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車曉也緩緩開口:“的確他是救了我的命。”

“但是,他也並非是因為想救我的性命吧,隻不過是乘人之危,想要報昨晚我輕蔑之仇,所以才踢了我一腳。”

“如果他知道那一腳能夠救我的命的話,他估計都不會踢出這一腳吧。”

說完車曉又看向了江楓:

“怎麼,還挺小心眼,昨天說你從俗世來,看不上你,你還生氣了,耿耿於懷了?”

“可是你們這種俗世的修仙者就是拋不開貪慾,拋不開享受的垃圾啊,你們以修仙者的身份的確可以在俗世過的很好,但是你們也註定是修仙者中的廢物。”

“你踢出的這一腳,你知道你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嗎?”

江楓冷漠的看了車曉一眼:“逼逼賴賴個冇完了,你這麼多廢話之中有一句是對的,那就是我壓根就是冇有打算救你。”

“所以準備動手吧,不要有什麼心裡負擔。”

然後瞅了一眼那個儒雅的青年說道:

“這裡的確冇有你的事情,多謝你的好意,請你往後退幾步吧,我擔心等下會波及到你。”

中年男人臉上浮現出怒氣:“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你在狂妄什麼,一個俗世來的垃圾貨,你本來都冇有資格進入第二輪的,漁翁得利晉級了,還以為是憑藉自己的能耐嗎?”

“老子今日便是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修仙者!”

強大的靈力蜂蛹,連同車曉七個人一同出手。

“車太河。”

靈力如同洶湧的河水一般,將江楓包裹其中,靈氣成河,河中危險起止半分。

這樣被車太河所包裹,便是神仙來了,也難救。

淩公子歎息了一聲,然後轉身離去,這江楓已經是死路一條了。

“雷鳴八卦。”

黑色的夜裡響徹電閃雷鳴之聲,那電光從靈氣的大河裡麵竄出,熠熠生輝。

七個人在那一刹那愣住了。

下一秒刺眼的雷電撕破了七人的靈氣,雷電如同雷電一般,四散開來。

六人瞬間瞳孔泛白,身上多處已成焦炭,失去了意識。

中年男人境界高一點,但也隻是冇有暈厥過去罷了。

他全身已經動彈不得了,體內所有靈氣的聯絡似乎也已經被斬斷了一般,完全調動不了任何靈氣。

“你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強?”

中年男人唯一能動的就是眼睛珠子了,那一對眼珠子強烈的演示出了什麼叫做震撼。

“我很好奇,究竟是誰告訴你們我很弱的?”

“你們見過我出手?一群白癡。”

“下次再來打擾老子睡覺,我送你們去見閻王。”

江楓冷漠的說完一句轉身離開。

他出手的原因甚至不是因為你們要來殺我,不是你們辱罵侮辱了我,而是你們在我睡覺的時候吵醒了我!

現在還有一個更加震撼的,那就是那個淩公子。

他聽聞背後不對勁,馬上回首,卻隻是看見一道電光閃過,自己的眼前已經出現了焦土。

那威力那速度根本就是無法躲避,如果自己再往前一步,就那麼一步,自己也會變成那七個人的模樣。

這江楓是等著自己走出了攻擊範圍才動手的!

這是何等強大的把控能力!

這樣強大的修仙者,真的會被俗世的榮華富貴所束縛嗎?

片刻後,龍虎山很多人都被這陣電閃雷鳴吸引過來了,包括龍虎山的道士,因為能夠控製雷電的,目前整個修仙界隻有龍虎山的雷法能夠做到。

雷法還隻有龍虎山的少數人能夠運用的出來。

等到眾人趕到的時候在,隻發現七個車家的在地上,半死不活的。

七人第一時間被送去治療,生死未卜,尚未可知,凶手是誰,他們也不敢妄加斷言,因為毫無疑問,這幾個重傷的人,都是被雷電所貫穿的。

“回來了?處理的怎麼樣了?”

李家興見著江楓回來,隨口問了一句,注意力還在手機上,不知道在跟誰聊天。

“嗯,全部廢了,下半輩子即便能夠起身,也隻能是當一個普通人了。”

江楓輕描淡寫的說道,回到自己的床上接著睡覺。

“這纔對嘛,直接廢了他們幾個狗日的,昨天嘲諷冇理他們就算了。”

“今天晚上還找上門來了,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他們還以為你好欺負呢。”

“不過你這起床氣有點重啊,我以為喊你起床,你該不會先揍我一頓吧。”

李家興半開玩笑得說道。

江楓冇有接李家興的話,那是不可能的,而是問了一句:“怎麼,這麼快就陷入愛情得旋渦了?這麼晚了,還在跟彆人聊天。”

江楓看李家興對著手機螢幕一陣姨母笑,就知道他在跟呂青檸聊天。

“巧了麼這不是,我明天對戰的就是她,你說我明天要不要放水啊。”

李家興對著江楓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