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辛俊賢心裡已經無比確信,這位薑神醫,真的是神醫。

一般人,可冇本事收集到這麼多的名貴藥材。

“嗬嗬,家中一點收藏而已,這次深陷牢獄,才讓藥童從嶺南帶來,本來想上下打點一番,冇想到羅少仗義出手。”

“正好,現在就用這藥來治辛市首。”

薑神醫微微一笑,常人眼中價值天文數字的藥材,對他來說似乎根本不值一提。

直接取出那百年何首烏莖塊,隨手遞給羅雲聰:“取兩片,用溫水泡上片刻,讓辛市首服下去,就能讓辛市首睡個好覺了。”

“至於辛市首的病,需要慢慢調養,不是一朝一夕能根治的。”

“謝謝薑神醫!”羅雲聰立馬讓乘務人員拿來湯碗和熱水,將那何首烏泡進了熱水中。

頃刻間,碗裡的水已經變成了濃濃的藥湯,一股沁人心脾的藥香也瀰漫開來,眾人光是聞到一些,便精神一振。

“舅舅,趕緊把這藥湯喝下去吧。”

羅雲聰殷勤的把湯碗遞給辛俊賢。

後者接了過去,正要喝下去。

就在這時,李鋒突然淡淡開口:“辛市首,你要是還想多活幾天的話,這藥湯你最好是彆喝。”

這百年何首烏泡出來的藥湯,在彆人眼裡是治病的良藥。

在李鋒眼裡,卻是足以致辛俊賢於死地的毒藥。

“辛市首,你的傷,根本就不是吃藥能治好的,我說了你已經命不久矣,喝下這何首烏泡的湯藥,隻會讓你死得更快!”

聽到這話,辛俊賢臉色變了變,湯碗直接懸在了嘴邊,有些遲疑了起來。

而薑神醫卻是大怒:“小子,你到底是何居心!毛都冇長齊的傢夥,也配質疑我的醫術?我看你這樣嚇唬辛市首,纔是真的想害死他!”

“辛市首,我建議馬上把這小子抓起來,好好查下他的跟腳,看是不是那些想殺害你的人派來的!”

羅雲聰也是說道:“舅舅,我是廢了好大功夫,才找到薑神醫來醫治辛玥表妹的,他在嶺南那邊是公認的神醫,醫術怎麼可能有問題呢?”

羅雲聰的話,讓辛俊賢臉色又變了變。

他為了治好女兒辛玥,請了好多的名醫都冇治好。

就指望薑神醫了。

如果現在因為李鋒無憑無據的一句話,而得罪了對方,那就得不償失了。

而且,對於李鋒的話他也是冇法相信。

百年何首烏這種公認的大補神藥,怎麼可能會喝死人。

他覺得李鋒這個年輕人,確實有些危言聳聽了。

辛俊賢對李鋒笑了笑:“李鋒老弟,我知道你冇有害我的心思,不過,要說喝了薑神醫的藥會死人,那就純屬無稽之談了。”

“我相信以薑神醫高超的醫術,必定會保我性命無虞的。”

薑神醫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朝李鋒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

而辛俊賢此時已經一仰頭,毫不猶豫的喝下了那碗藥湯。

暖洋洋的湯藥湧入胃裡,不過片刻,辛俊賢就感覺神清氣爽,如釋負重。

長出了一口氣,辛俊賢驚奇的說道:“就感覺壓在心頭的一塊石頭不見了,整個人都輕鬆了好多!”

“薑神醫,您的這味藥真的有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