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雲聰一把扔開薑神醫,兩眼赤紅的看向李鋒:“是你,是你用陰謀手段害了我舅舅是不是!”

李鋒眸光一寒,譏諷道:“害死你舅舅的薑神醫是你找來的,如果事後證明他是個江湖騙子,你覺得你家裡人會怎麼看你?”

“如果我是你,這會兒我不會愚蠢的急著甩鍋,而是跪下來求那個能救活他的人。”

羅雲聰死死盯著李鋒:“你能救活我舅舅?”

“你給我跪下,我就能救。”

李鋒淡淡道,又看了看辛俊賢:“注意,他剩下的時間不多,最多還有一分鐘,就徹底救不回來了。”

“砰--”

羅雲聰二話不說就跪在了地上,祈求道:“求你救我舅舅!”

李鋒笑了笑,看向薑神醫:“你也跪下。”

“砰--”

薑神醫愣了愣,然後乾脆利落的跪了下來。

他覺得李鋒說得對,無論如何,這時候的關鍵就是辛俊賢不能死,否則無論把鍋甩給誰,第一個倒黴的肯定是他。

“神醫?嗬。”

李鋒笑了笑,也不去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薑神醫,直接上前,對著辛俊賢的胸膛就踹出一腳。

辛俊賢直接被踢得飛了出去,“啪”的一聲重重砸在前方的車廂門上。

一口老血,連帶著剛喝下去的湯藥都從他口中噴了出來。

“混蛋!”

跪在地上的羅雲聰立馬就紅了眼珠子,兩眼噴火的瞪著李鋒:“你想害死我舅舅嗎!”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這是殺人!”

幾個保鏢也是大怒,衝上來把李鋒團團圍住。

他們冇想到,李鋒所謂的救命,就是一腳把辛俊賢踹飛。

辛俊賢都已經不省人事了,李鋒還這樣粗暴對待,這到底是救命還是害命,顯而易見。

“說,到底是誰派你來加害辛市首的!”

保鏢們拔出了火器,一言不合就要對李鋒開火。

“住手!”

就在這時,前一刻還緊閉雙眼,大口吐血的辛俊賢,突然睜開了雙眼大喊道:“咳咳……不要傷害李先生!”

“舅舅你好啦?”

羅雲聰看著自己從地上爬起來的辛俊賢,頓時瞪圓了雙眼。

眾人都不可思議。

剛纔辛俊賢人事不省,臉色黑得可怕,給人的感覺真是已經死了。

現在居然生龍活虎的自己爬了起來,雖然還捂著胸口一臉痛苦,可那明顯是被李鋒踹了一腳造成的。

反正此刻他整個人氣色都好了許多,和之前眉宇間縈繞黑氣的時候形成鮮明對比。

“嘶嘶……好臭!”

這時,韓小龍那個女朋友吸了兩口氣,厭惡的捂住了鼻子。

眾人這才發現,包廂裡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惡臭,薑神醫帶來的那些名貴藥材都壓不住。

片刻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地上那灘黑血上。

那是剛纔被李鋒踢了一腳後,辛俊賢嘴裡噴出來的。

那血黑得發亮,凝聚成一團,也不四散流開,顯得有些邪惡和詭異。

“就是這玩意兒導致辛市首差點死掉的?”

薑神醫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雖然是江湖騙子,但冇少研究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不然也唬不住人。

李鋒冇說話,扯了張紙巾用火機點燃,扔在了那灘黑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