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迪爾盯著地麵上正在艱難前行的軍隊,腦中想到確是昨夜自己在叢林中聽到的對話,讓他冇想到的是早在四五天前‘他們’就將攻擊目標定為自己。不過,這也從側麵證明自己前往米爾狄安魔法學院學習魔法的正確性,自己想要在亂世活下去必須有足夠的自保的力量。除此之外,自己還需要讓那些不知死活的存在感受到自己的怒火,省得自己老被人惦記,想到這裡索迪爾將視線投射到隊伍前列的一道身影。

“少爺我們該追上去了,否則這些人類會有危險的。”索迪爾身後,穆芮莉拉小聲的提醒道。

“切!我們和少爺可不是來給他們當保姆的,要是連一點小困難都要我們出手,還養著他們乾嘛?”不同於穆芮莉拉的溫和,林德爾對於人類的態度就粗暴多了,這也是佛斯塔都大多數龍族對人類的態度。

“你們兩個不要吵了,我們現在跟上隊伍。不過林德爾說的也冇錯,我們可不是養著他們圖好玩,有些事還是得他們自己做。”索迪爾止住二人爭吵後,開始追趕前方的隊伍。

看著自己身側的二人,索迪爾也是無奈。昨天夜裡自己將聽到的對話告訴哈蒂斯塔五人後,便提出了自己的計劃,當得知索迪爾要以身為餌釣出內奸時,五人極力反對。最後見到索迪爾態度堅決,哈蒂斯塔提出誘敵可以但是必須有龍族成員保護他的安全纔可以,所以索迪爾隻好帶著二人一起行動。當然穆芮莉拉二人並不知道這次計劃的真正目的,和下方所有人類一樣他們得到的解釋是建造前沿哨所,防止偷襲事件再度發生。

三龍的速度極快,不多時就追上了行進的隊伍,望著即將到達的目的地,索迪爾知道這一次將是反擊科雷依塔的最佳時機,一場大戰在所難免。恐怕下麵的士兵冇有幾個能夠活著回到佛斯塔都,可這是無法避免的事,畢竟整塊西大陸都處於紛亂之中,自己隻能儘自己的最大努力保證他們的安全。而且不剷除掉潛伏著的內奸的話,以後會有更多的犧牲,所以自己隻能兩害相權取其輕。終於,軍隊漸漸進入目恩斯峽穀,索迪爾估計他們也快要行動了。

齊瓦耳盯著天空中那頭七彩色的巨龍,心中的興奮漸漸消退,反而一股冇來由的不安感揮之不去。本來自己還在為怎麼將他騙出佛斯塔都而發愁,冇想到他竟自己提出要前往目恩斯峽穀修建哨所,當時他覺得這簡直是老天都在幫自己,心中高興不已。現在想來事情的發展恐怕有些過於巧合,不過不管如何自己都冇有退路了,硬著頭皮也要完成那件事,現在他開始有些後悔答應那頭黑龍的要求了。恐怕連他們都冇想到,佛斯塔都的少爺會成長如此之快吧!

不過當他的視線轉移到前方身穿皮甲的人影時,心中的不安和後悔全被他掐滅乾淨,就算自己被人恥笑,被佛斯塔都的龍族追殺,失去一切,也要殺了他。自己要將當年他贈與自己的恥辱十倍百倍地還回去,讓他明白自己並不是任人欺辱的存在,隻是可惜了琳兒妹妹從此以後要孤單一人過日子了。

“轟隆!”

當索迪爾和軍隊完全走進峽穀之後,一顆巨石瞬間越過眾人將穀口封死,還有幾個倒黴的人被飛起的碎石擊殺。峽穀頂上六道巨大的黑影顯現,六雙眼睛玩味的在索迪爾和穀中軍隊身上掃過,彷彿掃視獵物的獵人一般。軍隊開始出現混亂,林德爾和穆芮莉拉急忙上前將索迪爾保護在身後,齊瓦耳也在這時悄悄地朝著自己的目標靠近。

“布萊克你怎麼會在這裡?”林德爾盯著峽穀頂上的一頭黑龍驚詫的問道。

“我為什麼不能出現在這裡?我布萊克想去哪兒就去哪兒!”黑龍布萊克戲謔的盯著林德爾回答道,然後將目光轉移到索迪爾身上,大聲問道:“你就是一年多前被基爾柯尼斯撿回去當兒子的龍?”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樣?”索迪爾冇有任何急躁,從容的問道。

“是的話,我就考慮一下讓你做我的兒子,不是的話,你隻好去死了。”看著從容自在的索迪爾,布萊克感覺自己一拳捶在了棉花上一般,這小屁孩不是應該嚇得跪下來求饒嗎?怎麼敢如此和布萊克大爺講話。

“嗬嗬!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覺得自己一定可以殺死我?是他嗎?”索迪爾聽到對方的話後輕蔑的一笑,將手指向下方的齊瓦耳。瞬間所有人的目光轉向齊瓦耳,本來已經快要得手的齊瓦耳身體僵在原地,刺向目標的匕首停留在空中。

盯著即將刺入自己後心的匕首,瑟拉夫恐懼的同時一股無明業火燃起,他伸手搶過齊瓦耳的匕首,拔出自己的長劍架在他的脖子上,這時後麵的衛兵反應過來走上前將齊瓦耳捆綁起來。與此同時天空中布萊克感覺到不妙,也許自己這一次失算了。就在他打算撤退之時,峽穀外的天空中出現了十隻巨龍的身影,為首的正是基爾柯尼斯。布萊克知道自己恐怕無法活著離開這裡,畢竟自己也冇有以一敵二的情況下,從龍族的包圍圈中逃走。

“囚牢空間!”

“風鐮!”

“翠綠訊!”

“加速!”

“遲鈍!”

就在布萊克思索對策之時,索迪爾果斷出手將索迪爾六龍困在囚牢之中,發動狂轟亂炸。與此同時一道道加速魔法施加在外圍的基爾柯尼斯等龍身上,基爾柯尼斯立刻領會索迪爾的意思,一道吐息對著被困的布萊克噴出,同時加快行進速度。其他諸龍也有樣學樣,發動攻擊,現在他們有些理解昨夜宴席之上基爾柯尼斯所說的話的意思了,自己這位少爺還真是不好惹。

其中最震驚的就屬林德爾和穆芮莉拉,他們一直以為索迪爾少爺太年輕了,作戰本事又冇多少,這趟自己這個保姆肯定會很辛苦。

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太天真了,索迪爾少爺也許打不過自己,但是對付科雷依塔的那群傢夥簡直不要太容易。就連他們潛心安插的內奸都被少爺識破了,他們自己更是要被少爺和基爾柯尼斯老大圍殺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