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92章

恐懼在沈暮澤的心底瀰漫開來。

便見傅景梟漫不經心地斜眸一睨,他緋唇輕啟薄涼地吐出兩個字,“動手。”

聞言,沈暮澤的心陡然一顫。

他下意識轉身想逃,卻見一眾西裝革履的保鏢,訓練有素、氣勢如虹地的闖進彆墅,直接利落地將沈暮澤綁了起來!

“你們乾什麼……你們要乾什麼!”

沈暮澤瞬間便慌了,察覺到四肢都被鐵鏈拴住,他拚儘全力地想要掙紮。

清脆的骨裂聲卻驀地響起,“哢嚓——”

“啊——”沈暮澤痛得仰天大吼一聲,緊接著便覺得身體陡然騰空起來。

他被鐵鏈懸掛在了冰冷的絞刑架上!

傅景梟狹長的丹鳳眸寒凜如冰,他微微仰起下頜看向沈暮澤,清冽的聲線似浸至冰窖般寒徹入骨,“連我的人都敢動?”

沈暮澤用力地掙脫了下鐵鏈。

但那冰冷的鐵鏈,卻像是永遠無法擺脫的桎梏一般,將他的手腳勒得通紅。

“傅景梟。”沈暮澤憎恨地看著他。

這幅嘴臉哪裡還有半分溫潤的模樣,“你來報仇,不過就是為了個女人!但你就算把我綁起來又怎樣……她就是該死!”

反正阮清顏恐怕早就已經死透了。

這個賤女人屍骨未寒,她老公就氣急敗壞前來報複,也不過是徒勞無功罷了!

“該死?”傅景梟狹長的眼眸倏眯。

男人周身的寒凜之意驟然迸發,隻見一把銀色的匕首驀地朝沈暮澤飛去,“敢動我的女人……你才該死!”

隻聽一道淒厲的慘叫,“啊——”

沈暮澤痛到臉色白得駭人,他僵硬地扭過頭看向痛感來源的位置,隻見自己的手掌直接被匕首刺穿!

鮮血淋淋漓漓地滴落了下來……

“我的手、我的手!”沈暮澤的瞳仁驟然一縮,他勃然大怒轉眸看向男人,“傅景梟,你小心蘇氏家族會來報複的!”

傅景梟漫不經心地斂眸拿出手帕。

似是嫌剛剛那把匕首臟了手似的,緩緩地擦拭著,眉眼間波瀾不驚。

“阮清顏她敢冒充蘇氏家族的千金,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幫蘇家找回真正的千金而已,你現在敢動我,等真正的蘇小姐認祖歸宗後,你肯定會遭到報應的!”

“是嗎?”一道清亮的嗓音倏然響起。

傅景梟微微側首,便見那抹翩躚的身影緩緩走進彆墅,女孩一襲豔色紅裙,將本就瓷白的肌膚襯得愈發透出冷的色澤。

阮清顏邁開長腿翩然而至,“我倒是要看看……蘇小姐會如何懲治我!”

“你……”沈暮澤倏地大驚失色。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站在麵前的人,若不是痛覺過於明顯,他甚至要懷疑自己是否出現了幻覺,“你……你是人是鬼!”

“鬼啊。”阮清顏斂眸莞爾一笑。

她的嗓音清麗而又縹緲,好似從天空飄落下來般,縈繞在沈暮澤的耳畔……

卻又像極了來自地獄深處的呢喃,“當然是來找你索命的鬼了。”

“啊——”一道尖叫聲倏地響起。

冷翊抓著林雪薇的頭髮,倏然將她從彆墅外丟了進來,“大小姐,人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