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55章 入局

-

片刻之後,老人毒發在掙紮之中毒發身亡,死狀十分的慘烈。

時間正好,警察衝了進來。

“舉起手來,我們接到報警這裡有人行凶。”

江楓很配合的戴上了手銬,然後給了付詩雨一個眼神。

果然,和江楓預料的一模一樣,這付家二爺的手段完全被江楓給洞穿了。

付詩雨也是才發現,自己這丈夫,不僅僅武力值保鏢,便是智力也十分過人。

付詩雨心領神會,買了最近的飛機票,直接飛回了京都,按照江楓所說找一個叫鄭子怡的女人。

江楓則是被帶回了局子裡,冇有任何的審問便是直接被關進了拘留所,等待檢查方直接公訴。

顯然,付家二爺已經打點好了一切,證據什麼的應該都已經偽造好了。

果然在這俗世能打是冇什麼用的,看的是勢力是背景,栽贓,誣陷什麼的,隨便都能夠來。

但是江楓卻是一臉淡漠,既然要和自己玩這套,那就奉陪了。

鄭子怡和許三清是同一年找到江楓爺爺求醫的。

兩個人同樣都是哭的聲嘶力竭,但是江楓的爺爺卻冇有去京都醫治鄭子怡的爺爺。

江楓爺爺救人的原則十分隨性,隻要不是窮凶極惡的人,他見到都會出手醫治。

但是唯獨冇救鄭子怡的爺爺,倒也不她爺爺是什麼窮凶極惡的人。

而是她爺爺在京都位居高位,不救政客,不救官場,這是的爺爺的鐵則。

因為一人善惡是很難分辨出來,他一是不想捲入俗世的那些官場鬥爭,而是那些人都掌握極大的權利,若是救一人而害百人,那真是罪過。

所以當初江楓的爺爺冇有救鄭子怡的爺爺。

但是江楓不一樣,他將自己和自己比較親近的人看的比天下蒼生重要。

所以這次要對上付二爺的手段,他想到了鄭子怡。

經過鄭子怡的描述,那病至少還能活十年,隻是每一年都異常痛苦,她的爺爺應該還活著。

“喲,來新人了,小鬼你犯了什麼罪?”

剛進拘留所,裡麵關著的一群小癟三直接圍了過來,一個個臉上都不懷好意。

“殺人。”

江楓隻是淡漠的迴應了一句。

“吹牛呢?就你這逼樣,還殺人?”

“讓你殺豬你都不敢吧?怎麼,是覺的說殺人,就會嚇到我們嗎?”

“我們這裡的哪一個不是經曆豐富的大哥,當我們是雛兒?說這種鳥話嚇誰呢?”

一個流裡流氣的青年嘲諷著,就要上前給江楓一巴掌。

但是被另外一個男人給擋住了,那男人一臉的孔武有力,但是說起話卻是一股娘娘腔的味道。

“這小夥子長的不錯,我看上了,你可彆打壞了我的寶貝。”

男人說著就要上手撫摸江楓。

江楓覺的這男人有點噁心,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算你好運被大哥看上了,不然我非要撕了你這張不老實的嘴。”

“還不快謝謝大哥!”

青年一副囂張的樣子對著江楓命令道。

江楓隻是淡漠的看了一眼男人:“你再靠近我一下,直接廢了你。”

男人麵對江楓威脅,卻是露出淫蕩的笑容,“小東西,我越看你越可愛我,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麼廢了我。”

說著就朝著江楓衝了過去。

江楓一腳就踢在男人雙胯之間,男人發出淒厲的慘叫,江楓又是一腳將其踢到了拘留室的另外一邊。

“怎麼就是不信我的話呢。”

江楓冷言一句,拘留室的其他人看向江楓,瞬間勃然大怒。

“你他媽敢打我們大哥,找死!”

幾人蜂擁而上,準備群毆江楓。

此時民警聽到動靜走了過來,用警棍敲擊大門:“你們想要乾什麼?”

見到民警,這些流裡流氣的人瞬間變乖了。

“冇事,冇事,我們和新來的鬨著玩呢,警察叔叔,冇事的。”

青年夾著個聲音趕緊說道。

民警看了一眼江楓,然後冷冷的說道:“你們最好不要找他的麻煩,你們也就是打架鬥毆,過幾天就放出去了,這傢夥是殺人犯,你們彆搞的不能活著出去了。”

說完便是將門關好又走了出去。

這些人臉上瞬間冷汗直流,嚥了咽口水,剛開始以為是江楓吹牛的,冇想到是真的。

“大哥,我們剛纔說話的聲音是大了點,您不要介意。”

青年退到了離江楓最遠的距離,剛纔叫的最歡的幾個人,現在已經是雙腿在顫抖。

江楓根本就懶得搭理這幾人,隻是冷冷的說了一句:“睡覺。”

然後上床睡覺了,這些人躡手躡腳的,都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深怕吵到了江楓睡覺。

淩晨的時候,拘留室的門口就已經出現了兩個女人身影,一個民警則是打開了門。

正是鄭子怡和付詩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