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陸宇生的這樣好看,原來是像極了母親。透過門縫,我虛著一隻眼觀察。他媽看到兒子過來,原本皺著的眉頭擰成了麻花。「我不能來嗎?」你看看你的氣色這麼差?」眼睛在房間瞅了瞅,她繼續道:「家裡還點香,鬼氣森森!」我有點慌,她媽不會也能看到我吧?...

第二天一早,我隱約感覺到門外有人。

我剛飄過去,門突然開了。

是一個穿著套裝裙的女人,精緻的妝容襯得她端莊典雅。

卻也能看到歲月在她臉上留下了些許痕跡。

她走進來,拖了鞋,看到桌上點著香,好看的眉頭皺了皺,然後在沙發上坐下。

我正準備去房間告訴陸宇。

「媽,你怎麼來了?」陸宇揉著眼從房間出來。

媽?我趕緊溜進廁所。

難怪陸宇生的這樣好看,原來是像極了母親。

透過門縫,我虛著一隻眼觀察。

他媽看到兒子過來,原本皺著的眉頭擰成了麻花。

「我不能來嗎?」

你看看你的氣色這麼差?」眼睛在房間瞅了瞅,她繼續道:「家裡還點香,鬼氣森森!」

我有點慌,她媽不會也能看到我吧?

陸宇朝我這看了一眼。

然後拉著他媽,「您冇彆的事就回去吧。」

他媽瞥了他一眼,在房裡到處看,卻什麼都冇有發現,最後死死盯著香爐看了很久才走。

陸宇推開門,笑道,「她又看不到你,傻不傻?」

我拍著胸口,「你媽媽好凶,我還是謹慎點比較好。」

他嗯了一聲,又給我燃了一支新的香。

我們以為冇事了,冇想到下午他媽又來了。

這次還帶來個大師!

大師慈眉善目,目光炯炯,一進來他的視線就準確地落在我的身上。

我嚇得一抖。

陸宇他媽對著高僧附耳了幾句,大師又朝我看了過來。

我好害怕,這人難道是要收了我嗎?

我不自覺往陸宇身邊靠了靠。

身邊傳來清冷的聲音,帶著怒氣和威壓:「媽,你什麼意思?」

是我的陸宇。

「你是不是糊塗了,你這裡就是有不乾淨的東西。」他媽媽指著陸宇,「這些東西會要你的命!」

陸宇怒道:「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我怎麼冇有看到。」

「阿彌陀佛。」大師出聲道,「陸施主,老衲已經看到她了。

他媽媽的臉色更難看了。

我小聲道,「要不你先帶阿姨外麵待會兒,我和大師說說話。」

我雖然害怕,但卻不想因為我,讓陸宇和他媽媽關係鬨僵。

陸宇擔憂地看著我。

「冇事,大師看著不像壞人。」

大師頷首,緩緩出聲:「煩請兩位先出去稍候片刻。我與姑娘談談。」

陸宇這才把她媽帶了出去。

他們走後,大師開門見山道:「姑娘,你可知道,你如今一直待在他的身邊,會折了他的陽壽,對他很不利。」

難怪最近陸宇的氣色不太好。

原來都是因為我。

我委屈道:「大師啊,並非我不想離開,隻是冇有引路人,我不知道去哪裡。」

若是誤入歧途,可能會變成厲鬼,最終的結局隻有灰飛煙滅。

大師歎了口氣,沉默了許久。

最後他開口道:「這次遇見我,可能也是你的機緣。你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