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江楓付詩雨 >   第100章 詐死

-

“這是華陽針法,我昨日所寫,你一生將此練成,便是有所成。”

江楓將昨夜所寫醫書交給了王子異。

王子異一臉興奮的接過醫書,但是隨即又意識到了什麼:“師父這就要走嗎?”

江楓點了點頭:“山下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處理。”

王子異一副失落的神情:“好吧,還以為師父能夠親自指導我一陣子。”

“對了,早上起來的遇見山腳下的那個小姐姐了,她匆忙下山去了,說是山下有個村子引發了一場大火,大火燒了一個晚上,似乎就是那個小姐姐的村子。”

江楓倒是並不意外,這場大火是顧長歌放的,為的是躲避唐門的追殺。

雖然不知道他和唐門有何仇怨,但是這唐門對他還真的是窮追不捨。

“好了,我也要下山了,房間裡有一本古書,交給你爺爺。”

江楓說完便是準備下山,走到院子門口的時候,發現王梓涵正在院子門口躊躇。

“對不起,我昨天井底之蛙說了一些難聽的話,我已經決定不再行醫了,遵守我昨天所說的話語。”

王梓涵低著頭說道。

王梓涵昨日曾信誓旦旦的說,如果江楓六歲行醫,她從此退出醫道。

江楓微微一笑,從懷中掏出一本書:“我也給你準備了禮物,傷寒雜論,這本應該挺適合你的。”

“一時的意氣之話怎麼可以當真,我昨日從你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失去了希望,你覺得成為最年輕的醫神已經不可能,失去了奮鬥努力的理由。”

“但是你有冇有想過的的的,行醫的初衷究竟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成為醫神,是為了那些虛名嗎?其實不是吧,行醫的初衷難道不是為了救自己想救的人嗎?”

“你天資不錯,至少要比王子異那小子要強上不少,莫爭第一,隨心而為。”

江楓說完昂首離去。

王梓涵看著江楓的背影,突然雙腿跪地,拜了下去:“多謝先生教誨。”

江楓來到山下的時候,那個村子已經燒成了焦炭,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活口。

一個少女在焦土之上撕心裂肺的哭泣,那模樣真的很讓人心疼。

這一把火燒掉了顧長歌所有生活的痕跡,也燒傷了顧清雨的心。

整個村子都冇了,看來這一村子的人都是顧長歌的人,怪不得自己第一次進入這村莊的時候,就感覺這村子不自然。

江楓緩緩的走到顧清雨的身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顧長歌之所以瞞著顧清雨,是不想顧清雨也捲入和唐門的恩怨之中,隻有顧清雨也認為自己死了,唐門纔不會去找顧清雨的麻煩。

焦土之中有幾十局燒焦的屍體,根本就辯駁分不出是誰。

最近山中死人很多,顧長歌要找幾具屍體充當自己倒是挺簡單的。

顧清雨哭了很久了,哭的眼睛紅腫,哭的無力,她才緩緩的起身,對著江楓說道:“我想給我父親和村民們立個墳,你可以幫幫我嗎?”

“好。”

江楓隻是答了一個字,幫助顧清雨搬運已經燒焦的軀體到後山。

到後山的時候,江楓才發現這裡已經立著無數墓碑了,隻是墓碑上的名字已經斑駁。

江楓畢竟是修仙者,普通人要將這麼多人埋葬,估計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但是江楓卻是冇花多長時間就已經埋葬了。

“之後,我會聯絡王家人,那他們找人給你父親和村民立碑。”

江楓緩緩的說道。

顧清雨又抱著江楓哭了起來,眼淚打濕了江楓的衣襟。

“謝謝你,我現在所能夠依偎的人,隻有認識了幾天的你。”

顧清雨的這番話讓人聽的是又心酸又心疼。

“都怪我,如果昨天不留在上山,或許就不會是結果……”

顧清雨陷入無比的自責之中,就感覺是自己做錯了事情。

“這麼大的火,你在又能怎麼樣,隻能多一具屍體,最後給他們收屍的人都冇有,天災**這種事情冇有辦法避免的。”

江楓安慰道。

“明明爸爸好不容易纔醫治好了身上的病的,但是卻遇上了這種事情……”

江楓的目光放在了旁邊的墓碑上,雖然墓碑已經斑駁,但是江楓的眼鏡觀察入微,依舊能夠清晰的看到上麵寫著的是:“顧長歌之墓。”

真正的顧長歌已經死了,那麼這個假死的顧清歌又是誰呢?

不管江楓也懶得去在意,重要的是這個假的顧清歌,將顧清雨是當親身骨血看待的,有些事情身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真情。

“你在這裡陪你父親待會吧,我去聯絡王家給你父親立碑。”

江楓說著便是離開了,但是眼中已經閃過一絲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