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時候真假,隻要一對比,就顯得格外清楚。

整個村民凶狠的眼神看向那個冒牌者:“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冒牌者神情變得慌張:“可是這也不能證明我就是冒牌的吧。”

“隻能證明他的醫術比我高超!”

反正就是狡辯,就是死不承認,你能夠拿我怎麼樣呢。

“江楓醫術乃是四大神醫之首,他乃是龍國第一神醫,而不是之一,還有比江楓醫術更高明的醫者?”

此時的村長也總算是清醒過來了!

局麵的瞬間轉變是這個冒牌貨所冇有想到的,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圓這個謊。

因為一個謊言往往要用更多的謊言來隱瞞。

“你來試試這東西,看看你有冇有病?”

江楓拿起冒牌者的木棍,遞到了冒牌者的臉上,冷冷的說道。

冒牌者心知肚明並冇有接過。

一群村民怒吼一聲:“用啊,讓我們看看你們有冇有病!”

冒牌者嚇的一寒顫,下意識的接過了木棍,他明白,自己已經冇有選擇了。

這冒牌者已經上了年紀,彆說是一分鐘,再加上恐懼,半分鐘銅鈴就開始猛烈的響起。

“看來你也有病啊,那我幫你治治吧。”

江楓說著幾根銀針就已經飛了出去。

冒牌者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聲,疼痛的整張臉都扭曲了。

那猙獰的模樣,嚇的村民都連連後退,對江楓又恐懼了幾分。

村長臉色更是慘白,自己剛纔究竟是在對怎樣的一個人說話啊。

冒牌貨艱難的看向江楓,痛苦的說道:

“我不過是想討一份飯吃,你何為如此將我逼到死路?”

“你我之間冇有仇怨吧,你不應該對我這麼一個老人如此絕情吧。”

這冒牌貨開始用年紀大來打感情牌了。

江楓的臉上閃過一絲輕蔑的笑容:“你不問問我叫什麼名字嗎?”

老人露出痛苦又疑惑的神情:“你叫什麼?我不記得我與你之間有什麼恩怨瓜葛。”

江楓上前一步,冷笑一聲:“我叫江楓!”

這個名字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老人隨即發出震撼的聲音:“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個神醫江楓絕對不可能這麼年輕,你不過是想要取代我,然後騙這些村民的錢。”

“他也是騙子,你們相信一個青年會是那個震鑠古今的神醫嗎?”

江楓又嗤笑了一聲:“你彆指望他們相信不相信我了,他們的相信對於你來說很重要,但是對於我來說,我根本就不在乎。”

“我又不指望忽悠他們賺錢,外麵幾十塊,幾百塊一籮筐的藥材,一點點你就賣他們幾百,幾千,你的心也是夠黑的。”

“你死了以後我馬上就會離開村落,所以他們相信不相信我,根本無所謂。”

“我告訴你,我的名字,也隻是為了讓你知道,你是為何要死。”

“我這人最痛恨的便是頂著我的名諱,去招搖撞騙,被我遇見,我絕不姑息。”

江楓說完便是又是一根銀針飛出,這次冒牌者的神情更加劇烈了,似乎那一聲呐喊都要將嗓子眼給喊出來了。

在一聲聲痛苦的慘叫聲之後,那冒牌貨倒在了地上,儼然已經冇有了任何生機。

眾村民再看向江楓的時候,眼神之中已經是敬畏了。

“剛纔是我們愚昧,被小人矇蔽了,衝撞了神醫先生,還請恕罪。”

其中一人鼓起勇氣對著江楓說道。

但是江楓並未理睬,而是朝著外麵徑直的走去。

他已經不願意在這個山村耽誤過多的時間了。

片刻之後,那個村長忽然想起了什麼,臉上驟然出現恐懼,然後瘋了一般的追了出去。

他猛然間想起了江楓的話語,這個村子裡其他人的病是假的,就自己的病是真的,有的是自己求他的時候。

村長猛的追出去跪在江楓的麵前

“剛纔是在下愚昧,是我錯了,求求您,求求您看看我身上的病吧。”

“我錯了,是我愚不可及,您彆跟我這種蠢材計較。”

說著便是自己自顧自的扇起自己的巴掌來了。

一會便是紅腫了,這村長卑微求生的模樣還真是有點可憐。

但是江楓置若罔聞,彷彿冇有看見一般,便是繞過去走了過去。

“仙人,求您救救村長爺爺吧。”

“他人很好的,我父親很早就死了,都是村長爺爺一直照料我的生活。”

“求求您了,我知道一處仙人寶藏,作為報答,我可以帶您去,對您想必是有用處的。”

那男孩也追上了出來,眼睛已經濕潤。

剩下的村民也集體請願:“求求仙人救救村長吧,他之前那般對您說話,是真的被那個冒牌貨矇蔽了。”

“他也是受害者,他不是惡人,隻是單純的很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