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斯韋特山,伊修迦爾營地外圍

相比於伏兵叢林處的緊張對弈,這裡要顯得輕鬆愜意了許多。山腳下的西大陸惡龍們紛紛席地而坐,靜靜仰望著山頂上的營寨,而山頂上的亞特等人則是站在寨牆上俯視著山下慵懶的眾人,兩家就這樣無聲的對峙著,冇有半點開戰的意思。

“亞特,這些傢夥打得什麼主意,為什麼不進攻啊?(布爾茲)”

“他們在等,等我們疏忽大意,然後趁機發動進攻,一舉拿下營寨。(瑪瑟)”

“哼!他們是白費力氣,我們纔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呢!(利維亞)”

身為眾人當中智慧最高的亞特就這樣靜靜聆聽著眾人的議論,不發一言,就好像他是個局外人,這裡的一切均與他無關一般。不過,他這個局外人並冇有當多久,因為同為高智商且觀察力敏銳的瑪瑟發現了他的異樣。

“亞特,你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

被人從思考中拉出來的亞特看了一眼瑪瑟,然後反問道:“瑪瑟,你說山下的這些傢夥真的是來攻擊我們的嗎?”

“他們費儘心機的隱藏行跡,悄悄接近我們,並且調動三分之二的兵力將我們圍得像鐵桶一樣密不透風,如果他們的目標不是我們,有必要這樣做嗎?(瑪瑟)”

“可是自從菲爾離開之後,他們便從營寨外撤退到叢林之中,我們能夠看到的就隻有最外圍的這些人,其他人的蹤影我們卻無法掌握。(亞特)”

“你的意思是,他們藉助叢林的掩護,將大隊人馬轉移到彆處,隻留下外圍這些人監視我們?(瑪瑟)”

“難道冇有這個可能性嗎?(亞特)”

“可是這裡除了我們以外什麼人也冇有,他們將大隊人馬調走又有什麼意義呢?(瑪瑟)”

“莫非他們的目標不是我們,而是賢龍大人的援軍?(布爾茲)”

“什麼?(利維亞)”

經過布爾茲以及亞特的提醒,瑪瑟終於意識到自己等人被捲進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並充當了引誘賢龍入彀的棋子。

“亞特,我們必須想辦法告訴賢龍大人實情,不能讓他們掉進敵人的陷阱呀!(瑪瑟)”

亞特衝著瑪瑟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已經來不及了!你看!”

瑪瑟順著亞特所指的方向望去,發現原本慵懶的躺在地上的敵人紛紛站起了身,並朝著自己等人所在的位置緩緩逼近。

“亞特,他們的目標不是賢龍大人的援軍嗎?怎麼現在反而朝著我們攻過來了?(布爾茲)”

不等亞特開口,將一切都弄清楚的瑪瑟開口說道:“一定是援軍識破了他們的詭計,冇有進入伏擊圈,他們為了逼迫援軍繼續前進,所以派兵進攻我們。”

“進攻我們就能逼迫援軍前進?(利維亞)”

“你笨蛋啊!援軍的目的是為了救援我們,一旦我們這裡情況危急,他們便彆無選擇隻能繼續前進。(布爾茲)”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利維亞)”

“怎麼辦?當然是迎戰了!(亞特)”

……

歌德斯韋特山外圍

“師長,你聽!”

其實不用一旅長提醒,西劄瀾薩也發現了遠處的動靜。此時此刻,他更加確信前方叢林中有敵人埋伏,因為這場戰鬥來的太巧了!不過,就算他識破了敵人的詭計也不得不往圈套裡跳,因為他這次行動的目的就是為了救援北大營,自然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北大營淪陷。

“一旅長,你馬上將這裡的情況通稟給聖龍大人,讓他馬上前來支援!”

“是!”

目送一旅長離開之後,西劄瀾薩衝剩下的兩名旅長命令道:“二旅長,馬上帶你的人上前偵查,找出繞過這片叢林的道路。”

“是!”

“三旅長,你馬上前往後軍壓陣,保證大軍後方的安全。”

“是!”

“所有人聽著,結圓形防禦陣,緩步推進!”

“是!”

在西劄瀾薩的命令下第一師開始從靜止狀態轉化為運動狀態,雖然速度不快,但是卻在一步步地逼近著叢林。

……

看著外麵龜速移動的第一師,戴爾斯德心中又急又氣,可是偏偏他現在一動都不能動,一絲聲音也不能發出,因此他隻能滿眼怒火的盯著隊伍前方的西劄瀾薩,在腦海中將對方狠K一頓。

“戴爾斯德大人,敵人雖然向前移動了,可是他們不往我們這裡走啊!”

“我眼睛又冇瞎,用你提醒呀!”

“戴爾斯德大人,我們得想辦法讓他們進叢林呀,不然的話,我們的埋伏不就冇有任何意義了嗎?”

“催什麼,我這不是正在想嗎?”

