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噗通”

索迪爾剛剛從空間裂縫中踏出,便因為體力不支直接單膝跪倒在地麵上,口中還不斷地喘著粗氣。

“安娜你出來檢視一下我們現在的位置,確定一下待會兒要走的方向。我要趁著這個時間歇息一下、恢複魔力和體力,避免待會兒冇有體力上路。”

“嗡”

索迪爾話音落下,在他的身旁出現一道金色的空間通道,安娜和一隻穿著黑色禮服的山羊從通道之中走了出來。安娜站在索迪爾的身邊,朝四周觀察了一圈,然後她發現在他們的東麵不遠處有一座輪廓模糊的城市。安娜經過再三觀察之後,終於確定了遠處的城市正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翠依奧爾休王國的都城,菲利爾斯。她的臉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然後指著遠處的城市,興奮地對索迪爾說道:

“老師,你看!不遠處的那座城市,不就是菲利爾斯嗎?”

“嗯?”

索迪爾順著安娜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確實感覺有些眼熟,但是還是有些不能確定。於是,對站在安娜身邊的山羊說道:“卡布利可,麻煩你前往附近調查一下,遠處的那座城到底是不是菲利爾斯。”

“老師,你不相信我?”

“我怎麼會不相信你呢?隻是現在是黃昏,四周的光線不好,而且我們離城市這麼遠有可能會認錯。所以還是讓卡布利可去確認一下比較好,畢竟我們現在時間緊張,不能出現任何意外呀!”

“安娜小姐?”

“既然老師這麼說,卡布利可先生就麻煩您前往確認一下。”

“樂意效勞!”

得到安娜的許可之後,卡布利可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四周,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吩咐完這些事情之後,索迪爾便直接坐在地上開始冥想打坐,恢複一路之上損耗的魔力以及體力。安娜雖然對索迪爾剛剛的不信任,感到有些生氣,但是此時她還是儘職儘責的替索迪爾守護好四周,防止他受到彆人的打擾以及傷害。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卡布利可返回到二人的身邊,然後將自己打探的結果悄悄地告訴了安娜。看著仍然閉目打坐的索迪爾,安娜小聲地對卡布利可說道:

“卡布利可先生,老師冥想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你現在待在人類世界也冇有什麼事情可做,不如先返回星靈界休息。”

“是,安娜小姐!”

……

菲利爾斯,西城門

“將軍,我們終於趕上了!”

“是啊,趕上了!否則的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想向陛下交代呢!”

蘭古看著不遠處寬大的城門頗為感慨的說道,想當初奉命接管西部邊境防務的時候,他以為自己隻需幾個月就可以完成陛下的委托,然後風風光光的返回菲利爾斯。但是連他自己都冇有想到,自己這一離開竟然離開了十六年,看著眼前和十六年前一模一樣並未有任何改變的城市,蘭古感覺自己這些年經曆的事情就像一場漫長而枯燥的夢一般。隻是不知道,當年的故人現在還剩下幾個,而自己這次回來又能見到幾個。

蘭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對身後的部下們說道:“大家都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提起精神來,不要給我們西境軍團丟人現眼!”

“是!”

跟隨在蘭古身後的上百名士兵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武器,甚至有人還拍了拍臉頰讓自己看起來更精神一些,然後眾人便挺直了腰板騎乘在戰馬之上朝城門口緩緩走去。

……

“呼”

索迪爾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隻見四周的光線比剛纔更加暗了一些。想到自己尚未完成的事情,索迪爾急忙起身,準備破開空間趕路。就在這時,他忽然想起自己打坐冥想之前發生的事,於是急忙大聲地喊道:“安娜!”

“老師,您醒了?我在這裡呢,冇有出什麼事,您不用擔心!”

索迪爾看著從自己身後蹦出來的安娜,搖著頭斥責道:“你呀!剛剛真是嚇壞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了呢!”

見到老師醒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確認自己的安全,安娜心中暖暖的。但是想到不久之前老師對自己的不信任,安娜吐了吐香舌,然後調皮的說道:“老師真是粘人,一刻也離不開人家!你說我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狄菲雅師母呢?”

看著安娜調皮可愛的樣子,索迪爾一時有些呆住了。不過當聽到她後半句話,索迪爾彷彿被天雷擊中了一樣,瞬間清醒了過來。

“小丫頭,你最好彆亂說話,否則……你懂得!對了,我冥想了多久?還有前方的城市是菲利爾斯嗎?”

麵對老師的威脅,安娜嚥了一口口水,然後乖巧至極的說道:“老師,您已經冥想了一個小時,學生見您一路辛勞,所以冇有敢貿然打攪您休息。至於前方的城市,的確是菲利爾斯。而且根據卡布利可打探到的訊息,我們現在距離菲利爾斯的西城門已經不足五十裡了!”

“是嗎?既然這樣,我們現在就出發,等到了城裡再好好休息!”

得知自己距離菲利爾斯已經不足五十裡,索迪爾心中鬆了一口氣,然後直接在原地使用變身魔法變化成了人類模樣。

“風之造型·風舟”

“嗡”

這一次索迪爾並冇有像之前一樣破開空間趕路,而是使用風屬性的造型魔法製作了一艘可以載人飛翔的飛船,然後他扭過頭對安娜說道:“快些上來,否則我們今天晚上就隻能在城外露宿荒野了!”

安娜將手伸向索迪爾,然後任由著他將自己拉上風舟。等到安娜登上風舟之後,二人便乘坐著這艘風之大船向著菲利爾斯航行而去。

……

菲利爾斯,王宮

議政大廳

“丞相,現在情況如何,還有幾位將軍未曾趕到菲利爾斯?”

“啟稟陛下,就在剛纔蘭古將軍和奧德迪克將軍先後抵達了都城。至此,陛下下令征召的將軍們,便全都趕回了都城。請陛下放心,必定不會耽誤明天訂婚儀式舉行的!”

“哦?這兩個傢夥竟然同時趕到,而且分彆是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個趕到菲利爾斯?有意思!立刻將這二人召進宮來,本王有事情要和他們商量,順便幫這二人完成他們心中的願望。”

“是,微臣這就命人將二位將軍召進宮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