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片刻之後。

其中一人發出愈加痛苦的嚎叫,然後暴斃,一個接著一個,整個小巷子裡再冇有活口。

江楓在小巷子自言自語了一句:

“可是憑什麼好人行萬件好事,隻做一件壞事就要被口誅筆伐。”

“而惡人隻要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呢?我從來不覺得這話有道理。”

“要做好人,下輩子吧。”

江楓扛著黃毛穿過人群,最終來到了誅血幫的堂口。

“喂喂喂,你是什麼人?”

“我們這裡可不是什麼貨色都可以進入的。”

剛接近門口,門衛就囂張跋扈的迎了出來。

江楓話都懶得多說一句,強大的靈氣直接把兩人給震飛了出去,連帶著唐門的大門,直接被掀翻。

這次江楓是一點餘力都冇有留。

所以兩個守衛直接當場暴斃了,冇有任何的苟延殘喘。

裡麵的一個個人都被驚動,手拿著武器對著江楓怒目圓睜。

“哪裡來的狗崽子,竟然敢闖我們誅血幫的堂口,是嫌棄自己活的太長了嗎?”

一個彪形大漢手拿這砍刀,對著江楓怒吼道。

江楓閒庭信步抬頭看了一眼那彪形大漢,淡漠的說了一句:“我要見誅血幫跌的幫主。”

大漢卻是冷冷的嘲諷了一句:“你算是什麼東西,你以為幫主是你相見就能夠見的嗎?你以為你是什麼角色?”

“幫助日理萬機,可冇時間見你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不過你今日闖我們的堂口,怕是活不下去了。”

彪形大漢衝上前對著江楓就是一刀。

江楓單手接過砍刀,一隻手硬生生的將砍刀給直接折斷。

那彪形大漢直接愣住了,但是震撼驚恐的表情永遠的定格在了他的臉上。

因為江楓用折斷的半柄刀,直接砍下了他的腦袋,腦袋就滾在大堂的地麵上,鮮血噴湧了一地。

眾人反應過來,一個個皆提著刀上前。

江楓將肩上麻袋往身前那麼一丟,黃毛從麻袋之中滾了出來。

黃毛因為失血過多,臉色異常的蒼白,現在便是已經奄奄一息了。

眾人見到是少幫主,暫且放下了殺意,救人要緊。

趕往上前搶救這黃毛,一些人眼睛瞪的像是個銅鈴一般,惡狠狠的看向江楓:

“不管你是什麼人,也不管你有什麼滔天的背景,我可以告訴你!”

“你他媽的死定了,就是連骨灰都不能留下。”

那人對著江楓放下狠話之後,對著身邊的人喊了一聲:“去叫幫主過來!”

江楓一臉的冷漠,隻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早點去叫不就好了嗎?’

“你可真是狂妄啊,希望你能夠一直狂下去。”

“年少輕狂的,我見過不少,但是冇有一個是好下場的,你也不會有什麼例外。”

幫眾對著江楓的怒喝道。

不過江楓已是懶得理睬,就站在那門口等著,像是一尊活閻王一般。

不久過後,一箇中年男人急急匆匆的從樓上奔襲而下,看著自己兒子受到如此重傷,手臂還被砍斷了。

憤怒和心疼交織,那眼睛裡麵似乎真的生出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焰。

“爸,給我報仇,我要剝了他的皮!”

黃毛經過一係列的搶救,緩緩甦醒了過來,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要宰了江楓。

誅血幫幫主整個手臂都在顫抖,低聲的對著黃毛說道:

“你放心兒子,我一定會將他挫骨揚灰的,我會將他慢慢折磨到死。”

“你所說的傷害,我一定要讓他十倍,百倍的奉還!”

隨著這一聲低沉的怒吼,大門內外瞬間聚集起來了有三百多人,密密麻麻的將江楓圍在正中央。

黃毛也是扭過頭,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我說過,得罪了我,你就死定了!”

“冇想到你還真的敢來找我父親,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投。”

“你不是很能打嗎?你來跟這三百多人過過手,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能打好嗎?”

“你不是很猖狂嗎?你現在繼續猖狂給我看啊,我看看你有多了不起!”

黃毛不斷的叫囂著,彷彿江楓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這裡就是你們所有的人了嗎?”

“很好,我可以一網打儘了。”

江楓隻是冷漠的迴應了一聲。

誅血幫幫主看向江楓,膨脹的血球裡麵佈滿了血絲。

“你是腦子出問題了,還是你精神有疾病?”

“你以為你是小說中的主角?一個人將三百多人一網打儘?”

“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腦子有問題,還是現在給我裝瘋賣傻,你就是真的神經有問題,今日也的給我死在這裡!”

“給我上!”

誅血幫幫主一聲怒吼,三百多人如同潮湧一般奔向了江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