見到戴爾斯德大發雷霆,問話的人乖乖地閉上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再發出一絲聲音。

片刻之後,閉目沉思的戴爾斯德睜開了眼睛,然後對身側之人說道:“你馬上前去北大營,告訴古德佩斯,攻勢還不夠狂猛,讓他再加強一些。”

“是,屬下這就去辦!”

……

當阿庫諾羅基亞率領著第二師逼近歌德斯韋特山脈之時,前方天空中忽然出現兩道黑影。和西劄瀾薩一樣,經過當初那次伏擊之後,聖龍大人的謹慎增加了不少,因此他立即讓部隊停止前進,展開防禦陣型,靜候黑影到來。

片刻之後,黑影來到了隊伍的跟前。隨著距離的消失,再加上光線良好,聖龍認出了來者的身份。

“所有人解散,原地休息!”

命令眾人解散之後,聖龍大人立即朝著二人迎了過去。

“達列斯,我不是讓你前去偵查情況嗎?你怎麼會和額吉菲在一起?”

“聖龍大人,事情是這樣的,屬下在偵查的路上遇到了前來尋找您的額吉菲旅長,因此便帶他來見你了!”

聽完達列斯的稟報,阿庫諾羅基亞瞬間意識到,西劄瀾薩的第一師一定遇到了什麼麻煩。於是,他急忙詢問道:“額吉菲,是不是西劄瀾薩那裡出了什麼事情?”

“聖龍大人,不久前師長率領第一師平安抵達歌德斯韋特山的外圍,但是師長卻發現前方的必經之路上有敵人在埋伏,於是便命令我們停止前進,尋找安全道路。誰知敵人卻在此時發兵攻打北大營,師長擔心北大營會發生意外,於是便率領第一師沿著探索出的道路緩速前行,同時派屬下前來向聖龍大人求援。”

“你說什麼?西劄瀾薩在敵情不明的狀況下貿然出擊了?”

“是!”

“西劄瀾薩這個魂淡,難道他想讓第一師再做一回俘虜嗎?”

“聖龍大人,事已至此,您還是趕緊帶領第二師前去支援師長比較妥帖,至於冒進的問題,等到咱們脫離險境之後,您再找師長慢慢算吧!”

“也隻能如此了!所有人集合!”

將自己胸中的無明業火封印存檔完畢之後,阿庫諾羅基亞轉過身衝著第二師的所有成員下達了集合的指令。片刻之後,集結完畢的第二師在額吉菲的帶領下朝著伏兵叢林快速逼近。

……

經過一刻鐘的急行軍,第二師終於趕到了伏兵叢林,但是眼前的景象卻讓聖龍、達列斯以及額吉菲完全驚呆了。隻見前方不遠處,兩支大軍就像一隻瑞士捲一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交織在一起。

此時,聖龍已經冇有心情指責額吉菲謊報軍情的罪過,他趕緊指揮第二師展開戰鬥陣型,前去助戰。

“所有人聽著,啟動鋒矢戰陣,第一旅為矢鋒,第二旅、第三旅為兩翼。我們此次的目的是救人,因此要以最快的速度鑿穿敵人的防線,接應第一師突圍,然後撤離。都明白了嗎?

“明白!”

“好!行動!”

隨著行動命令的下達,第二師像一支離弦的利箭筆直地衝向正在混戰中的戰場。

……

“戴爾斯德大人,您看!”

“嗯?”

正在痛快戰鬥的戴爾斯德聽到屬下的喊叫,驚疑的扭過頭去,結果正好看到第二師如猛虎下山一般殺入戰團。看著對方如入無人之境一般來去縱橫,將被困的第一師成員逐個營救出來,並將其重新整合成一支精銳戰隊,戴爾斯德瞬間感到了危險。

“你馬上前去通知古德佩斯,讓其停下對北大營的進攻,率領一千人過來助戰!”

“屬下遵命!”

……

北大營

在發動了一輪猛烈進攻之後,圍攏在營區外圍的西大陸惡龍們緩緩撤了下去。

“哈哈!西大陸的雜種們再來呀!”

“西大陸的膽小鬼們,趕緊回家睡大覺吧,北大營不是你們能夠攻得下的!”

“哈哈!”

取得勝利的守軍們衝著緩緩後撤的西大陸惡龍們做著鬼臉、調笑著,就好像剛剛雙方之間冇有發生戰鬥,而是進行了一場遊戲一般。不過,站在寨牆上的亞特就冇有他們那麼好的心情了,因為他發現西大陸的人又撤進了叢林,再一次隱藏了自己的人數。

“亞特,我們勝利了!”

瑪瑟一臉興奮的前來彙報勝利訊息,結果卻發現老友愁眉緊鎖,似乎有什麼心事。

“亞特你怎麼了?”

亞特盯著山下的叢林,沉重地說道:“瑪瑟,敵人又進入叢林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