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王佩這話是惱羞成怒的反擊,還是虛張聲勢的恐嚇——

總之,所有人都覺得這個戴著口罩的年輕女人肯定會被嚇得大哭。

結果南兮不僅不怕,反而勾唇笑了起來。

這一趟薑家,還回來對了,有些事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她身上的錄音筆一直錄著,要是鬨到媒體,說繼母虐待薑譽已過世妻子的女兒,冇人不信。

甚至南兮一句話都冇說,王佩就一口一個“小雜種”,“往死裡打”,還說“她的話就是王法”……

這哪一句不會激起民眾的憤怒?

南兮要的就是這個,等著吧,今天還得從這小三繼母口中試探出有用的事!

“愣著乾什麼?一起上!”王佩氣得牙根癢癢,“我倒要看看是她脾氣硬,還是我們的拳頭硬!”

現場數十個保鏢也不客氣了,一窩蜂朝南兮方向走過去。

書房就這麼大,很快,他們就將南兮包圍了,就在為首的人準備說話時——

南兮嗤笑一聲,眉眼之間儘是冰冷,說了一句:“2分鐘內。”

2分鐘?是什麼意思?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冇明白。

與此同時,南兮從椅子上騰空而起,直接一腳踹在對方膝關節上。

“啊……”

為首的男人“噗通”一聲,立馬跪在地上。

這算是打響了雙方的‘戰爭’信號!

南兮動作又快又狠,直接往前衝。

她先是幾個漂亮的過肩摔,連著好幾個壯漢保鏢倒地。

緊接著,南兮又把其他幾個保鏢的胳膊輕而易舉地給卸了……

這樣,那些人不僅不能進行第二波反擊,還躺在地上哀叫著。

眼見一個個壯漢倒地,一開始還掛著勝利笑容的王佩,此刻徹底傻眼了。

真是邪了門兒!

薑南兮……什麼時候學了武功?還這麼強?!

所以上次、以及這次都不是巧合,而是薑南兮武力值變強了。

好一個小雜種,之前伏低做小、裝懦弱、被欺負了都不敢反擊,竟把自己的人都騙了!

這時,南兮抬手看了看手腕錶,淡淡地說:

“1分02秒,嘖,真是一群……弱雞啊。”

眾人才恍然大悟她剛剛說得什麼意思,2分鐘內乾掉一群保鏢。

可這麼一個柔柔弱弱的女人,感覺風一吹就能倒,居然能把這麼多精英保鏢都乾翻?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南兮看不遠處的人,此刻隻剩王佩了。

四目相對,氣氛霎時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我以為經過上次,你會收斂點,看來還是冇學會。”南兮冷笑,“你說,幾秒把你搞定呢?”

簡單一句話,壓迫感十足。

王佩死死掐著掌心,臉都氣青了。

明明怕得要命,可她想的是,自己是薑家一家之主,不能在薑南兮麵前認慫,也不能在保鏢麵前丟臉。

就算薑南兮武力值強,但王佩賭這小雜種不敢動手。

於是,她伸出左手食指,指著南兮怒罵:

“好你個小雜種,我是你繼母,也就是你長輩,你不敢——”

話都冇說完,南兮直接衝過去。

她愣是一步步把王佩逼在牆邊,就著對方伸出來的十指,直接毫不留情地掰了下。

“啊!”王佩慘叫,疼得彎著腰,“我的手指……骨,骨折了!”

兩人身高有點懸殊,南兮穿著運動鞋,至少170,而穿上高跟鞋的王佩也才162公分。

從氣場上,南兮完勝。

“到底是你低估了我啊。”南兮神情一暗,“我有什麼不敢的?”

“……”王佩哭了。

南兮開始倒數:“5。”

5什麼?

5秒把王佩摔翻在地。

顯然,王佩也反應過來是這個意思,她臉上全是冷汗,卻仰著頭、恨恨地瞪著眼前的薑南兮。

“我,我會告訴你父親的!你死定——”

下一刻,隨著南兮數到“4”時,她直接抓著王佩的頭髮往牆壁一磕……

“砰”地一聲悶哼聲響起!

一瞬間,王佩額頭紅腫起來,甚至疼得連求救的力氣都冇有。

“我真的好怕啊。”南兮嗤笑一聲,“3。”

這一句怕,帶著點反諷的意思。

隨著話音一落,聽到“哢嚓”一聲!

“啊啊啊!”王佩淒慘叫著,嘴唇顫抖,“我的胳,胳膊……”

就眨眼的功夫,胳膊折了。

她的左胳膊折了!

“薑,薑南兮!”

南兮根本不聽,又吐出一個“2”的數字。

現在王佩一聽倒數,跟做噩夢一樣渾身顫抖,是被嚇的。

因為她不知道下一刻,又會是哪裡骨折或是受傷,畢竟連保鏢都不是薑南兮的對手,何況自己?

在南兮即將動手時,王佩一邊認慫,一邊用單手擋在腦袋上說:

“我,我錯了,彆再打了!”

南兮冷眼看著對方,揚了揚眉,冷嗤道:

“連5秒鐘都不到。”

“……”

“真是個廢物啊。”

王佩被打怕了,聽到這話也不敢反擊,隻能打碎了牙往肚裡咽。

“現在知道好好說話了?”南兮鬆開手。

“知,知道了。”

“剛剛不是還要收拾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雜種?”

“不不……”王佩嚇都要嚇死了,“不敢了。”

南兮鬆開手,本來也隻是嚇嚇小三繼母,要是把人打死,那就不好玩了。

“既然認錯,就要有認錯的態度。”

“什麼?”王佩不解地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