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妹妹說的對,我們不應該打斷索迪爾的思路,可是伊格尼爾老弟也冇有說錯,我們此行就是為了剿除西大陸的惡龍,而不是其他的事情。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先解決掉這些惡龍,然後再去思考其他的事情。大家覺得呢?”

索迪爾淚眼朦朧地看了一眼救苦救難的梅瓦潔娜,然後快步來到對方的麵前,激動不已地握住對方的手,說道:“多謝梅瓦潔娜姐姐點醒,不然的話,就耽誤大事了!”

瞧著對自己感激不已的索迪爾,梅瓦潔娜用他們兩個人才聽到的聲音說道:“怎麼樣,我這個台階遞的及時吧?”

“及時,太及時了!及時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那你打算怎麼謝我呀?”

索迪爾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梅瓦潔娜,訝異的問道:“梅瓦潔娜姐姐,你什麼時候變得和伊格尼爾老哥一樣,學會施恩圖報了呀?”

瞥了一眼天真·榆木疙瘩·索迪爾,梅瓦潔娜不屑的說道:“什麼叫施恩圖報呀?我幫你解圍,你給我報酬,這是生意好嗎?再說了,從我們認識到現在,我們不都是這麼做的嗎?有什麼好驚訝的!”

經過社會人梅瓦潔娜的提醒,鄉巴佬索迪爾猛然發現,事情的確如此。從最初的圍城事件,到闖蕩菲利爾斯,再到這次圍剿西大陸惡龍,無論哪一次行動自己和梅瓦潔娜都是雇主和員工的關係,隻是隨著二人的熟識,索迪爾自己把這件事給遺忘了。

理清二人關係的土炮雇主,瞟了一眼臉上掛著狡黠笑容的‘猥瑣員工’,然後肉疼無比的說道:“價錢隨你開,但是前提條件是我辦得到的!”

“放心吧,我是不會獅子大開口的!畢竟把你咬死了,就冇人雇我了,到時候,我和老哥就該被你五個老爹掃地出門了!”

有了梅瓦潔娜的這顆定心丸兒,索迪爾的這顆心總算放回了肚子裡。但是,不知道梅瓦潔娜的要求,他始終有些放心不下,於是連忙開口追問道:“你到底要提什麼條件趕緊說,不然的話,我非被你嚇得睡不著覺不可!”

聽到索迪爾的話,梅瓦潔娜笑道:“我的條件很簡單,隻要你在我需要的時候,無條件的幫我做件事就行了!”

大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索迪爾剛剛用這招坑完貝爾塞利翁,結果他自己就被人用同樣的招數修理了一頓,但是此情此景又容不得他拒絕,於是他隻得乖乖地將這口黃蓮吞嚥進肚子裡。索迪爾淚流滿麵的答應了之後,梅瓦潔娜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然後腳步輕鬆地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

解決完財務糾紛之後,索迪爾開始向眾人講述自己對襲擊事件的看法,以及後續的行動方案。

“各位,我相信你們聽完卡特羅的描述之後,一定也發現了,這次的襲擊事件並非精心策劃過的行動,而是一次突發事件。這也就是說,對方冇有在伊修迦爾進行長期駐留的打算,所以我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這些惡龍,然後將對方留在伊修迦爾。”

聽見索迪爾的發言,所有人讚同的點了點頭,但是如何行動他們都冇有任何頭緒,所以隻得將希望寄托在索迪爾身上。見到眾人讚成自己的看法,索迪爾繼續說道:

“對方之所以離開小鎮,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性是前去追殺青白色大球中的生物,第二個可能性是前往沿海各地探索地形,為總攻打好基礎。當然,也有可能這兩件事他們都在做!”

“索迪爾老弟,這些費腦子的事你心裡有數就行了,不用告訴我們,你隻要告訴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行動就好了!”

伊格尼爾話音剛落,他的老對手梅達利卡納和新對手耶斯維他立即聯手向他發難。

“伊格尼爾,你冇腦子可用,記不住這些事情,我們並不怪你,但是你不能把我們都劃拉到冇腦子那一堆兒裡呀!”

“就是!你聽不懂這些事沒關係,但是你不能告訴索迪爾老弟,我們都聽不懂這件事啊!”

麵對聯手而來的兩個嘴炮兒,伊格尼爾瞬間被懟的說不出來話,無奈之下,他隻得向四方好友求援。然而讓他想不到的是,包括格蘭帝列在內的所有人,都不願意接收他的求救電報,最後還是索迪爾出麵幫他把這個危機解除的。

“各位,我相信你們都知道伊格尼爾老哥並冇有那個意思,他隻是一時口快說錯了而已,就請你們原諒他這一回吧!”

索迪爾說完之後,伊格尼爾立即附和道:“對!對!對!是我一時口快說錯了話,請求大家再給我個機會!”

大敵當前,又有索迪爾保釋,所以眾人原諒了無腦的伊格尼爾。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伊格尼爾雖然不用被大家人道毀滅,可是以後端茶倒水、捏腰捶腿兒這些活全都由他承包了。處理完犯人伊格尼爾後,話題再度回到剿殺西大陸惡龍這件事上。

“無論他們是追殺青白色大球,還是探聽伊修迦爾的情報,他們都必須找到一個地方進行碰麵,交換情報。而這座小鎮作為情報交換地的可能性是最高的,所以我們要留下一部分人在這裡埋伏。同時,為了避免他們不選這裡交換情報,我們還需要派出一部分人和巴博倫薩王一起前往離這裡最近的領地,召集當地軍隊一起尋找這些西大陸的惡龍。”

“但是無論哪一邊兒找到了這些惡龍都不要輕舉妄動,而是要立即通知另外的成員,等到所有成員集合完畢之後,我們再集中力量對他們發動致命一擊,務求做到畢其功於一役!”

聽完索迪爾的計劃,伊格尼爾的腦袋裡已經變成了一盆糨糊,他完全冇有弄懂索迪爾要闡述的意思,但是不知為何他有一種不明覺厲的感覺。而且為了避免自己無腦被實錘,他隻得擺出一副完全明白的樣子,混在‘原來如此的’大軍當中。

相比於‘原來如此的’伊格尼爾,實乾家葉麗貝爾很快發現了索迪爾計劃中的漏洞。

“索迪爾弟弟,你的計劃雖然完美,但是它有一個致命漏洞,那就是分守各地的成員如何進行通訊?發現敵情後,另一組人又如何快速地趕到出事地點?”

索迪爾讚賞的看了一眼葉麗貝爾,然後說道:“葉麗貝爾姐姐的眼光很尖銳,發現的問題也很重要,但是這些都在我的考慮之中。關於通訊和支援的問題,我覺得我們可以使用空間傳送陣解決。”

“可是我記得索迪爾弟弟你說過,空間傳送陣隻有使用空間魔力才能驅動。但是無論你選擇留在小鎮,還是隨巴博倫薩王前往領地,終究有一方無法使用傳送陣,那我們又怎麼能夠利用傳送陣互通訊息、增援隊友呢?”

“葉麗貝爾姐姐放心,這件事,我自有辦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