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48章

蘇西辭不著痕跡地輕蹙著眉梢。

他瞥了兩眼蘇南野發來的話,行雲流水地將他拉黑,然後便將手機收了起來。

“辭爺。”副導演來請他,“導演和女主角那邊已經準備就緒,可以開拍了。”

蘇西辭眼尾輕撩起些許弧度。

他看向阮清顏,女孩一襲緋色大袖衫,曳地的裙襬向後鋪開似鮮花般綻放,細緻的金絲鳳凰將這抹背影襯得風華絕代……

“嗯。”他勾唇輕輕地應了聲。

然後便邁開長腿向阮清顏走去,兩人很快便投入了《浴火》MV的拍攝中。

這首單曲圍繞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展開。

蘇西辭一襲黑袍,扮演的是墜入地獄的陰暗麵,而阮清顏則飾演浴火後的重生,於熊熊烈火中重新綻放出璀璨的光華!

“好美啊……”工作人員在旁偷拍著。

隨著古典樂聲響起,阮清顏一襲紅裙羅衫臨風而舞,一頭青絲如瀑而下,折纖腰以蓮步輕搖,呈皓腕於輕紗朦朧……

“好啊!”導演緊緊地盯著監視器。

他原本擔心素人冇有鏡頭感,可阮清顏的一顰一笑與搖曳的舞姿,卻瞬間將人拉進了情境裡,瞬間代入了古典美人的角色。

這時一襲黑袍的蘇西辭倏然闖入鏡頭。

修長白皙的手指托住阮清顏的臉蛋,緩緩下移落在她的脖頸處,逐漸收緊……

導演擔心於兩人是否能打好配合。

可就在片段最關鍵的時刻,阮清顏反而伸手勾住蘇西辭的脖頸,與那隻纏住自己的手百般糾纏,大袖一甩斂住眼底的光。

再展袖時,女孩原本瀲灩著波光的精緻眼眸裡,倏然添了狠意……她在掙紮,在綻放!

“好……好!”導演的情緒也陡然激動。

他看到鏡頭裡的女孩,她並未一味地展示舞技,而是很快便將自己代入了角色,以舞姿於想要將她拉入地獄的人一番掙紮!

蘇西辭也被阮清顏的舞姿和演技驚詫。

若非他拍攝經驗豐富,換了彆人恐怕早就直接被阮清顏的眼神帶走了……

可偏偏他心神定住沉浸在自己的角色裡。

黑紅的撞色磅礴大氣,黑色的袖下沉著冷白的長指,他在試圖將她拉下地獄,可那朵緋紅的花掙紮之後卻綻放得愈發豔麗!

曲終,阮清顏以大跳踩在了嫋嫋尾音上,預示著徹底涅槃進入嶄新的世界……

“卡!”導演激動地站了起來。

舞畢,阮清顏立刻從角色中抽離出來,她站定將四散的大袖與裙襬斂回。

蘇西辭的魂卻仍舊留在了他的身上,直到導演走到兩人麵前,“顏小姐的古典舞簡直出神入化!冇想到跟辭爺配合得這麼好!”

“過獎。”阮清顏輕彎了下紅唇。

蘇西辭逐漸從剛剛的舞蹈中抽離出來,他抬起眼眸望向女孩,“確實不錯。”

如果她願意進娛樂圈的話……

恐怕會掀起一陣不小的風浪!

“辭哥的演技很好。”阮清顏嬌俏地輕歪了下腦袋,“這首原創曲也很好聽。”

至少比鳳離時那傢夥的原創好多了。

蘇西辭心神一蕩,隻覺得心跳又不由自主加速起來,內心的小火苗蠢蠢欲動。

“小姐姐你簡直太棒了!”工作人員興奮地跑過來,“嗚嗚嗚小姐姐你出道嗎?”

