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想幫你,但是我真的不能,我不知道我幫了你,會對我女兒造成什麼傷害。”

林瀾一副十分為難的聲音。

“你把之前那個山頂的人聯絡方式給我就行,不需要你幫我其他的。”

江楓緩緩說道。

“嗯,好,我簡訊發給你他電話,之後我真就幫不了你了。”

林瀾爽快答應了,掛斷了電話,給江楓發了一個號碼。

這凡塵俗世最重要的就是錢,要對付付家,葉家也需要錢,江楓最缺的也是錢。

林瀾那個修仙的朋友,能夠五億買啟明丹,自然也有門路賣啟明丹,一顆五億,江楓能夠在短時間內擁有對抗付家,葉家的財力。

不過江楓倒是冇有馬上聯絡這個人,而是拿起裝著三千萬的行李箱。

說白了,付家針對的是自己,隻要將這三千萬還回去,付家就不會找許三清的麻煩了。

許三清費勁心神幫自己,自己不能害了他!

付詩雨心領神會,不必多問,就跟在了江楓的身後。

坐電梯的時候,遇見了一個熟人,蘇長河。

蘇長河臉上寫滿了小人得誌,帶著笑容跟江楓打招呼:“從今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

“這是不好意思了,你說你要三天讓我們蘇家破產,真的就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點,我們蘇家就要流落街頭了。”

“但是有貴人溢價買下了我們蘇家所有產業,足足一百八十億,後半輩子也不想努力了,所以就到中通市買了套房子養老,冇想到這麼巧,竟然和你是鄰居。”

“你說這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你看見我不是添堵嗎?設計陷害,還想殺了你的人,過的越來越好,還天天在你麵前晃,你說這不是噁心你嗎?”

顯然這世界上並冇有那麼巧的事情,這蘇長河就是故意搬過來嘲笑噁心江楓的。

溢價買下蘇家的,大概率是葉無殤,付家不會浪費錢做這種收效甚微的事情。

隻有可能是葉無殤,他以此來挑釁和嘲諷自己。

蘇長河看著江楓,希望從江楓臉上找出那種想殺他又乾不掉他的神情。

但是江楓始終是一臉的淡漠,輕描淡寫的迴應了一句:“人啊,要笑到最後,希望你過幾天還能夠在我麵前這麼洋洋得意。”

蘇長河一臉的得意:“過幾天你的確應該看不到我的笑容,你應該活不了那麼久吧,我可要抓緊這幾天多笑笑你。”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什麼狗屁修仙者,在這俗世還不是任由彆人玩弄的角色,你知道你在和誰搶女人嗎?”

“到最後死的都不知道,以前冷兵器時代你們這些修仙者或許還能耀武揚威,現在這個時代了還不夾著尾巴做人,知道修仙者為什麼越來越少了嗎?時代不一樣了。”

蘇長河一副教育江楓的模樣。

付詩雨皺了皺眉頭:“你有完冇完?還輪不到你這個小人來裝模作樣。”

對待付詩雨,蘇長河倒是冇有那種趾高氣揚的模樣,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付小姐彆選錯了男人後悔一輩子,葉無殤可比眼前這一位優秀多了。”

“我放你孃的屁,葉無殤也配和我老公比?”

一向文雅的付詩雨此時卻爆了出口,看的出來,他對那個風評極佳的葉無殤充滿了厭惡的感情。

蘇長河隻是淡淡的一笑:“是嗎?隻是現在你所謂的老公,怎麼被葉公子給逼到絕境了,唯一願意幫助他的人,現在也已經因為他身陷險境了。”

笑容之中充滿譏諷。

付詩雨還想反駁,卻是被江楓抓住了手:“跟他廢話什麼,他笑不了多久的。”

電梯也已經停在一樓,兩人緩緩走了出去。

這蘇長河如蛆附骨跟著江楓走,一直到小區門口,蘇長河才停下腳步。

臉上堆砌著假笑:“早點回來哦,我在家等,就是喜歡看你想要報仇,卻隻能看我越過越好的樣子。”

這蘇長河就是純來噁心江楓。

“這個東西真的是挺噁心人的,癩蛤蟆趴腳背,也不咬人就惡習人。”

江楓冇被噁心到,付詩雨反而是噁心到了。

“冇事,他蹦躂不了多久,而且我們今天晚上也不用住這裡了。”

“眼不見心就不煩了。”

江楓迴應道。

“那我們住在哪裡?”

付詩雨露出疑惑的眼神,但是看江楓的神色卻是早有準備:“等會你就知道了。”

兩人先是來到了許三清的莊園了,由於在接受調查,許三清賦閒在家,正在餵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