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我來四號密櫃裡取東西的時候,這裡麵還裝滿了東西,怎麼現在……(婷梅爾)”

“你取走四號密櫃裡的東西之後,回過這裡嗎?(老索)”

“冇有!取出四號密櫃裡的東西之後,我便前往了聯絡站,命令部下將訊息以及東西送到西大陸巨龍那裡,然後我便回到了家中,遇到了主人。”

聽到婷梅爾描述,老索瞬間推斷出事情的真相。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一定是蕾莎在你離開之後又回到了這裡,並帶走了密櫃裡的所有東西。”

“啊?難道當時她就猜到我會被主人收服,並帶您來這裡嗎?”

“不!她應該隻是出於謹慎,將東西做了臨時轉移。”

“那……主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索迪爾深深地呼了口氣,然後對婷梅爾說道:“我們先回你家,等你將東西收拾好之後,我們立即動身前往翠依奧爾休,將這些漏網之魚一網打儘!”

聽到索迪爾竟然為自己考慮到這一步,婷梅爾兩眼桃心的走到老索的麵前,誠懇地說道:“主人,您的大恩大德,婷梅爾無以為報,唯有替您找遍天下美女!”(你們是不是以為婷姐要以身相許了?哈哈!婷姐人美路子野,怎麼會和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想的一樣呢?)

“咳咳”

正等著收紅包的索迪爾(冇想到吧?老索除了是個大豬蹄子之外,還是個正經地錢串子),聽到婷梅爾‘恩將仇報’的發言之後,被嚇得咳個不停。

不過,‘聰明’的婷姐顯然誤會了索迪爾這聲咳嗽的本意,於是立即改口說道:“對不起,主人,我說錯了!不是替您找遍天下美女,而是替您找遍天下美龍!”

“噗通!”

唯恐婷姐再說出什麼驚世駭俗之語,索迪爾乾淨利落脆地獻上了自己的膝蓋,同時淚流滿麵地說道:“姐姐,您老人家放我一馬吧,我不想死無全屍啊!”

瞧著哭得跟個淚人兒似的索迪爾,婷梅爾整個人都懵逼了。

“主人,剛剛您不是說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嗎?怎麼現在聽到美女變成這個樣子了?”

麵對婷梅爾的靈魂拷問,老索追悔莫及地小聲說道:“家有小主,朕做不到啊!”

“主人,什麼是小主?朕又是什麼?”

索迪爾將麵前的十萬個為什麼放到左手中,然後將自己切換回時空龍模式,緊跟著他一邊佈置傳送陣,一邊向對方解釋小主與朕的含義。

……

菲利爾斯,王後寢宮

“嗡”

一陣紫紅色光芒閃過,一道包裹在黑色鬥篷下的身影出現在寢宮之中。

“索迪爾這頭惡龍,雖然是個人渣……呸!龍渣!但是設計出來的東西還真是方便。隻可惜太複雜了,即使傾儘所有人力也隻能複製出這麼一座,否則的話,我一定讓他自己也嚐嚐這東西的威力!”

“嘎吱”

黑鬥篷的抱怨聲剛剛落下,寢宮的大門便被人從外麵推開。下一秒,一個頭戴王冠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蕾莎,收手吧,你鬥不過他的!”

“鬥過鬥不過,鬥過才知道!”

聽著黑鬥篷倔強的話語,中年男人歎了口氣,然後伸手摘掉了黑鬥篷頭上寬大的兜帽。

“蕾莎,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恐怖,彆說是你手下的那些蝦兵蟹將,就是我們整個王國聯合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蕾莎一把拍掉對方放在自己頭頂的手掌,臉色漲紅的吼道:“收手?不鬥了?難道我們就這樣任其擺佈,成為他手中的提線木偶?”

看著憤怒至極的王後,國王閉上了雙眼,沉痛地說道:“至少……這樣能讓我們活下來!”

“貝爾摩德·蘭洛斯!你還是當初那個雄視天下的翠依奧爾休國王嗎?你的膽氣呢?你的抱負呢?你的驕傲呢?”

一連串的雷霆暴擊無情地轟擊在貝爾摩德碎成渣的內心上,在他空無一物的心境中掀起一場遮天霧霾,將他灰色的靈魂送入了冰河時期。承受不住打擊的國王陛下頹廢的坐在床上,不敢抬頭去看自己的王後,因為他怕自己會被對方眼中的真情感動,做出衝動的選擇,使自己失去卑躬屈膝保住的王位。

望著低頭不語的貝爾摩德,蕾莎停下了怒罵,依靠著牆壁輕輕地抽泣起來。

“啪啪”

就在夫妻二人暗自神傷之時,寢宮入口處響起了鼓掌聲。受到驚嚇二人急忙抬頭望向大門的方向,結果就看到一男一女兩道身影站在那裡。見到夫妻二人發現自己,其中那名銀髮男子不好意思地說道:“額……你們的表演實在是太精湛了,所以不自覺地鼓了掌,抱歉!”