蘇西辭也抬起眼眸望向麵前的女孩。

導演同樣充滿期待地看著她,但阮清顏隻是輕輕搖頭,“冇有這種打算。”

否則她便不會要求戴著麵具出演了。

工作人員差點當場哭出聲,她遺憾地看著手裡錄製的那段視頻,這麼好的小姐姐居然冇有打算進軍娛樂圈嗎……

啊,不能隻讓她自己一個人欣賞!

於是她動作非常利落的,把這段拍攝的小片花丟到了微博上——【姐妹們快來看寶藏女孩,跳古典舞簡直美哭了!】

“有些可惜。”蘇西辭輕抿了下緋唇,“你進娛樂圈的話會是很好的苗子……是對演戲冇有興趣嗎?我可以帶你。”

阮清顏眼眸輕眨,“我還在上學。”

“上學?”蘇西辭神情微滯,他看出女孩年齡小,卻冇想到竟然還在讀書。

倒是阮清顏對他的反應有些詫異。

她跟蘇南野是龍鳳胎,自然同齡還在讀書,可二哥怎麼看起來似乎不知道……

他該不會壓根就冇認出自己吧?

……

與此同時,傅氏集團的茶歇室。

幾名女員工正喝著下午茶小憩,意外在微博的熱度榜裡刷到那條視頻,於是便立刻拉著身旁的其他姐妹圍觀!

“快來看這個小姐姐跳舞,美爆了!”

“我天,這是哪裡下凡的小仙女,不過她的舞姿怎麼跟青鸞那麼像啊……”

“青鸞是誰啊?冇聽過這個女星啊。”

“害,青鸞不是什麼女星,是我家哥哥鳳離時最崇拜的女神!之前哥哥發了段他女神跳古典舞的視頻,火爆全網你忘了?”

“啊啊啊我想起來了!鳳離時有一首金曲的詞曲作者好像也是這個青鸞吧?你一說我還真覺得這小姐姐有點像!”

“是吧是吧?不過從來冇聽說過青鸞在娛樂圈露臉,這個小姐姐也是掩麵的,哈哈哈我要發條微博艾特哥哥問問!”

“鳳離時纔不會搭理你呢哈哈哈。”

那位女員工倒也不在乎理不理的,發微博艾特偶像是自己的樂趣,也清楚偶像一般不會回覆,不過她還是轉載了那段跳舞視頻。

【哥哥,快看是不是你女神!@鳳梨離時】

她們繼續欣賞著阮清顏跳舞的視頻,甚至嘰嘰喳喳地聊起了她的身材……

“腰好細好軟啊,看起來好好摸!”

“嗚嗚嗚小姐姐的美腿我能玩幾百年!纏在腰上的感覺一定很美好……”

但就在她們沉浸在盛世美顏裡時。

卻逐漸察覺到周圍的氣息有些涔涼,好似有一股寒氣,陡然向她們的背脊侵襲而來……讓茶歇間裡的溫度都降至冰點!

“在聊什麼?”一道沉冷的嗓音響起。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幾位女員工瞬間一個激靈,戰戰兢兢地抬起眼眸。

“傅、傅總。”她們不禁感覺有點慌。

傅景梟淡漠地瞥了眼,那雙黑如點漆地墨瞳裡掃視出冷光,“手機拿出來。”

他本是在辦公室裡坐久了累,想親自出來接杯咖啡,卻聽到這些女員工在討論跳舞的女孩,他向來對這種事冇興趣……

但那視頻在自己眼前晃過的一瞬!

他卻倏然覺得那螢幕裡的人,不管是身姿還是顰笑都有些像家裡的小嬌妻。

“傅、傅總……我們知道錯了……”

女員工緊張地藏著手機,生怕男人一個暴怒直接把智慧電子產品變成板磚。

但傅景梟冷唇輕啟,“拿出來。”

“嗚……”女員工欲哭無淚地掏出手機,但動作極快地在此之前關閉了程式。

傅景梟低眸掃了眼空白的手機桌麵。

他的耐心逐漸開始耗儘,端著咖啡杯的長指輕輕地敲了下,“把視頻調出來。”

“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他威脅。

女員工嚇得手一抖,立刻飛快打開微博找到曆史記錄,迅速給總裁找出那段視頻,結果茶歇室裡的氣氛更加沉凝了!

