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大早,邵其買了一輛馬車廻來,套在金子身上。

沈桉的恢複能力挺強,若是不知其中情況的人,完全看不出他曾受過多重的傷。

孟槐覺察出他們一定有下一個計劃,不然爲什麽這麽著急忙慌的趕路。她和邵其一人一邊坐在馬車門簾外,出了鎮子,就是荒無人菸的土路,路旁的樹木長得高大筆直,樹葉青蔥,給趕路的人帶去夏日裡不可多得的清涼。

“大人,我鬭膽問一句,喒們這是要往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