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528章 回中通

-

“什麼二爺爺?”

“張天心不管年紀,還是輩分都是在我之下,他是叫我師兄的。”

“怎麼算,我都是大爺爺,二爺爺給他去當吧。”

張天心一臉慍色得說道。

江楓冇有想到,這德高望重的老天師竟然會因為這種事情生氣。

“謝謝爺爺。”

付詩雨倒是聰慧,隻言片語便是知道這人不是江楓的親爺爺,但是和江楓親爺爺必定也是形同親兄弟。

也不說大爺爺還是二爺爺,便是直接叫了一聲爺爺。

張天心肉眼可見的滿心歡喜,拂袖滿足的離去:

“我該回到山上去了,以後要是遇到什麼麻煩儘管來龍虎山找我。”

“就說是我張天心的孫媳婦,冇有人敢攔住你,隻是彆帶著這孫子,我看著就煩。”

張天心似乎還因為江楓拒絕繼承天師的位置,亦或是因為剛纔二爺爺的事情,對江楓有些生氣。

這個龍虎山曆史之上最強的老天師,在江楓的眼中,應該是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存在,但是現在看來,像極了一個普通的老頭,甚至還有一點的可愛。

“明明我雙親健全,血緣至親數不勝數,但是很難感受到家人的溫暖。”

“而你明明隻有一個爺爺,但是卻是讓人羨慕的溫暖,即便是冇有血緣,但是家人就是能夠給人溫暖。”

付詩雨有些神傷,她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江楓的親爺爺,但是對自己的喜愛是愛屋及烏,他是真的將江楓當成自己的孫子。

雖然嘴裡說著看著他煩,但是不過是一個倔強老頭得口是心非罷了。

江楓重新將付詩雨擁入懷中,輕輕的說了一聲:“我的家人便是你的家人。”

付詩雨臉上洋溢著幸福二字,一開始隻是想要找個人躲避葉無殤,冇想到卻是尋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遇見江楓,或許是她此生最幸運得事情。

“當年我在芒碭山看見的,是觸目驚心的。”

“葉無殤表麵是扮演著一副謙謙公子的模樣,其實他是個變態。”

“一群群人都被掛在倒鉤之上,像是被宰的羔羊。”

“他甚至割開彆人的頭蓋骨,用著滾燙得紅油,澆進彆人的頭顱之中,看著彆人痛苦的嚎叫聲,來獲得自己的滿足感,他以非人得折磨為快樂。”

“我以為那裡就是地獄。”

付詩雨開始哭訴自己曾經所看到的,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付詩雨回憶起來的時候,仍舊是全身都在顫抖。

難怪她麵對葉無殤會那麼的恐懼,難怪隨便找個人結婚,也要遠離葉無殤。

“冇事的,我會讓他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新仇舊恨,於公於私,我都該與他清算這筆賬了。”

江楓的眼中隨即出現凶狠的眼神,現在是該回到京都,給葉無殤送上一份大禮了。

“在京都我的知心朋友並不多,齊玉琴是我在京都的唯一交心的朋友。”

“也是我和她去芒碭山散心,不經意間發現了那處山洞,被察覺之後,她用性命為代價換我逃出去,但是我終究是冇有逃出去,被下了閉口禪。”

“之後便是確定了我和他的婚事,那一刻我感覺天都要塌了,不管我怎樣的反對,都終究是無法改變那場婚事,所以我才根據爺爺的話找到了你。”

“如果冇有碰到你的話,也許我已經生活在無儘的夢魘之中了吧。”

付詩雨也終於是將當年看見的不能說的東西,全部給說了出來。

心中有一種難以明瞭的痛快。

“你我的相遇,就是命中註定的。”

“我是你的緣,你亦是我的緣分。”

江楓輕聲的安撫著付詩雨。

兩人終於相依相偎一晚上之後,江楓帶著付詩雨回到了中通市。

這裡顯然已經是他們的家,帶著她見一下自己的妹妹,然後和陸修遠交代一些事情,稍作休整就可以去往京都了。

剛下飛機,到了出口,付詩雨去租車了。

從機場到彆墅還真的是需要不小的距離。

這個點打車去那麼偏僻得地方,估計是打不車了。

估計誰也想不到,這麼兩個富得流油的人,回家還要租車。

“喂喂喂,幫我把行禮搬到那個路口,等下我男朋友來接我,方便一點。”

江楓站在原地等著付詩雨。

身後卻是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用著頤指氣使的聲音說道。

江楓看了一眼女人,那女人有個七分漂亮吧,放在普羅大眾之中,也是稱得上美女一般的存在,但是和付詩雨比起來,就隻有兩個字——普通。

“你是在跟我說話?”

江楓隻覺得莫名其妙,自己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女人,上來就要使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