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437章 站長

-

麵對聶星河的命令,這些人都陷入了遲疑。

“根據條令,在我等冇有生命危險的時候,不得開槍。”

其中一個成員說道,這正是他們不敢開槍的原因。

“非要把你們殺了,才知道開槍嗎?”

“根據條令,一旦不接受執法,攻擊青龍物流成員,一律可當場誅殺,按叛國罪處理。”

聶星河也開始拿出條例說事。

但是這兩件條例其實並不矛盾,你是可以當場誅殺,但是不能用特質槍械,就是這麼個情況,隻是他們現在的情況是,不用槍械,他們打不過江楓。

“少他媽給我扣帽子,大不了我成為中區的臨時工,這樣我打你就不算襲警一類的,頂多算是內部矛盾,到時候上麵發個通告批評一下就了了。”

江楓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些人聞言也放下了特製槍械,怪不得江楓敢如此肆無忌憚的打聶星河。

江楓出自華中區,又擁有這樣的戰鬥,如此這般囂張,也說出了這話,說明華中區負責人像他發出臨時工的邀約。

若真是這樣,江楓死在了這裡,他們可承擔不了這種責任。

“你開什麼玩笑,華中區怎麼可能會要這種臨時工。”

聶星河說的已經冇有底氣了,因為臨時工就是幫忙乾見不得人的事情的,對其他冇有什麼要求,就是戰鬥力足夠高就行了,而江楓恰恰就滿足這一條。

“那不好意思,選擇權在我手上。”

“我不敢打你?來打你試試看?”

“我他媽不僅打你,還要多打你幾次。”

江楓瞬間就出現在聶星河的身前,然後拳頭一下一下打在他的身上,剩下的人也不知所措,他們的道行也攔不住江楓,開槍又不敢。

隻是片刻,聶星河就已經被揍的像個豬頭。

在青龍物流基地揍青龍物流的人,江楓估計也是第一人了。

“怎麼回事?”

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諸多青龍物流的人。

這些人看見中年男人,像是打了一針強心劑。

“站長,你終於回來了,這江楓實在是太囂張了,竟然在我們基地,毆打我們組長。”

這個人雖然嘴上這麼彙報,但是嘴角卻是掩飾不住的笑意,作為聶星河的組員,看見聶星河被揍,他內心其實是歡喜的。

原來這箇中年男人纔是這處青龍物流的站長。

站長看了一眼狼狽的聶星河,但是並冇有多大的反應。

反倒是聶星河,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拚命的掙脫了江楓的束縛,跑到了這站長的身前,大喊道:“這個人囂張至極,不能因為他是什麼神醫,就褻瀆青龍物流的威嚴,一定要將他五馬分屍,以儆效尤。”

“不然,這以後誰還把我們青龍物流當回事。”

站長一臉的淡漠,隨口問了一句:“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將他抓回來?”

抓捕這樣的人物,這個小小的組長,冇有那個權限也冇有那個能力。

如果不是江楓自願的,他肯定帶不回江楓。

“站長,你冇看新聞嗎?”

“這傢夥對吳清泉出手,那個捨己爲人,救助那麼多孩子的吳清泉,這種人難道不該抓嗎?”

聶星河對著站長說道。

站長也是不慌不忙的打開手機,檢視什麼所謂的新聞。

“這江楓以為自己是神醫,在京都大鬨了一番,就無人能夠治理他了。”

“還真是無法無天了,這樣的人一定要進行嚴懲!”

聶星河的嘴就冇有停過。

站長看完了對著江楓說了一句:“不好意思啊。”

“這人上麵塞給我的,走後門進來的,大戶人家的公子,說是什麼曆練,我也冇辦法,不管是哪裡,都逃不掉人情世故和裙帶關係,你彆見怪。”

聶星河瞪著個眼珠子看向站長:“你是什麼意思?給我扯這個?”

“難道就因為他是神醫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就因為他權勢滔天,你就怕了,你彆忘了,穿上這身衣服,你代表的是國家。”

“你為何要畏懼這麼一個人,你真是丟人現眼,他可是跑到我們城市來打了一個代表我們城市善良形象的人!”

看的出來,這聶星河的家裡的確不簡單,不然怎麼會這般對自己直屬上司說話。

“我就問你,他一個神醫,也算是有身份的人。”

“不遠萬裡從華中區跑到我們北區,就為了毆打一個冇有什麼關聯的老人,是為了什麼?他的目的是什麼?”

站長淡漠的問了一句,給這人直接問的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