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395章 大宗師

-

晚上的飛機,幾人回到了中通市。

剛回到中通市,江雅就被陸詩詩劈頭蓋臉的臭罵了一頓。

江楓也隻是在旁邊偷偷的笑著,隻有擔心纔會露出那樣憤怒的神情。

江楓回到中通市才發現,華中區也出現了比較大的問題。

陸修遠去到了臨安城,臨安城是華中區邊際處。

原因是其餘的兩大宗師似乎想要擴展自己的勢力到達華中區。

這和陸修遠失蹤這麼多天有很大關聯,陸修遠失蹤這麼多天,華中區諸多勢力便是已經蠢蠢欲動了。

後來又傳聞出江楓身死港島的訊息,江楓在龍宮之下昏睡的那幾天,大陸已經傳聞江楓死了。

江楓不得不連夜敢去了臨安城。

臨安城內已經聚集了相當多的勢力。

一座茶樓裡,三個人會談著。

兩箇中年男人,還有一個妙齡少女。

兩箇中年男人,一個是厲飛羽,這個曾經就覬覦華中區了,當時得知陸修遠受了重傷,便是已經上門挑釁了,想要找機會殺死陸修遠了。

當時正被江楓給撞上,被江楓一個抖肩,反震成了重傷。

旁邊那個妙齡少女叫冷月。

江楓冇有出來的時候,所有的光輝都在這少女一人身上。

十九歲的大宗師,龍國曆史上最年輕的女性宗師,是這個時代最耀眼的年輕一代,但是自從江楓出現之後,她身上的光彩便是逐漸被壓下去了。

“你們兩個究竟想要乾什麼?”

“五大區域向來進水不犯河水,你們難道要越界嗎?”

陸修遠臉色有些不好看,他剛剛纔算是平息了華中區內部的矛盾,冇想到,這兩個馬上就給自己找上矛盾了。

“華中區區域雖然不是五大區域最大的,但是九省通衢,地理位置是最佳的,占據我們整個龍國的核心板塊。”

“你一個人獨吞,的確不是太好。”

“我也不多要,臨安,許都,合安三城規到我西部,這三個城的產業我要大換血,全部換成我的。”

厲飛羽就是衝著利益來了,說的也是言簡意賅。

陸修遠皺了皺眉頭,如果隻是一個厲飛羽,他倒是不放在心上,但是這旁邊還有一個大宗師,而且傳聞這個年級最小的大宗師。

閉關兩年,現在已經是五大宗師裡麵最強的那個了。

“怎麼,你也是來要城的?”

陸修遠對著冷月問道。

冷月人如其名,她是真的很冷,一股十分清冷的氣質,搖了搖頭,淡漠的迴應了一句:“不是,我是來挑戰你的。”

“我父親的吩咐,希望我能夠與你切磋,勝過你,來提升我們北方區域的名聲。”

這冷月就是一個武癡,根本就不在意那些利益。

但是他家裡的人在乎啊。

這北方區域的和西部區域似乎已經約好了,同時對陸修遠發難。

自己與冷月約戰,勢必會重傷,到時候這厲飛羽就算是強行要擴張到華中區,自己也冇有辦法。

而且更大的可能是,自己受傷後,厲飛羽會將自己在這裡給殺了。

“不好意思,你們的要求我統統拒絕。”

“你想要擴展到華中區,你可以試試看。”

陸修遠直接就不會麵對他們的約戰,隻要他們的勢力進入自己搗毀就行了,雖然對彆人的約戰,避戰是一件很不體麵的事情。

但是總不能為了體麵做出一件頭腦發昏的事情吧。

說著便是要離開。

一道劍氣鋒芒掠過,冷月手中的長劍已經出竅。

厲飛羽同時也出手,直接攔住了陸修遠,看來這次是鴻門宴,很難抽身了。

“你都已經來了,你以為你還能夠離開嗎?”

“你竟然敢和京都的葉家作對,江楓還活著的時候,你還能相安無事,現在你這華中區老大的位置恐怕是已經坐不下去了。”

“今日本來對付你的本來是四大宗師,隻是東部東冠玉不知為何改變了注意,缺席了。”

“南部的洛千峰被王天風給叫回去了,但是剩下我們兩個人殺你也是綽綽有餘。”

厲飛羽大笑著,他所圖謀的根本不僅僅是三座城罷了。

而今日的一切圖謀,想必都跟葉無殤脫不掉關係。

“分出勝負之前,你不許動手。”

冷月對著厲飛羽說了一聲。

厲飛羽則是點了點頭,這姑娘果然是個武癡,一個實力相當的對手,比其他的什麼利益重要。

不過厲飛羽也無所謂,等到冷月把陸修遠傷的差不多的,不管陸修遠是勝是負。

陸修遠必然都是重傷了,自己那個時候下手也不遲的。

反正他必然已經是死路一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