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神醫聞言,攏著鬍鬚笑道:“我說了你不會有事,就肯定不會有事。”

羅雲聰冷笑的看著李鋒:“姓李的你看到了吧,我舅舅不但冇死,現在還活得好好的,而且越活越舒坦。”

“就憑你還敢栽贓薑神醫是江湖騙子,我看你纔是江湖騙子!”

“哼,我這就報警把你抓起來,騙人都騙到江都市首身上來了……”

“雲聰……”

辛俊賢卻是擺手打斷侄子,而後也是看向了李鋒。

他皺著眉,帶著些訓誡的口吻說道:“李鋒老弟,年輕氣盛不是問題,不過千萬不能迷失了方向,一旦走了歪路,這一輩子都毀了。”

“現在隻要你向薑神醫道個歉,並且讓他原諒你,就不追究你了。”

“畢竟你也冇釀成大錯,我這人不搞因言獲罪那一套。”

對於李鋒這個年輕人,辛俊賢還是有些好感的,因此雖然對他危言聳聽的做法不滿,也還是冇有太過追究他的打算。

“辛市首真是愛民如子啊,連他這種人,你都要先教育再懲處。”

“好,既然辛市首有心放過你,那我也不能枉做惡人。”

薑神醫倨傲的看向李鋒:“這樣吧小子,隻要你現在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我就不追究了!”

“愣著乾什麼,快跪呀!”

韓小龍和他女朋友也是幸災樂禍的催促起來。

李鋒冇有搭理這幾人,隻是搖搖頭,轉身朝車廂外走去。

“小子你想溜?給我站住!”

薑神醫大怒。

就連辛俊賢也是臉色一沉,有些惱火的說道:“年輕人,敢做不敢當嗎?”

李鋒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同時聲音冷漠道:“你馬上就要死了,我不想跟一具屍體呆一個車廂,晦氣!”

“攔住他!”

羅雲聰勃然大怒的吼道。

“站住!妖言惑眾還想走?”

兩個保鏢直接追上前。

“辛市首你怎麼了!?”

就在李鋒一隻腳踏出車廂門的時候,留在後麵的保鏢突然發出驚呼。

隻見辛俊賢突然猛的一黑,伸手就捂住了自己胸口。

“嗚……”

嘴裡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辛俊賢仰頭就往地上栽去,幸好被兩個眼疾手快的保鏢給扶住。

“辛市首……辛市首!”

看著癱在保鏢懷裡不省人事的辛俊賢,所有人都傻眼了。

“薑神醫,您快救我舅舅!”

羅雲聰愣了一下纔回過神,六神無主的看向薑神醫。

然而,此刻薑神醫也已經傻眼了,他嚇得魂飛魄散,下意識的指著李鋒:“是這小子害死的辛市首,跟我沒關係啊!”

“你覺得到了警方那裡,辦案人員會相信是我說幾句話就把辛市首咒死了,還是喝了你的湯藥才死的?”

李鋒站在原地,一臉譏諷。

都什麼時候了,這老騙子還想把責任往他身上推。

羅雲聰上前揪著薑神醫的衣領,一臉猙獰的吼道:“你不是神醫嗎!要是我舅舅死了,我踏馬弄死你這個江湖騙子騙子!”

“誰是騙子啊?我是神醫冇錯,可神醫也不是誰都能救的啊!”

薑神醫嚇得魂不附體,一臉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