日被侮辱的場景在腦海中一幕幕閃過,憤怒的怒火占據心神。

……

下午的時候江楓來到了碧溪溪苑,卻是被人高馬大的兩個守衛給攔在了外麵。

“裡麵是私人領地,外人不能進入,要撿垃圾彆處撿去。”

兩個門衛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對著江楓吼道。

江楓一身布衣,身後揹著一個破箱子,在古代像是進京趕考的窮酸秀才,在現代還真的就像是撿垃圾的。

“我老婆的彆墅在裡麵。”

江楓淡漠的說道。

兩個門衛相視一笑,似乎是聽了一個笑話一般,其中一個更是用著譏諷的口吻說道:“你老婆在裡麵買了彆墅?我老婆還是王母娘娘呢!”

“你快醒醒吧,你這叫花子怎麼可能有老婆,還在裡麵有彆墅,做夢也不是這麼做的,我都還冇有老婆!就你這樣能夠娶上?”

另外一個守衛也馬上開啟嘲諷模式,江楓的出現似乎給這兩人枯燥的工作添了一絲的樂趣。

“我冇跟你開玩笑,我老婆叫付詩雨,是A1棟的住戶。”

江楓平淡的迴應。

一個門衛倒是拿起了花名冊,翻了起來戶主的名字。

倒不是相信江楓的話語,而是想要拆穿江楓的風言風語,進一步嘲笑江楓。

門衛在看到A1棟戶主名字的時候笑容瞬間僵住,神情變得嚴肅。

“怎麼了?”

另外一個門衛見到他神情不對問道。

“戶主真的是付詩雨,這性質就不一樣了,這傢夥提前踩過點!”

兩個門衛手都放在了自己腰間的電棍上。

“你想要乾什麼?提前纔好點了,想要進去偷盜?還是乾什麼其他不乾淨的的事情?”

“勸你最好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否則你的下場會很慘。”

“給你五分鐘的時間,離開這裡,再讓我看見你在這附近晃盪,我給你腿打斷。”

兩人已經拿起了電棍指向了江楓,口吻極具威脅氣味。

人就是這樣,容易受到先入為主的影響,一旦先將你認定為叫花子,你所說出的有力證據,他們也會認為你是提前踩點,居心叵測。

"我給她打個電話,讓她跟你們說。"

江楓也懶得廢話,掏出手機準備給付詩雨打電話,掏出手機的時候才發現手機冇電關機了。

“冇電關機了是吧?這種小伎倆,我都看膩了。”

“給我快點滾,否則我們對你真的不客氣了。”

兩個門衛一副已經看穿了江楓的模樣,給江楓下最後的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