看清楚銀髮男子的麵容之後,王後立即朝著剛剛紫紅色光芒出現的位置跑去。

見此情景,銀髮男子也不阻攔,而是帶著身後之人走向站立在床邊的國王陛下。

“我原本以為你並不知情,冇想到……”

“索迪爾,她畢竟是我的妻子,而且她之所以會這樣做,也是為了幫我取回我丟掉的尊嚴和自由。所以……”

老索拍了拍貝爾摩德的肩膀,然後語重心長地說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她的行為已經觸及了我的底線,所以這一次你們兩個隻能去另一個世界開始新的生活了!”

不同於亞瑟臨死之時的激烈,也不同於蘭古臨死之時的悔恨,國王陛下很平淡,就好像死的人不是他,而是其他的人。

“你比我想象中的平靜多了!(老索)”

“大概是我已經冇有什麼可失去的了!(貝爾摩德)”

完成老友之間的對話後,老索右手食指猛地一彈,緊接著,一根肉眼不可見的透明鋼針輕而易舉地刺入了貝爾摩德的胸膛,下一秒,國王陛下就筆直地躺了下去。

處理完國王陛下之後,索迪爾將目光轉向了委頓在地的王後。

“貝爾摩德原本是不需要死的!”

“嗬嗬!你這算什麼?貓哭耗子嗎?”

“當初我們簽訂契約的時候,我就說過,等到擊退西大陸的進攻,我就還他自由。可惜……你卻讓他失去了這個機會!”

“至少現在他不需要再忍受一些不必要的東西,不需要再麵對一些讓他毫無尊嚴的人!”

“也許吧!空元爆裂!”

“嗡!”

隨著索迪爾調動魔力,王後身體四周出現一道道透明刀刃。隨著時間的延長,透明刀刃越來越多,最後將王後整個人都包裹了進去。

“砰!”

一聲爆鳴聲響起,緊跟著王後整個人便消失在原地,就好似那裡原本就什麼都冇有。

等到一切平息下來之後,婷梅爾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誠惶誠恐地說道:“主人,他們就是這個國家的國王和王後嗎?”

紅燒大豬蹄子·索迪爾伸出雙手在婷梅爾的臉頰上用力地捏了捏,然後笑道:“對呀!他們就是這個國家的國王和王後,也是我曾經的對手!”

確認了貝爾摩德二人的身份後,婷梅爾任由自己的臉蛋兒變換著各種形狀,口齒不清地說道:“主人,我們還是趕緊逃吧,不然會被這個國家的人打死的!”

“好!我們這就逃離這裡!”

說著大豬蹄子將自己的醬豬蹄兒從婷梅爾的臉頰上挪了下來,開始在地麵上繪製傳送陣。片刻後,銀白色光華亮起,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

當婷梅爾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一間佈局典雅的書房之中。

“主人,我們這是到哪裡了?”

“我們現在是在丞相的書房裡!”

“丞相?哪個丞相啊?”

“還能有哪個丞相,當然是翠依奧爾休王國的丞相啊!”

聽到索迪爾的回答,婷梅爾的肺管子都快被氣斷了。

“他爺爺的!我讓你趕緊逃離翠依奧爾休王國,您老人家可倒好,直接跑到人家丞相府裡自首來了!”

就在婷梅爾在心中痛心疾首地吐槽索迪爾的時候,這個神經大條的貨竟然推開書房的門,光明正大地走了出去,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樣。

見到自己主人失心瘋般的行為,婷梅爾忽然有一種自掛東南枝的衝動。

不過某人似乎冇有意識到自己在乾什麼,當發現婷梅爾呆站在原地之後,竟然還站在走廊上大聲地呼喊起來。

“婷梅爾,彆傻站在那裡,趕緊過來呀!”

此情此景,已經不是‘我不認識他’可以搞定的了(‘我不認識他’這個經典表情長什麼樣,就不需要我再重複一遍了吧?),於是婷梅爾隻得硬著頭皮走了出去。然而讓婷梅爾感到驚訝的是,來來往往的侍從、婢女看到自己二人之後並冇有大喊大叫,而是紛紛朝著自己二人躬身行禮。

控製不住自己好奇心的婷姐快步追上索迪爾,然後用手輕輕捅了捅對方的後背,緊接著輕聲說道:“主人,您老人家該不會就是翠依奧爾休的丞相吧?”

“想知道答案嗎?”

聽到老索的問話,婷梅爾像小雞啄米一樣不停地點頭。

看著婷姐的表現,老索很臭屁地笑了笑,然後無恥地說道:“雖然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答案,但是為了你今後的方便,還是等會兒再說吧!”

說完之後,老索雙手背在身後,得意洋洋地向前走去。無奈之下,婷姐隻能繼續跟在他身後,漫無目的地走著。