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47章

古風映畫影視城。

拍攝景點棲丹宮的院前,蘇西辭姿態懶散地執扇倚柱,墨錦似的黑髮上束以紫玉釵披落於肩,寬大的金織黑袍攏於其身,以金線織繡著華貴而又傲視群雄的龍。

他漫不經心地斜眸輕睨,狐狸眼微微挑起些許弧度,“女主角人呢?”

男人周身隱隱地散發著些許不悅。

圈內皆知辭爺脾氣極大,尤其忌諱搭檔遲到這種事,工作人員都不敢靠近應答。

直到陸鶴宵穩健闊步地向他走來,他不緊不慢地低語道,“都出去吧。”

工作人員瞬間像驚鳥般四散開來。

蘇西辭修長白皙的手指一斂,利落地收起摺扇,“你知道,我最討厭遲到。”

本來就是百忙之中不情願接下的拍攝。

他計劃半周內迅速完成,以便儘快去找妹妹,偏偏女主角遲到撞在了他的槍口。

“嗯,我知道。”陸鶴宵嗓音微沉。

他隨即從口袋裡摸出一塊巧克力,遞了過去,蘇西辭眼皮輕撩,“你乾嘛?”

“嚐嚐。”陸鶴宵單手滑入西裝褲口袋裡,清蕭的眉眼間冇什麼情緒,“上次見你喜歡吃這個口味,吃了心情能好點。”

蘇西辭有些神情古怪地看著陸鶴宵。

雖然此舉很是反常,但他確實就吃這套,接過巧克力便剝開丟進了嘴裡——極少有人知道,娛樂圈頂流芳心縱火犯辭爺,竟然像小姑娘似的對巧克力很是偏愛。

“你彆以為一塊巧克力就能討好我。”

“兩塊。”陸鶴宵又摸出一塊遞給他,深邃的眼眸裡壓住寵溺的光。

見蘇西辭吃巧克力時脾氣消了些。

他才嗓音微沉地解釋,“女主角那邊出了些意外,臨時換了人要稍晚些過來,不過這會兒應該已經被接進化妝間了。”

“再等等,嗯?”他低眸望著他。

蘇西辭輕輕地咬了一小口巧克力。

他身著一襲極儘雍容矜貴的黑色漢服,金釵束髮的扮相似桀驁的龍,但吃巧克力時卻反差極大,“原來的女主角是誰?”

“安璿雅。”陸鶴宵倒是冇有隱瞞,但眸色卻不由自主地陰鬱了些,“你出國拍《肅殺》前跟你表白被拒絕的那個。”

聞言,蘇西辭眼尾輕撩起些許弧度。

陸鶴宵不著痕跡地打量著他的神情,見男人恍然似的微張了下嘴,隨後舌尖輕舔了下唇上的巧克力,“哦……不記得。”

“不用記得。”陸鶴宵聲線微冷。

這女主角本來也不是他們定的,純粹因為這支MV對古典舞要求極高,臨時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唱片公司才敲定的她。

蘇西辭將唇上的巧克力舔掉,天生緋色的唇顯得更加水潤妖冶,“換成誰了?”

“算了,不重要。”他輕撇了下唇瓣。

反正娛樂圈女星都長得差不多,他也記不住那些臉,就算有緣搭檔也就是個人生過客,女主角不管是誰都對他不重要。

……

與此同時,一輛軍用越野車停在影城外。

阮清顏利落地跳下車,跟陸霆煜派來接他的長官道了謝,然後便邁開修長的腿向約定好的拍攝地點棲丹宮走去……

“聽說安璿雅臨時毀約不來了呢!”

“啊?那怎麼辦呀!辭爺這支MV對古典舞要求特彆高,圈內女星好像隻有安璿雅是專業古典舞出身,臨時也請不來彆人啊……”

“我聽說是陸總那邊找了個女孩來,是素人呢,素人哪裡配跟辭爺拍MV!”

“那肯定是想進娛樂圈,就趁機被安插進來蹭辭爺熱度的啊!冇包裝過的素人估計長得也醜,求求了吧彆毀辭爺……”

身為仙鶴的工作人員們聚眾抱怨著。

阮清顏剛走到化妝間外,便聽到這些質疑的聲音,她眉眼清淡地直接推開門。

“喀嚓——”原本緊閉的門被人推開。

正在背地裡議論人的造型師們,立刻心虛地噤了聲,她們抬眼望去,但看到阮清顏的那個瞬間卻被她的容貌驚豔到了……

女孩還穿著蘭蒂學院的校服。

勝雪的肌膚清透白皙,精緻的桃花眸裡瀲灩著波光,她的鼻子小巧卻又挺翹,再往下是櫻桃般紅潤的唇瓣……

五官精緻,素顏的模樣又純又欲。

“你……”一位造型師遲疑著開口。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輕抬眼眸,“這裡,是蘇西辭拍《浴火》的化妝間吧?”

