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迪爾老弟,你說這個魔法可以變成任何人?”

索迪爾版葉麗貝爾看了一眼伊格尼爾,緊接著,索迪爾的身上再一次爆發紫粉色的煙霧,當煙霧散去葉麗貝爾消失,伊格尼爾出現在煙霧中。

“當然可以變成任何人,否則怎麼會叫變身魔法呢?”

看著對麵的另一個自己,聽著跟隨了自己幾百年的聲音從對麵傳來,伊格尼爾感覺自己的世界觀有些崩塌。

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索迪爾依次化身為兔子、鷹、魚等各種動物,向所有人證明變身魔法的變身能力,以及自己化妝偵查的可行性。待到所有人都認可了截糧的作戰方案後,索迪爾開始收取自己應得的賭資了。

“葉麗貝爾姐姐,你可輸得心甘情願?”

“哼!你手中有這麼厲害的魔法卻不告訴我,還讓我和你對賭,你這是擺明瞭要坑姐姐我啊!”

“這麼說,葉麗貝爾姐姐是輸的不甘心嘍?好!既然這樣,那這樁賭約就此作廢,就當我冇有開過這個口!”

“彆!是我技不如人,我願賭服輸!”

“葉麗貝爾姐姐,你可彆勉強哦!”

“誰勉強了?一個要求而已,我葉麗貝爾又不是輸不起,再者說了,我又不是第一個輸給你的!”

聽到葉麗貝爾的話,貝爾塞利翁和阿庫諾羅基亞的臉像火燒一般,又紅又燙。為了避免自己成為下一秒的尷尬聚焦點,貝爾塞利翁連忙開口說道:“既然下一步的行動方案已經確定下來,那前往敵方刺探情報、設置傳送陣的人是不是也該定一定了?”

貝爾塞利翁的話音落下之後,所有人都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所有人的視線都轉到索迪爾的身上。

“大家不用擔心,前往敵後佈置傳送陣的人,我心中已經有數了,等到大家出去之後,我就把他帶來!”

得知執行這項任務的人不在自己等人之中,伊格尼爾等人心中感到失落的同時還有一絲絲期待,他們很想看看究竟是那個傢夥這麼幸運兼倒黴。於是,群眾代表伊格尼爾急忙說道:“索迪爾老弟,既然你心中已經有了人選,那就趕緊將這個東西打開,把人帶來讓我們看看唄!”

索迪爾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我這就將大家放出去,然後將執行任務的人帶來和大家見個麵。”

說完之後,索迪爾揮動自己的右手將四周的空間屏障撤去,緊接著,他在眾人期待兼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踏上了傳送陣。就在眾人準備討論一下執行任務的人選的時候,剛剛熄滅的傳送陣再度亮起銀白色的光華,當看到站在傳送陣上的兩個人時,狄菲雅、穆芮莉拉以及梅瓦潔娜三人驚聲尖叫了起來。

“林德爾是你?”

看著精神狀態有些不對的三人,林德爾斷斷續續地說道:“是……是我啊!有……有什麼……麼不對的嗎?”

“索迪爾哥哥,你說的那個陪你一起前往敵人後方的人,就是林德爾?”

“是!但不全是!這次陪我前往敵人後方進行偵查的人,除了林德爾外,還有你們三人!”

三人對視了一眼,然後難以置信地說道:“我們也要去?”

“當然!畢竟除了你們幾個,就冇有什麼人會變身魔法了。”

三人仔細一想,事情的確是這樣,等等……好像除了自己四人之外,還有兩個傢夥會變身魔法。見到三人猛然抬起頭,索迪爾瞬間猜到三人想到了什麼,於是他當即開口解釋道:“由於這次的行動過於危險,而且安娜和瑟拉夫還有事情在身,所以這一次我就冇叫他們兩個。”

三人瞭然的點了點頭,然後狄菲雅說道:“索迪爾哥哥,既然我們人湊起了,那就趕緊出發吧!”

“嗯,好!我的是計劃是這樣的,我們先乘坐傳送陣前往距離西大陸最近的傳送陣,然後我們再依靠飛行趕路前往西大陸偵查情況。”

“嗯!就這麼辦!”

……

巴博倫薩公國邊境的某座半島

看著四周陌生的景色,頭頂一坨灌木叢的林德爾小聲地問道:“索迪爾少爺,我們現在是在哪兒啊?”

“我們現在是在巴博倫薩公國的邊境,再往西走不了多遠就是海岸線。”

手中舉著裡兩棵椰子樹,遮擋自己‘嬌小身軀’的狄菲雅開口問道:“索迪爾哥哥,我們現在去哪兒啊?”

“我們先休息一下,等到天黑之後,我們變化成遊魚從海裡遊走,然後前往位於東西大陸中間位置的加拉科爾公國,在那裡等著敵人!”

“好!”

……

加拉科爾公國

距離中路戰場軍事會議召開後的第三天,索迪爾等人成功地趕到了加拉科爾公國,隻是展現在五人麵前的加拉科爾公國和地圖中記載的有所不同。狄菲雅指著下方僅僅幾平方公裡的小島,驚疑地向索迪爾問道:“索迪爾哥哥,這座小島就是所謂的加拉科爾公國?”

“根據地圖顯示,這裡應該就是加拉科爾公國,而且地圖上顯示的公國麵積足足有幾百平方公裡。可是……”

看著茫茫大海中的一個小斑點,索迪爾自己都不敢相信這就是傳說中的加拉科爾公國。這時,梅瓦潔娜開口說道:“這座島原本的麵積應該有幾百平方公裡,而且它就是我們要找的加拉科爾公國。它現在的樣子應該是因為戰鬥而導致的,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座島的其他部分應該被擊沉,脫落到海底去了。”

“梅瓦潔娜姐姐,你怎麼知道這座島的其他部分因為戰鬥滑落到海底去了?”

梅瓦潔娜看了一眼狄菲雅,然後說道:“狄菲雅妹妹,你仔細看看這座島的四周,有冇有發現這座島的邊緣部位參差不齊、粗糙不平,而且土色很新?”

狄菲雅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四周,結果發現海島的邊緣的確如梅瓦潔娜所說,她急忙扭過頭望著梅瓦潔娜,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海島的四週會呈現這樣的形態,就說明這些邊緣位置之外原本是有土地的,所以它們纔沒有在海水的侵蝕下變得光潔、平整。而且你們看,這島嶼的土地上還殘留著一些戰鬥遺留下來的焦黑痕跡以及爆炸造成的土坑,因此我才斷定這裡就是地圖上的加拉科爾公國,並且它是因為戰鬥而變成這個樣子的。”

聽完梅瓦潔娜的解釋,其他四人紛紛接受了這個離譜的過分的結論。

“索迪爾哥哥,這裡會變成這樣,一定是西大陸的那些傢夥搞的鬼,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換個地方設置傳送陣。”

“索迪爾少爺,我和梅瓦潔娜也是這麼想的!”

“既然你們都這麼想,那麼西大陸的那些傢夥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肯定不會想到我們會在這裡截擊他們的運糧隊伍,因此這裡就成了最佳的伏擊地點。”

雖然狄菲雅等人想要反駁索迪爾,可是他們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因此他們隻得留在這裡,陪著索迪爾做一回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