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就在這等著警察來。”

江楓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他自小隨著爺爺在鄉村之間遊走。

對這個世界的法律並不是很清楚,但是也清楚法律一定是建立在道德和公知之上的。

自己治病救人,就因為冇有所謂的證,就是錯誤的?公知不是這樣的。

但是警察來的時候,還是將江楓帶走了,連帶著將那院長和收銀員一併帶走了。

經過一些列的瞭解,警察大概也知道了情況。

“我可以走了嗎?”

江楓對著警察說道,他還準備去看看那便利店的玄機。

“你今天恐怕是走不了,可以找人取保候審,三個月之內公檢機關會對你發起公訴。”

警察對著江楓說道。

江楓一臉的疑惑,甚至覺得有點可笑:“你的意思是,我治病救人,就因為冇有一個所謂的證,就成為了一個錯誤的事情,這真是搞笑。”

警察坐在江楓的身前歎息了一聲:

“經過瞭解,我們大概也清楚了,你的確是擁有醫術的,並且救過不少人了,治病救人從來都不是錯。”

“但是也請你理解,打著中醫的身份騙人並且害死人,不在少數,不少黑作坊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國家製定這法律也是為了保證醫學界的秩序,隻有有醫學水平的才能夠獲得行醫證。”

“冇有一條法律是完美的,他在保證有醫學水平的人才能行醫的同時,同時也將你這種有醫術冇證的限製了。”

警察這麼一解釋,江楓多少也有些明白了。

“但是既然你已經知道我是有醫術的,並且是救人的,應該也能放我走了。”

江楓說道。

警察搖了搖頭:“出於道德,我們局子裡任何一個人都希望將你當即釋放,有醫術冇證,這件事我們也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外麵的那個醫院院長,似乎跟你有仇,就盯著我們要將你法辦,這種事情鬨到檯麵上,我們就不得不按規程辦事了。”

“無行醫證,非法行醫,造成病人死亡,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造成傷害,三到七年有期徒刑,冇造成傷害的也是三年以下,法官會酌情處理的,你這種情況關不了幾個月,但是出來記得把行醫證給辦了,彆給某些人揪小辮子了。”

江楓皺了皺眉頭:“我和那個醫院的院長第一次見,也冇有任何仇怨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一般院長不會計較這種事情,隻要你救活了,他纔不會管你有冇有行醫證,鬨大了對他們醫院也有影響。”

“肯定是你有恩怨纔會死盯著你。”

“行了,打個電話讓人過來取保候審吧,你的私人物品我就不給你收走了。”

“你要是能夠在庭審之前將行醫證考下來就好了,不過不可能了,那玩意麻煩的要死,等你拿到行醫證估計都要半年了。”

警察對江楓已經是格外的厚待了,畢竟法律雖然冇有溫度,但是執法者是有溫度的。

江楓能夠打的電話隻有付詩雨,付詩雨現在在何處都不知道,她也懶得麻煩付詩雨,乾脆就在這警察局將就一晚上。

至於許三清,他是給許三清留了號碼,但是他冇有許三清的電話號碼啊。

翌日清晨。

許三清就給江楓打來了電話。

“小江兄弟,事情已經辦妥,今天晚上你就等著看,我讓蘇家,楚河如何破產。”

江楓冇有迴應許三清,隻是淡漠的說了一句:“先到警察局來把我撈出去,需要有人簽字取保候審。”

許三清那邊明顯愣了,纔回到:“怎麼了?取保候審?隻有刑事案件才需要候審!”

江楓則是將昨晚的事情給簡單敘述了一遍。

許三清一聽就毛了:“還有人拿行醫證的事情來整你,那些醫生是有行醫證啊,但是他們能有你十分之一的醫術嗎?真是豈有此理,你等著,我馬上安排人過去!”

許三清雖然說著馬上過去,但是接近下午,纔有人趕到警察局,來到這裡的人是許三清的秘書。

“聽說我還要進入待幾個月。”

江楓出來之後對著許三清的秘書問道。

秘書搖了搖頭,從懷中掏出了一張證遞給了江楓:“不用,江先生是有行醫證的,靠行醫證的的行醫,合情合理,憑什麼要進去。”

江楓接過行醫證,上麵是自己的證件照,還有紅戳戳的鋼印。

“昨天晚上那警察告訴我,這個辦下來至少要半年。”

“尋常人辦這證是的,走流程太慢了,但是我們許行長在這中通市還是有些朋友的,可以省去這些流程,我就是給您取這證去了,所以來的晚了一點。”

秘書對著江楓恭敬的說道。

“真是麻煩你了,那帶我去許三清那邊吧,我看看他是如何將蘇家楚家搞破產的。”

江楓白天也是冇事做了,便利店還要等到晚上十二點去才能一窺其中的玄機。

“不著急,行長正在忙您吩咐的事情呢,大戲晚上才能夠上演。”

“我們現在去醫院,畢竟被小人給擺了一道,的給您把這口噁心出了。”

秘書緩緩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