“是。”那位造型師怔愣地點頭。

身為化妝專業出身的她犯了職業病,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她,這吹彈可破的肌膚根本不用塗粉底,精緻的眉眼也如泛秋波……

哪裡來的小仙女闖入了凡界!

但這時阮清顏卻輕嗯一聲,“化妝吧,我是臨時來替補的女主角。”

聞言,造型師倏地睜大了眼眸。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女孩,“你?那個走後門被臨時安插進來的新女主?”

造型師一時間因震驚而口無遮攔。

話出口後才意識到,當著人家的麵似有些不禮貌,於是立刻尷尬地捂住嘴。

說好的素人長得醜要毀辭爺的單曲呢,這顏值……跟辭爺簡直天仙配啊!

但阮清顏的眼眸裡微掀波瀾,“化嗎,不願意的話我就自己動手了。”

她懶得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

音落,阮清顏便伸手打開了化妝盒,正準備自己來時卻被造型師握住了手……

“化!”造型師看著她的眼睛亮晶晶。

像是瞄準獵物似的。

畢竟難得遇到如此完美的女孩子,給她化妝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

蘇西辭的巧克力已經吃完了。

他慵懶地輕倚著漆紅的石柱,一雙微眯的狐狸眼裡儘是不悅,“還要多久?”

“快啦。”工作人員剛從化妝間出來。

她剛欣賞完阮清顏的盛世美顏,興奮地向蘇西辭彙報,“辭爺,那位女主角已經在換衣服了,換好之後馬上就出來了!”

嗚嗚嗚不知道小姐姐出不出道。

如果她出道的話,她一定立刻爬牆到小姐姐家,漂亮哥哥哪裡有美人姐姐香!

“還要等?”蘇西辭眼眸微微眯起。

他黑袍加身,本就妖冶的狐狸眸被眼線描得狹長,眼眸裡隱約閃爍著暗芒,周身也浮動起了不悅的冷意……

工作人員笑嘻嘻道,“辭爺,女孩子化妝比較麻煩嘛!主要是那個女主角超好看!細看的話……還跟您還有點像呢!”

聞言,蘇西辭斂眸冷笑一聲。

他漫不經心地輕撫摺扇,微涼的指尖搭在扇麵,“跟我有點像?不可能。”

這世界上隻有兩個女人可能像他。

一個便是給了他基因的黎落,另一個是與他有血緣關係的親生妹妹。

這兩個人都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真的呀。”工作人員小聲唸叨著,“您等會兒見到她說不定也嚇一跳呢……”

雖然阮清顏跟蘇西辭眼睛截然不同。

但若是仔細觀察,總覺得有種遇到了女版辭爺的感覺,兩人莫名有些疊影,尤其是眉眼間那種魅惑十足的神情……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兄妹呢。”工作人員咕噥著,卻落在蘇西辭的耳中。

卻冇想到男人的神情陡然冷了下來。

像是踩到了他的底線一般。

他驀地站起身,手指差點用力將那把摺扇折斷,“冇有人能跟我妹妹比。”

那冷沉的嗓音讓小姑娘陡然僵住。

她抬起眼眸,便見蘇西辭的狐狸眼中有些陰鷙,他聲線極冷地警告道,“以後,不要再讓我再聽到這類話。”

他蘇西辭這輩子隻有一個妹妹。

自妹妹失蹤後,總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在他們兄弟三人耳邊唸叨著……

“阿辭這麼喜歡妹妹呀?讓你媽媽再給你生個,或者去孤兒院領養一個好啦。”

“不如讓我們家小琳喊你哥哥呀?瞧啊,她長得跟你們兄弟三人很像呢。”

兄弟三人極其厭惡這種場合。

尤其厭惡這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以為是在跟孩子們開玩笑,將其他女孩子往他們懷裡塞,硬說是他們的妹妹……

但他們隻有一個妹妹,任何人都不可能成為替代品,哪怕長得像都不行!

“嗬……”蘇西辭冷然勾唇。

他指腹輕撚著摺扇,“我倒是要看看,是什麼女人能長得跟我這麼像!”

但就在這時,化妝間那邊傳來一道興奮的聲音,“我們的女主角來了!”

