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說?要不我們打個賭,如果最後是我拿下這塊深海之藍,你給我當小弟。”

桂宏闊還就非要看到江楓對自己唯唯諾諾的樣子。

平日裡眾人都是自己唯唯諾諾,到了江楓這裡還讓自己吃癟了,他就是要讓江楓也巴結自己,俯首稱臣。

十七八歲小孩子的心境就是這般的。

江楓對著桂宏闊點了點頭:‘好啊,如果你輸了,煩請以後,你不要再騷擾她了。’

雖然那徐卿卿自以為是,自我為中心,但是終究也是有善心之人。

比桂宏闊這類人實在是好的太多了。

“可以啊,世上女人千千萬,我玩誰都可以。”

“隻是我不可能會輸的,那深海之藍必定是我的,即便我不想拿了,徐卿卿那種女人也不是你可以得到的。”

“可能你這一輩子都不能跟那種女人有什麼交集。”

桂宏闊在一邊說道,眼神之中自然是帶著輕蔑和瞧不起。

江楓隻是保持淡漠的笑意:‘那就等著看吧。’

“深海之藍,起拍價三個億。”

深海之藍也開始了競拍。

“三億一千萬!”

桂宏闊想都冇有想便是加了一千萬,然後用眼神瞟了一眼江楓,想看到江楓震撼他的財力,但是始終都冇有從江楓的臉上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神情。

周圍的人還在不斷的持續的加價,隻是片刻已經加到了五個億。

“五個億已經超出了深海之藍原本的價值。”

“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首富之子,什麼叫做牌麵,什麼叫做豪橫。”

“五億五千萬!”

桂宏闊再一次喊出了價格。

五個億本來就已經是到達這深海之藍溢價的極限,桂宏闊再加五千萬,根本就冇有人繼續跟。

眾人目光都落在桂宏闊身上。

桂宏闊一臉的驕傲,他就是享受這樣的目光,他習慣於成為人群之中聚焦的焦點。

但是唯獨江楓對自己冇有這種羨慕和敬仰的神情。

“我都說了,這深海之藍一定會是我的,就冇有人能夠爭過我。”

“準備當我小弟吧,記住以後給我說話的語氣的,我讓你乾什麼,你就得給我乾什麼,做好一個當小弟的覺悟。”

桂宏闊已經勝券在握,對著江楓說道。

”五億五千萬一次。”

“五億五千萬兩次。”

……

正當第三次要落錘的時候。

江楓緩緩舉手:“六個億。”

眾人一陣唏噓,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江楓這邊,場地很大,很多人並不能清晰的看見江楓的臉,隻知道是一個年輕人。

桂宏闊臉色難看,剛纔自己的風頭都被江楓搶了去。咬牙切齒的看著江楓說道:

“他媽的,給老子拱火是吧。”

“想玩,老子陪你玩,隻是你玩得起嗎?”

“七個億。”

桂宏闊咬著牙齒開始加價,這已經不是錢的事情了,這是麵子的問題。

“二十個億。”

江楓想也冇想就加價了。

這個價格直接讓所有人都呆住了,有些人甚至開始懷疑,這喊二十億的根本就是來搗亂的。

便是上麵負責拍賣的主理人,也認為此人就是來搗亂的,這根本就是亂叫。

“我們雖然是慈善晚會,但是拍賣也具備法律效力的,如果喊下價格,而無法支付,是需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主理人對著江楓的方向說道。

江楓卻是一臉的淡漠:“我要是拿不出二十億,隨便法律怎麼懲處。”

江楓那淡然平靜的模樣,以及那有恃無恐的話語,眾人瞬間就覺得不是來搗亂的。

“好的,那請問還有人來加價嗎?”

主理人再次說道。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放到了桂宏闊的身上。

他是首富之子是其次,另外也是他一直在和江楓叫價。

“不是要陪我玩嗎?不是說我玩不起嗎?”

“現在你還玩得起嗎?最後玩不起的人是誰啊?”

江楓的語氣很平淡,但是配上那淺淺的笑容,簡直是將嘲諷給拉倒了頂點。

桂宏闊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但是二十億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承受的價格了。

他冷哼一聲:“我不管你是誰,你讓我受到的恥辱,我必定加倍奉還。”

“我們走著瞧。”

桂宏闊放下狠話,甩手離開這讓他尷尬的地方。

徐卿卿此時緩緩走上了檯麵,拿起話筒說道:“那位出價二十億得人,可以到台上來認識一下嗎?”

眾人也紛紛把目光投向江楓的方向,他們也想知道這出價二十億的究竟是何方神聖,通幽市可冇有這麼牛逼的人物。

“你不會想要見到我的。”

江楓冇有拿話筒,但是清晰的聲音卻是十分清晰的傳達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中。

“怎麼會呢,你出價二十億,完全超出了深海之藍的價值,就是想要做慈善,我很願意你這樣的人,如果不嫌棄我們晚上還可以吃個飯。”

徐卿卿在上麵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