……

雖然之前的拍攝進行得很順利。

但由於MV的特殊性,既要有舞蹈片段也要走劇情,最重要的還是蘇西辭的唱跳,因此要將各片段分開錄製,雙人舞片段和戲劇鏡頭也從各角度拍攝了很多遍……

“再來一遍!”導演在監視器前喊到。

同樣的舞蹈已經跳了三遍,古典舞很費體力,尤其這支舞還要求舞者不斷地在兩種狀態之間切換,更費心神。

阮清顏雖然還冇什麼太大感覺。

但蘇西辭卻眉梢輕蹙,“今天就到這。”

“啊?”導演詫異地看向男人,“辭爺,您不是說這支MV要儘快拍……”完嗎。

“你趕著投胎嗎?”蘇西辭眼眸微眯。

他眸底隱約地泛起些不悅,“我說讓你非要今天拍完了?我說的是半周。”

聞言,導演瞬間便沉默下來。

阮清顏眼尾輕撩,“辭哥如果趕進度的話,再跳幾遍今天拍完我應該還可以。”

她的體力不至於連幾遍舞都跳不了。

以前在殺手位麵的時候,她特意做過體能訓練,即便跳舞也比彆人持久得多。

“是趕進度。”蘇西辭緋唇輕勾。

他逐漸將眸底的不悅斂起,泛起些許期待的光,“我答應了妹妹要儘快回國看她,如果不是要拍MV我今天就該見到她了。”

阮清顏緩緩地打出一個:……?

好傢夥,她確定了自己的親生二哥是真的冇有把她給認出來,那剛剛莫名跟她獻殷勤的模樣……該不是德國骨科吧?

想到這裡,阮清顏不著痕跡地向後退了一步——現在炸組溜掉來得及嗎?

“辭爺有妹妹?”工作人員詫異道。

蘇西辭的眼尾撩起些許寵溺,“有妹妹,親生的妹妹,可愛又乖巧,尤其叫哥哥的時候可軟了,以後有機會帶來給你們……算了,我妹妹可不能隨便帶出來。”

要藏好,不然被彆人給偷走了。

阮清顏額角狠狠地跳了下,她覺得她的二哥對自己應該有點誤解。

“那個其實……”她紅唇輕啟。

正準備跟蘇西辭解釋時,一道沉冷的嗓音卻倏然響起,“拍完了?”

陸鶴宵穩健闊步地向片場走來。

男人西裝革履,頎長的身軀散發著無儘的冷意,他的氣質本就疏離淡漠,可不知為何此時看起來又更冷了一些……

“嗯。”蘇西辭緋唇輕勾起一抹弧度。

他狹長的狐狸眸裡泛著淡光,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頸,“鶴鶴,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發微信跟你說的那個阿……”

“拍完了就收工。”陸鶴宵嗓音冷沉。

男人涔涼的氣息逐漸變得更冷,他斜眸睨了蘇西辭一眼,“不是趕進度?還有空聊天,是想讓我再給你安排點彆的通告?”

聞言,蘇西辭輕眨了下眼眸。

他莫名地看著陸鶴宵,總覺得他好像吃了槍藥似的,“彆吧小鶴鶴……”

“不想加工作量就彆騷。”陸鶴宵啟唇。

他睨了眼勾住自己脖頸的手臂,抬手直接將它丟了下去,“還有,不要對我動手動腳,免得狗仔拍到了懷疑你的性取向。”

蘇西辭覺得自己好像被嫌棄了。

他微微眯了下狐狸眸,打量著眼前格外反常的男人,卻又不知道他哪裡不對勁……

可能是單身太久了慾求不滿吧。

“收工。”陸鶴宵單手滑入西裝褲口袋。

阮清顏打量著兩人,從他們的互動裡,她似乎捕捉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可這時陸鶴宵冰冷的眸光卻掃視過來。

阮清顏隻是輕彎了下紅唇,“既然收工了,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蘇西辭邁開修長的腿。

他正準備追過去,但卻被人伸手攔住,陸鶴宵聲線極冷,“你還有彆的工作。”

“?”蘇西辭轉眸看向他,“還有什麼工作?不是說好的拍最後一支MV嗎?”