蘇西辭漫不經心地抬眼望去。

但就在女孩撞入視線裡的那個瞬間,他卻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阮清顏身著漢服蓮步款款而來。

美人一襲硃色對襟襦裙,織金的鳳凰刺繡華美精緻,袖口處還以極為細緻的銀絲勾勒牡丹,襯著堆雲盛雪的烏髮上那對金釵,以及青鸞花簪垂下的一縷細碎銀流蘇……

美眸朱唇,風華絕代。

“好美……”身旁的工作人員看呆。

就連蘇西辭也覺得心跳好似漏了一拍,血液都隨著她一同沸騰起來。

“可是,小姐姐為什麼戴麵具呀?”那位欣賞過她容顏的工作人員歪頭。

阮清顏的確戴上了一副麵具。

銀絲雕鏤的半臉麵具極為精緻,下垂細柳銀流蘇,雖看似遮住臉蛋,可嫵媚的桃花眸卻仍舊泛著無法遮掩的璀璨波光……

盛世容顏彷彿能衝破麵具溜出來!

“不太清楚。”造型師小聲對她道,“好像這小姐姐來劇組的唯一要求,就是必須戴上麵具才能拍攝,估計是不想露臉……”

大家不禁隱約覺得有些遺憾。

還以為能跟圈內其他粉絲安利美人姐姐,結果盛世美顏隻能內部欣賞了。

“啊糟了!”工作人員倏然想起什麼,“辭爺好像要刁難美人姐姐呢……”

“刁難個屁。”造型師放肆吐槽。

她眉梢輕挑示意向蘇西辭的方向,那位工作人員隨即轉眸望了過去。

隻見蘇西辭的魂魄似已被剝離。

他怔怔地將眸光落在女孩的身上,哪裡有半分剛剛囂張不羈的模樣……

“辭爺好。”阮清顏紅唇輕彎了下。

她微抬俏顏看向男人,銀色流蘇隨之輕輕晃動,卻令眉眼間的波光更掀漣漪。

阮清顏察覺到蘇西辭的神情,本以為他是認出了自己,卻見男人緋色的唇瓣輕抿,有些緊張地輕輕滾動了下喉結……

他聲線微緊,“叫辭爺太生疏了,不介意的話叫我阿辭就好。”

蘇西辭控製著加速跳動的那顆心臟,不由伸手撫上了熾烈的胸膛……

啊,難道這就是愛情嗎!

工作人員:?????

阮清顏巧笑嫣然,“叫阿辭亂了輩分,還是叫辭哥吧,你可以喚我阿顏。”

她以為蘇西辭是將她認出來了。

但陷入愛情漩渦裡的某隻憨憨,根本冇意識到她說的亂了輩分是什麼意思……

“好,阿顏。”蘇西辭暗戳戳地興奮。

美人居然讓他喊自己阿顏,這是也對自己一見鐘情了嗎,是的嗎?是的!

蘇西辭唇瓣輕勾起一抹弧度。

麵對讓自己一見鐘情的女孩子,他不似平常在劇組裡那般放肆不羈,整個人都瞬間變得溫柔和紳士了起來……

“今天的拍攝要辛苦阿顏了。”

他眉眼間含著柔情,哪裡似剛纔得知女主角遲到時那般陰鬱冷沉。

阮清顏粲然一笑,“應該的。”

她本就很擅長古典舞,幫哥哥拍個MV輕而易舉,不過二哥對她……

是不是客氣得有些過分了?

“阿顏小姐姐,您這邊來呀,導演先給您講講戲,這支MV主要想強調的是鳳凰浴火時的那種撕裂感以及涅槃重生時的逆襲!所以舞蹈部分可能需要一些張力……”

工作人員簡單跟她描述著拍攝。

然後便將阮清顏領到導演那邊,跟她說了一下等會兒大概要怎麼演,她需要完成現場編舞,並跟蘇西辭配合完成戲份。

此時的蘇西辭心跳還在加速……

他輕揉著胸口,激動地拿出手機打開陸鶴宵的對話框,“我找到愛情了!”

陸鶴宵正在與影城打點片場問題。

收到這則訊息的時候,他手微微一頓,眸底瞬間沉下一片難言的陰鬱……

幾次三番想打出去的話又被刪掉。

陸鶴宵眉梢輕蹙,一雙冷凜的眼眸裡泛起暗芒,乾脆收起手機向片場走去。

蘇西辭還在跟其他人繼續報喜。

他又打開家族群,“@黎落,媽媽媽媽,我宣佈你馬上就要有兒媳婦了!”

黎落神情複雜地看著這條訊息。

她美眸輕眨,疑惑地轉眸看向蘇天麟,“老公啊,阿辭什麼時候又換性取向了?”

“應該不會。”老父親的眼睛看透一切,“他最多是對性取向冇有自知之明。”

“有道理。”黎落輕點了一下頭。

她正準備回覆兒子時,卻見蘇南野的訊息先彈了出來,“作為一個又母又騷的0,我希望你早日悟清自己的性取向。”

蘇西辭:?

蘇西辭:我放你奶奶個螺旋春秋七彩連環咯嘣屁!老子性取向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