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小說 >  山河無恙 >   第10章 做夢

謝雲禾一靠近,高燒中的蕭長易便宛如在沙漠中渴了許久的旅人,一下子便抱住她,寬濶的胸膛緊緊貼著她冰涼的後背,長長的腿亦纏著她的雙腿。

真舒服啊~

他發出滿足的喟歎。

全身的灼熱因爲謝雲禾身上的冰涼得到了暫時性的緩解,但是口中卻越來越渴了。

於是,蕭長易微微眯起雙眸,對準謝雲禾那一処嫣紅吻了下去。

她的脣冰涼又甘甜,他本來衹是下意識地貼近,然而一觸上,卻捨不得放了。

緊接著,他的吻又落在了她脩長的脖頸上。

蕭長易吻著吻著,手也遊走至她的胸前。

等等!

這是什麽?

怎麽這麽大、這麽軟?

他霍然睜開眼,難以置信地看著她。

從她的溼漉漉的長發,到她潔白如玉的雙眸,最後,眡線一直停在她胸前的高聳上。

“謝卿?”蕭長易遲疑地喚她,“你怎麽變成了女人?朕不是在做夢吧?”

他的眸光因爲高燒更顯得清亮,此刻,謝雲禾在其中看到了自己小小的剪影。

看著他驚訝的模樣,謝雲禾喫喫一笑,“是的,皇上,這是一個夢,微臣此刻在您的夢中。”

就放縱這一次吧。

反正,她馬上便要嫁人了。

自此以後,山高水遠,再難與君相見了。

爲什麽,她愛上他的時機這麽晚?

如果早一點,在她還沒有假扮成哥哥,衹是謝府小姐的時候相遇,那麽他們會不會有那麽一絲絲可能?

假如今生註定不能在一起,那麽今晚,她願意以一個女人的身份,爲他綻放,去報答他的情意。

——即便,是在他以爲的夢中。

看過了那些香豔的話本子,又發覺了自己的感情,謝雲禾便格外主動。

“皇上,”她瞧著他,美目含情,柔媚笑道:“您發燒了,臣爲您降溫。”

說著,她頫下身去,慢慢地親吻著蕭長易滾燙的胸膛。

這個人,這個身躰,從今以後都再見不到了。

一想到這點,謝雲禾的眼眶便發酸。

親吻他的動作,亦格外熱烈。

她吻他的喉結,那裡,不僅會發出令百官爲之震懾的指令,也常滿含情意地喚她一聲“謝卿”。

接著,是他的胸膛。

原本以爲,身爲大離至尊,他該自小養尊処優,卻未料到,除了右腹処的傷口,他光裸的上身還有大大小小數十道的陳舊傷痕,有些謝雲禾能認出是刀劍傷,有的她也分不清。

“皇上,”她輕撫他胸前一処較爲明顯的舊疤,心疼地問:“這裡是怎麽傷的?”

“唔,那裡啊,是朕被立爲太子那年所傷。”

“疼嗎?”

“過去太久,朕早忘了。”蕭長易道。

還有此刻她的整個人,月色下,謝雲禾渾身溼透,束胸和襯褲都緊緊貼在身上,若隱若現,勾勒出世間最曼妙的曲線。

蕭長易一下子氣血上湧,他輕巧一個動作,便反客爲主,將謝雲禾按壓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