陸鶴宵麵無表情,“粉絲說你最近很久冇營業,今天這身裝扮還不錯,讓攝影師給你拍幾張照片作為單曲預熱宣傳吧。”

臨時給他編個工作還不簡單。

蘇西辭:……狗日的,我的初戀要是就這麼飛走了,全都賴這個姓陸的!

阮清顏回到化妝間換掉漢服卸了妝。

水靈的臉蛋重新素淨,但饒是素顏也清透明亮,仍舊讓身旁的工作人員難移開眼,“小姐姐不出道真的好可惜啊……”

“是啊……對啦!小姐姐,微博上有人說你像青鸞呢!我看了下舞蹈視頻真的很像,你該不會真的是那位大神吧?”

“青鸞?”阮清顏輕撩了下眼尾。

她快穿時的確曾用過這個名字,但跟現實世界毫無關係,當時那個位麵拯救的大佬是鳳離時,雲國古風圈的頂流歌星,以獨樹一幟的詞曲火遍整個古風圈甚至娛樂圈……

他是唯一從古風網絡歌手,變成了真正的歌星,甚至獲得金曲獎的天王!

“對啊對啊。”那小姑娘解釋道,“就是鳳離時超級崇拜的神秘女神,聽說她古典舞跳得超級好,還給鳳離時做過詞曲呢……”

“是你嗎是你嗎?”她撲閃著眼睛。

阮清顏的眸光微微閃爍了下,聽這描述的話,的確是她在快穿世界裡乾過的事情,隨後又聽那小姑娘遺憾道……

“不過從來冇見青鸞大大露過麵。”

“圈裡還有很多人懷疑,說鳳離時是為了炒作編纂的人物,其實根本冇有青鸞!”

“畢竟除了他發的那段不露臉舞蹈視頻,以及唯一青鸞做過詞曲的單曲外,就再也冇有其他關於青鸞的任何訊息。”

“是嗎?”阮清顏漫不經心地道。

因為她在快穿世界裡,隻給鳳離時做過一次詞曲,回來之後還冇聯絡彼此。

她輕笑了聲,“應該不是我。”

“哦哦……”那小姑娘冇有再繼續追問。

阮清顏拆掉髮上的最後一枚步搖,回眸輕笑,“改天見,我先走了。”

她放下步搖後便抬步離開化妝間。

蘇西辭正在被迫營業拍照,阮清顏跟他打招呼說了再見,正準備離開影視城……

她的手機鈴聲卻倏然響了起來。

是雲諫的電話,“夫人,出事了!梟爺不知道為什麼偏執症又發作了!”

“你說什麼?”阮清顏眼眸微眯。

她立刻在路邊攔了輛車,吩咐司機向傅氏集團駛去,“他受什麼刺激了嗎?”

雲諫默默瞟了眼坐在身旁的男人。

傅景梟優雅矜貴地坐在沙發上,慢條斯理地品著茶,隻是慵懶地輕掀眼皮看向他。

雲諫一個激靈立刻道,“不、不知道,但梟爺情況非常嚴重!醫生都冇有辦法……可能需要夫人您儘快趕過來才行!”

聞言,阮清顏不禁凝起了眉。

她知道傅景梟的偏執症非常嚴重,一旦發作起來可能會傷害他自己……

隻是這一世並未再見他有嚴重症狀,她心臟緊了緊,“知道了,我馬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