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柚慕霖延》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唐小柚慕霖延,主角唐小柚慕霖延性格討喜,各線劇情發展極為有趣:唐小柚還想和老太爺客套寒暄幾句時,老太爺又敲了敲地板。耳邊細碎的交談聲戛然而止,隻聽得老太爺的聲音在耳邊迴盪,"大家靜一靜,該進去就餐了。"聞言,那些親戚模樣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向西南方向走去,唐小柚推測那應該就是他們的餐廳了。...

“慕小小小姐,你這是…………找我做什麼…………”守衛的臉上泛起了可疑的紅暈。

“砰——”的一聲,唐小柚便狠狠地砸了下去,見這個守衛已經被她砸暈了過去,唐小柚這才丟下木棒,做賊心虛的溜出了花園。

唐小柚小心翼翼的躲躲藏藏,終於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彆墅大門前,可是現在該怎麼辦,就算她溜出了花園,可是她也出不去啊。

正當唐小柚躲在灌木叢後思前想後的時候,“嘀嘀嘀——”的汽車聲音傳入了她的耳朵裡,她瞬間覺得,自己的希望曙光來了。

唐小柚看見下人們都站得齊齊的,畢恭畢敬的分彆出現在中央道路的兩旁,異口同聲的說道:“歡迎慕總回來。”

黑色勞斯萊斯緩緩的駛了進來,正當快要關門的時候,唐小柚硬是硬著頭皮衝了出去。

“啊——慕小小小姐要跑出去了。”傭人們紛紛驚呼起來。

唐小柚氣喘籲籲地奔跑著,不時回過頭去看,身後的人不斷的追捕她,彷彿她說一個越了獄的逃犯。

唐小柚突然停住了腳步,再向後看了看,他們很快就要過來了,慌不擇路隻得跳河。

“撲通——”一聲,唐小柚跳進了水裡,唐小柚逃脫時被慕霖延目睹了熟練的遊泳技巧,慕霖延的車冇有開走,反而是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他心生疑惑,他的妹妹一直都不會遊泳,怎麼可能會有嫻熟的遊泳技巧,他不禁一笑,“有趣。”隨後又說道:“繼續追慕小小,把她帶到我麵前。”

他倒要問問慕小小,是什麼時候自己一個人偷偷學會了遊泳。

唐小柚成功逃脫,那些人並冇有追上來,“呼——呼——”唐小柚一上岸就開始氣喘籲籲,大量的吸收著氧氣,她終於逃出來了,終於不被在囚禁在那個地方了。

三天後,唐小柚回到臨水市。

她想了很久,要不要再去那個自己為準備結婚用的彆墅裡去,一想到那一夜在陳安身下呻吟的林悠然,她的拳頭不由自主握緊,不能再去了,她不想再回憶那些不美好而又肮臟不堪的東西。

唐小柚要回家,對,回唐家,屬於自己的家。

她站在家門口,發現這裡的一切都變了,外麵停了好幾輛車,唐小柚逐步往進走去,鋼琴曲《夢中的婚禮》緩緩的鑽進了她的耳中,逐漸包圍了她。

唐小柚剛要踏進門的時候,便看見多日不見的管家伯叔攔住了她,“請問小姐是何方人士?”

“唐…………”唐小柚正打算報上自己的名字,卻又欲言又止,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了她出意外的事情了吧。

“唐家的喜事我當然要來,我是慕家的千金,慕小小。”唐小柚不自然的笑著說道,幸虧有麵紗遮住了她的臉。

“慕小小?”伯叔的臉色突然黯淡了下來,“你和我們家大小姐的名字可真像,可是,唉…………”說著說著,伯叔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

“慕小小小姐,您請進吧。”

唐小柚點了點頭,便走了進去,冇想到,她死亡的訊息傳播的這麼快,那屋子裡頭放的《夢中的婚禮》也一定不是因為她唐小柚。

原來這是陳安和林悠然的訂婚宴。痛,又開始從心臟蔓延出來。

玫瑰,香檳,還有流水,有柔光照射進來,為玫瑰花瓣鍍上了一層金色,這是一場燭光訂婚宴。

白色蠟燭的火苗搖曳著,彷彿為了一對新人的結髮而舞動。

唐小柚有些退縮,嘴角在微微的顫抖,不敢再邁步子進去,眼前的這一切,是她曾幻想過的。

她日日夜夜都會想著和陳安結婚的那一天,可是現在卻都成了泡影,她的感情錯付了人,陳安自始至終對她的感情都是假的。

唐小柚假借慕小小的身份進入晚宴,尋是想要找自己的父親。她長舒了一口氣,隨後便鼓起勇氣走了進去。

賓客眾多,他們舉杯歡暢,唐小柚權當他們是不存在的,強忍著自己的情緒,朝父親的書房走去。

隱隱約約唐小柚聽見有賓客在議論,她們大多都是富家千金和豪門貴婦,“真不知道蘇家怎麼搞的,蘇家大小姐纔剛剛離世,現在就辦起了喜事。”

“也真是的,真不把唐小柚放在眼裡。”

“你們聽說了嗎?之前唐小柚小姐的未婚夫就是現在這個男人陳安。”

“唐小柚真命苦,連相中的人都這麼負心。”

“快快快,彆說了不然讓彆人聽見怎麼辦?”

唐小柚聽完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擦乾眼淚,不顧一切的進入了父親的書房。

書房內,安安靜靜的,隻有一盞夜燈開著。

她的父親去了哪,唐小柚小聲的叫了起來,“爸,你在嗎?”

冇有迴應,難到父親不在。

“咯噔——咯噔——”高跟鞋的聲音響了起來,唐小柚見眼前有個衣櫃,情急之下唐小柚趕緊躲了進去。

“誒呀,墨墨,都這個時候了,你怎麼還這麼猴急呢?”是林悠然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